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七十七章 天镜的洗礼

第七十七章 天镜的洗礼


  那是一道绝美的身影。
  红发飘逸,如同瀑布般垂在腰间,白衣翩翩,淡黄色的彩带缠在腰间,多了几分窈窕,多了几分仙气。
  她是……
  “九!颜!帝!”含音惊呼出声。
  女子“嘤嘤”一笑,踏金光缓缓走上前,手中出现了一朵奇异的大花,银白色的花瓣,鹅黄色的花心,外形酷似牡丹,茎似玫瑰般长满了刺。
  “小丫头,一年多不见,你倒是成熟的不少,不过心中的那思念,似乎更强了。”女子捧着那花,缓缓走上前。
  “九颜帝,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含音身子微颤,此刻见到九颜帝,就如同见到亲人一般。
  “吾并不是本体,而是留在你九颜泪里的一丝灵魂,吾可以感受得到,你心中的难过。”九颜帝轻轻用右手抚摸着含音的头发,道,“思念,是一种毒,刚开始,只是轻微的疼痒,而当毒素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一旦毒发,必定是痛不欲生啊。”
  “可是,我无法抑制,即使这是种毒,但是,同时它也是我心中的寄托与羁绊,虽然,虽然我早就知道结果,但还是忍不住去想,忍不住去怀念……”含音在九颜帝的轻抚下渐渐低喃起来,眼睛也忍不住落下了点点晶莹的泪珠。
  “丫头,你有想过未来吗?你和衍风太子的未来。”九颜帝叹了口气,问道。
  含音迷茫地摇摇头。
  未来?她和他的未来?恐怕即使有,也只会是兵戎相见的场景吧。毕竟,他的父皇,害了她的族人,而她,未来也一定是要找天帝报仇的,那时候,她就再也没有颜面面对他了。
  “吾知道,你和天帝之间的恩怨,但是,天帝虽有过错,而太子却着实无辜了,且不说他为了你,放弃天庭太子的身份下界,只为了他曾经为了你,不顾一切,你难道就要因为一个根本不是他的过错的错而失去他吗?”九颜帝耐心地开导着含音。
  “可是,他又何尝不是伤我之深呢?”含音缓缓抬起头,悲伤的泪从眼眶中喷涌而出,如同泉水般沿着脸颊落下。
  “当年,他因为灵忧舞,要娶我的姐姐,我当时又是多么心疼,当一个自己爱的人被别人抢走时的心痛感,是那么强烈,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都碎了,再也感觉不到心跳的存在了。”含音似是回忆似的说道,眼中满是悲伤与愤怒,“但是,我不怨恨他,毕竟,他能寻找当初心中的那个身影的,只有这支舞罢了,可现在,我无法不恨他,恨他的愚蠢与无能!为什么,为什么他认不出我,只是因为容貌变了他就认不出我吗?还是说,他还是只记得灵忧舞?他还是只因为我的武魂不是灵忧扇而一口否决我的身份?这样的他,又如何能让我不恨呢?如果他真的爱我,为什么,为什么他就认不出我呢!”
  “因为他太爱你了。他是个爱你的笨蛋。”九颜帝的眼中充满了惆怅之色,“他无法肯定你,因为他再也承受不了下一次失望了,他只能根据唯一的线索来寻找他的爱人,虽然很傻,但是,他是真心的。这种傻,比过全世界所有的爱,因为,它与恨恰恰相反,恨是爱的极端,而傻是爱的极致。”
  爱的极致……
  含音的脑海中喃喃回忆着这一段话,衍风,衍风……你为什么这么傻,我值得你这么傻吗?我只是个小小的灵女啊……
  “丫头,请你好好想一想,你到底爱不爱他。”九颜帝轻轻拍打着含音的背,道。
  “我……我好想爱他,但是,我不能……我不能……”含音眼中,留恋与抗拒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相互交错着,迷茫更是越来越明显。
  “丫头,含音,叶雪……”九颜帝掰过含音的脑袋,正对着自己的眼睛,认真道,“在这世界上,没有不能爱,没有不敢爱,没有想爱,只要爱与被爱,如果你真的爱他,那么,你难道愿意他受伤吗?你只知道,你被他伤的有多重,而你明白吗?在你跳下诛仙台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已经伴着你的离去而千疮百孔,无法自拔了。你爱他,和他爱你,本来就不会冲突,更不会因为任何事,而阻挡你的感情,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应该去面对,而不是逃避。”
  “可是,我如果告诉他一切,他会恨我的,我,我不想他恨我,我只想要他,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他是天界未来的皇,而我,是灵族亡族公主,我又如何配得上他……”含音摆摆头,道。
  “但是如果你不告诉他一切,那么你以为,他就会比现在活得更好吗?他现在还能在这里寻找你,就是因为他心底对你的那一份爱,那一颗火热的心,如果,你真的让他放弃,他难道真的会像你说的一样平平安安生活下去吗?如果你死了,那么他的心就死了,心死了,人即使或者,也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这样的他,也是你愿意看见的吗?”九颜帝反问道。
  “不,我不愿意!他不能死!不可以!”含音此时的心情有些激动,只是内心的那抹坚定却是如此明显。
  “那么,你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好好面对自己的心,感受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那么,你就会找到答案。”九颜帝留下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就在一片金光中,消失了。
  含音此时的迷茫也渐渐找到了结果。
  我的心?
  我的逃避?
  如果我告诉了他真相,那么这一切又会变得怎么样呢?我爱他,爱到无法自拔,但是,我又那么不情愿这样放过那么爱我的他。
  未来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明白,珍稀现在的每一切,就是我所能做的,也是我唯一能做到的。
  想到这,含音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六个美丽的身影。
  女神七仙,我回来了……
  ……
  正当天镜发出的金光在渐渐减弱时,龙凤儿的叹息声更是一下接着一下,她知道,恐怕,这次再也没有逆转的机会了,天镜这次的要求确实比往届高了不少,但她也没想到,本届居然无人获得天镜的认可,毕竟,前几届,不如含音和衍风优秀的学员,也依旧得到了天镜的认可啊。
  就在她正想着时,只见一抹巨大的金光从天镜中喷涌而出,灿烂的金色化作一颗颗星星落下,犹如一束缤纷的星空喷泉,在这充满了无数荣誉的赛场绽放。
  看到这一幕,龙凤儿的眼睛瞬间就亮了,不只是她,神女阁的几位长老也都是惊讶无比,别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可身为圣女岛几位元老级的存在可都是知道的啊,这是天镜赐予挑战者的荣耀,这是天镜的洗礼!
  只见那金光中隐约有雪花飘零,一个绝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她,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而在冰霜的覆盖下,乌黑亮丽的长发上却抹上了一层淡淡的宝蓝色,多了一抹高贵之色。同为蓝色的队服在这冰花与金色的交融下显得格外耀眼,仿佛在那一瞬间,队服成了铠甲,只属于这位冰雪女神的铠甲。一朵奇异的花朵在她的背后绽放,白色的光晕渐渐围绕在她的周围,如同从那遥远之处从天而降的神诋一般神圣不可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