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八十一章 陈年往事

第八十一章 陈年往事


  “刖含水……”灵柯一愣,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你,你是刖含水的妹妹,是当初的那个小丫头?”
  “看来灵柯叔叔……不,是灵柯哥哥还记得啊。”含音嫣然一笑,道。
  灵柯这时才露出了窘迫的样子,他挠挠头,道:“那时候……年轻气盛,不懂事,真是……闹笑话了。”
  “哎?我倒真是好奇了,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呀?”灵玖瑶趴在桌子上,一脸好奇地看着二人。
  “都是些陈年往事了,不过,说起来,灵柯哥哥可算是我半个恩人吧。”含音道。
  “那个,刖含音,你姐姐她怎么没有跟着你?”灵柯突然问道。
  玖瑶狠狠地用胳膊肘袭击了他一下,同时瞪了他一眼。
  灵柯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从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姐姐她,已经离开多年了。”含音咬咬唇瓣,道。
  “她……她什么时候,去的?”灵柯的嘴角微微打着缠,眼神有些激动,“那个丫头,那么骄傲的一个丫头,她怎么会……”
  “大师兄,你想到哪里去了啊!含音姐姐是离开多年,不是那个啥了!”玖瑶翻了个白眼,这个大师兄的智商实在令人堪忧啊!
  “原来是这样……呵呵,我就说吗,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咔嚓呢……”灵柯这才放下松来。
  含音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灵柯,道:“灵柯哥哥,看你刚刚这着急劲儿,不会是……想当我姐夫吧?”
  这话瞬间如地雷一般炸了开来。
  “哇哇哇,不会吧!大师兄,你居然喜欢含音的姐姐!”玖瑶更是“蹭”地一下跳了起来,唯恐天下不乱道,“这真是太好了!那我和含音且不是要亲上加亲了!大师兄,你当真的吗?你若是真的,我这就去求母亲,只有含音她姐姐一回来,你们就可以……”
  “灵——玖——瑶——”灵柯气得脸都绿了,原本对玖瑶尊称的“少主”也在这一气之下改了口。
  “大师兄,不许欺负姐姐!”灵萱立刻站了出来维护在玖瑶身边,眼神很是犀利。
  “你们……真是,唉——”灵柯无奈极了,毕竟经过这两年,他的性子已经不是以前那么浮躁了,也不可能再那么冲动了。
  “玖瑶姐,冷静。”含音朝玖瑶摆摆手,随即一脸认真地看向灵柯道,“灵柯哥哥,你说实话,你真的喜欢我姐姐吗?”
  “我……”
  “灵柯哥哥,我想听实话。”
  灵柯看着那双真挚的双眸,不禁有些动容,微叹一声,第一次将自己那从未向任何人敞开的心扉毫无保留地在另一个人面前打开:“其实,我对含水……刚开始只是敬仰之情。她,曾经救过我的命。”
  “救过你?我怎么不知道?”含音一脸疑惑。
  “那时候,她的身边还没有你呢。而你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我也不知道。”灵柯摇摇头,道。
  “那后来呢?你们就一见钟情了?”玖瑶一脸八卦道。
  灵柯撇了玖瑶一眼,继续他的故事:“那时候,我去星斗大森林寻求第二魂环,正好遇见了她,而我们俩的年纪明明如此相近,修为却整整差了一个级别,那天我被毒蛇咬伤,正欲运力将毒血拍出,正是她利用自己的极致寒冰武魂冰雪花,将这毒帮我拍了出来,避免了我修为溃散的危险。那时候起,我对她的敬仰就已经如滔滔江水了,但碍于面子,我还是经常与她斗嘴,甚至打斗,最后,却都落了个鼻青脸肿的下场,但我却很开心,很释怀。”
  “玖瑶姐姐,灵柯大师兄这说的不就是你曾经说过的,额……找抽?”灵萱小声道。
  玖瑶正听着入迷呢,也就忽略了这么一个小问题。
  “后来在获取了各自所需的魂环后,我们便分道扬镳了,但没想,这一分,就是三年。那时候,正是五行宗与冰雪九灵二宗交战完后的几个月,我再一次巡查中再次遇见了她,而她的手里正抱着一个婴儿,她说,这是她的妹妹。”说到这里,灵柯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含音。
  “姐姐……”含音微微一愣。
  “那是我第一次见你,我问含水她要上哪里去,却被她冷冷回绝了,当时我才十四岁不到,年轻气盛得很,被她这么一击,便含愤离去了,却不想,这一别,就是五年……后来就是再见你们的事情了。”灵柯微微叹气,“想不到七年过去,这一切都不一样了,含水走了,你这丫头也长大了。”
  “大师兄,你怎么说话变得如此老气啦,真不像你的风格。”玖瑶撇撇嘴道。
  “玖瑶姐姐你不知道,这两年内大师兄可刻苦了呢,只可惜天赋有限,又被我爹爹关在九灵玄窟中两年,不久前才闭关出来,随宗主来这里见你呢。”灵萱道。
  四人默默无语,每个人给有各的心事,一时间倒也极其安静。
  知道灵沐青传唤四人,四人才恍若惊醒般走出了房间。
  “看来你们聊得也算是愉快了。”灵沐青微笑道。
  四人只是微微一笑,并无更多动作。
  灵沐青有些疑惑,但也无心再去管这些,因为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含音,听说你是刖颜之女,可是真的?”龙凤儿不喜欢那样绕弯子,直接提出了问题。
  被点到名的含音微微一愣,回答道:“是的,家母正是刖颜。”
  “圣女陛下,本宗主没说错吧。”灵沐青朝龙凤儿微微一笑。
  龙凤儿并没有回答灵沐青,而是接着问道:“你可知道你的母亲是何人?”
  “冰雪宗宗主,冰雪斗罗。”刖含音何等聪明,从刚刚灵沐青和龙凤儿之间的交谈中她就听出了端倪,这灵沐青恐怕是把一切都告诉了龙凤儿,只不过这圣女岛的圣女,当真可信吗?
  “那你可知,你母亲的死因。”龙凤儿步步紧逼,眼光更是尖锐。
  灵沐青有些担忧,毕竟她也知道刖颜的死曾经对含音造成过多大的伤害,如今再提,会不会……
  没想到含音居然微微一笑,道:“自然是知道的,就不劳圣女费心了,圣女今日前来,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
  “当然不是。”龙凤儿也没想到含音居然可以如此从容,但怎么说作为一国之君的她,什么风风雨雨没有见过,面对含音,她可以更加从容,“本皇知道你和五行宗之间的恩恩怨怨,今日特别请到了灵宗主一众人,正是为了能够一起协商对抗五行宗与武魂殿的。”
  “五行宗不是已经隐退多年了吗?而且对圣女似乎也没有多大影响啊?”含音疑惑问道。
  龙凤儿轻叹一声:“你是不知道,其实我这圣女岛,早已混入了那五行宗的奸细。”
  “奸细?”含音眼睛一眯,严肃感骤然提升了不少。
  “是啊,经过这几年的观察,本皇已经观察透彻了,只不过时候未到,不能轻举妄动罢了……含音,刚刚对你的测试,本皇由感欢喜,虽然你拒绝了神女阁的邀请,但是,若能成为合作伙伴,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龙凤儿道,“一来,可以由圣女为你作为靠山,以后若要行海,保绝无海贼敢骚扰。二来,也是为你母亲的报仇增添一份力量啊……”
  含音听了思索许久不曾有动静。
  “怎么?难不成要本皇将这次天圣的冠军亲自送给你们才肯答应本皇的条件吗?”龙凤儿有些急切道。
  听了这话,一旁的玖瑶倒是眼睛一亮,这样一来,倒也免了一场恶战。
  这时,含音终于开口了:“冠军,到时候终归会是我们的,只不过,我们女神七仙有这个实力争夺。而圣女您提出的条件也确实很诱惑,但我希望,圣女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见若云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