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八十八章 灵忧再现,大赛终结

第八十八章 灵忧再现,大赛终结


  淡淡的冰雾弥漫,一个女孩渐渐走来。如冰一般冰冷的双眸中看不清神色,黑发飘飘,略微清冷的面容上有一丝淡淡的苍白。
  “一对一,很公平。”含音冷冷道,此时此刻,在她面前的这个人,不是曾经的爱人,而是敌人。
  “那就来吧。”衍风拿出一块金色的饼干,狠狠地咬了下去,顿时,整个人的气势大增,魂力也开始疯狂地恢复着。
  “希望你不要后悔。”含音轻轻闭上双眸,身上冰冷的气势瞬间而退,一种奇异的柔和瞬间从身上蔓延而开。
  身上四个魂环涌动而出,第四魂环,六十万年三生九颜情皇花魂环,此时此刻,第一次,亮了!
  衍风一愣,毕竟含音的第四魂技谁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如何的,还是要谨慎为好。
  含音微微张开双眼,眼中已经满是泪水,而此时,淡淡的冰雾开始以含音为中心开始慢慢弥散而开。
  衍风微微皱眉,想躲开,却发现这冰雾根本不是向他围绕而去的,而是冲着赛场的保护罩而去的。
  一时间,冰雾布满了整个赛场,观众们的视线……断了!
  里面的情况根本一点儿都看不见了!
  衍风疑惑地看向对面的含音,却被含音脸上的泪水惊到了。
  “你……你想干什么?”衍风手中凝聚魂力,无不防备道。
  “问世间缘有几何,心若如初情长存……”含音喃喃道。
  衍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含音:“你怎么知道这句诗?这是你写的?”
  “心如水,涟漪动,深如冰,坚不摧,柔如雪,暖人心。”含音轻轻接下眼里的一滴泪,凝结成冰,轻念咒语,手中那滴泪冰轻轻转动,淡淡的冰雪从中汇集而出。
  衍风有些不好的预感,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含音这个样子,心中却有一丝怜惜之色,难道说,是因为她喜欢我的缘故吗?
  想到这里,衍风的脸色有些冷,想起含音曾经那对“她”的诋毁与污蔑,心中不禁有些愤怒,对灵叶雪的爱占了上风,他毫不犹豫地一脚迈出,身上第四魂环亮起,龙神怒天惊!
  一条黄金巨龙从而腾空而出,五爪发光,龙火闪耀,一声强烈的龙吟呼啸而出,在那冰雾下直冲含音而去。
  这一刻含音动了,她没有刻意去躲避,甚至任由那一击硬生生地砸在她的身上。
  “噗!”一口淤血吐出,却立刻凝结成了冰块,砸在地上,化作血粉,同时,手中的那滴泪,弹指而出,直奔衍风而去。
  衍风见那泪朝自己迎来,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冷笑,刚想移动时,却脸色大变,奇异的,自己居然完全动不了了!
  而正当衍风诧异之时,那泪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额头,然后,就这样融合进去!
  顿时,记忆如同潮水般向衍风袭来……
  百年前,她惊鸿一舞,迷煞了他,开始了一段曲折的姻缘。
  那一天,她醉酒一笑,惊醒了他,开始了一场如梦的旅行。
  时过境迁,身负生死之仇的她狠心决意,纵身跳下了所有神都惧怕的诛仙台。
  用满身灵骨,换一丝希望。
  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她,永远香消玉殒。
  这时,又是一片画面出现……
  一个个不同的女子不断在画面中重现,不过,每一次的出现,要么是身处火海逆境,要么体无完肤。
  这是……叶雪的转世吗?
  衍风看到这一切,只觉得心中一片痛楚。
  看着倒在地上紧紧捂住脑袋的衍风,含音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之色。
  第四魂技,幻冰之雾蒙住了整个赛场,而作为十万年魂环,六十万年修为的九颜帝所赋予含音的另一个魂技,就是泪。情之泪,冰之泪,能够唤醒人心中曾经心灵的伤痛,故称,三生情缘化冰泪。
  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血渍,含音缓缓站起身,此时的她,因为使用了第四魂技,身上的魂力,已经所剩无几了,身体也因为中了龙神怒惊天,现在也只是强弩之末了。
  手中凝结一把冰刃,缓缓向衍风走去,看着衍风此时痛苦的表情,她有些复杂,这三生情缘化冰泪,只有真情真性才可以化解,不得有一丝污秽,否则,轻则七窍流血,重则永远陷入自责,至此昏睡。
  衍风,你对那个她,那个曾经的灵叶雪,到底爱有多深。
  渐渐的,衍风不动了,眼睛也闭上了,却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
  含音的眼中闪过一抹失落,难道说,他的爱真的只是局限于那个灵忧舞吗?
  想到这里,她不再犹豫了,手中冰刃起,直直向下刺去——
  而在这时,一个有力的手掌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你,你怎么……”含音无不惊讶地看着已经缓缓站起的衍风,嘴唇微微颤抖,但喜悦却依旧忍不住从心底流露出来。
  “哼,三生九颜情皇花?真厉害,只不过,你小看了我对她的心。”衍风冷冷看向她,道,“放弃吧,我不会爱你,我的心里,至始至终的,只有她一个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含音笑了,笑得很灿烂,却也很无奈。
  她狠狠地抽出自己的手,冰刃继续抬高,往下刺去,衍风眉头一皱,一掌挥出,将她劈出了十米之远,含音再次吐出了一口心血。
  果然……含音微微苦笑,他还是不信我,刚刚那一刀,是她要刺入自己心窝中的。
  然而,却被衍风打掉了。
  衍风身上光芒大亮,冰雾开始渐渐消散,观众也开始涌动起来了,他们无比期待接下来的结果。
  白素云站了起来,看着逐渐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幕,不由得微微叹气,但是,眼中却又是无尽的心疼。
  衍风居高临下地站在含音的前方,冷冷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刚刚施展这么强劲的魂技,你现在的魂力应该已经连武魂都无法召唤了吧,更何况,你还吐出了两口心血。”
  含音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缓缓起身。
  眼睛中满是浓浓的爱意,却又带着浓浓的伤感。
  “你会后悔的。我说过。”含音后退两步,再次笑了,那个笑容是如此的凄惨,如此的坚定。
  衍风眉头一皱,真是不到黄泉心不死!身上第五魂环闪亮,那曾经两次重创女神七仙的神技再次出现在赛场上,五爪金龙阵!
  看着这一幕,白素云的眼角露出了泪水,她真的很想冲上去,质问含音,为什么要这么倔强!
  同时,衍风身上第四魂技也亮了起来,一条五爪金龙腾空出世,尖利的龙吟声响起,直朝含音奔驰而去!
  而在这一瞬间,含音变了。
  身上的冰消失了,原本的四个魂环变成了唯一一个银灰色的魂环,而手中,则是一把奇异的扇子。
  扇子上流动着金色的纹理,白色的仙气弥漫着,含音的眼睛也渐渐变得柔和了起来。
  左手扇子出,一扇扑灭龙神怒天惊!
  右脚脚尖踮起,整个人腾空而起,银灰色的魂环瞬间亮起!蓝色的队服化为了白色的长裙,左手扇子抛空而出,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金色!旋身,翻转,那一瞬间,不知从哪里飘来的花瓣凝聚在含音的身边,随着那舞一起沉醉。
  衍风的五爪龙神阵早在灵忧扇出现的那一刻出现时就消失了,衍风死死盯着那空中的人,嘴唇微微张开,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如此精致灵动的舞,除了她,又有何人能够媲美?如此漫天飞花的异象,除了她,又有何人能够做到?
  灵忧之舞,一舞动天地!
  而此时,伴随着这舞的,不仅仅是花瓣,还有含音眼角落出的泪花,在那一个个旋转中悄然绽放。
  最后,她还是没有勇气,告诉衍风这一切,她只能以这个舞,来证明这一切。
  证明,她,就是你所深爱的灵叶雪。
  他以为她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事实,她却是他心中那个最美好位置的主人。
  此时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了含音多次提到的那句,希望你不要后悔。
  原来,原来一直是傻瓜的,都是我啊……
  这一刻,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
  她一次次的提醒,可唯独是他,因为不信任,而亲手把她弄丢了,是他一步步把她逼入绝境,甚至伤她重伤。那一口口的鲜血,正是她对他,最狠心的惩罚。
  衍风昂起头,看着那在泪水中舞动的身影,只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在破碎,他一遍遍地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如果你只能凭借这个舞来找到我,那么,你和百年前又有什么区别?”停下舞步的含音缓缓上前,灵忧扇狠狠指向了衍风,她的美眸中充满了愤怒之色,“当年,就是因为你的执念,我才会一次次地被你伤得体无完肤!哪怕你曾经信过我一次,我们当初也不会是那样!因为你,我才会失去一切,失去我最亲的人!可是,即使如此,我又是如此地信任你,但是,每一次,都是你亲手把我推入悬崖!”
  “叶雪……对不起……”衍风的眼中已经满是泪花,却没有重逢后的喜悦,深深的自责让他无颜面对此刻的含音。
  “不许叫我叶雪!我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如果你爱的人是曾经的我,那么,对不起,我已经死了。”含音冷漠道,一扇扇出,毫无招架之力的衍风奋力喷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场地之外。
  赢……赢了?!
  白素云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因为有保护罩,所以含音所说的话,没有人听见,但是,能在这种情况下完成逆转,简直就是奇迹啊!
  “双生武魂!她是双生武魂!”安拉德终于在这一刻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这个刖含音,真是得天独厚的天赋啊……”龙凤儿微微惊叹道。
  “是啊,看来以后……”灵沐青还没说完,就见一道冰蓝色的身影冲天而降,缓缓落在了赛场上。
  “什么人,居然敢干扰比赛!”赛旁的工作人员一惊,赶忙围了上去。
  而那人只是右手一挥,所有想冲上台的人都消失了。
  此时的保护罩也已经在那人从天而降的一刻开启了。
  “姐……姐姐。”含音双唇微颤,美眸中的泪水再次落下。
  “姐姐!”毫不犹豫地扑身上前,紧紧抱住了来人。
  是的,这人,就是含音的姐姐,消失了整整七年的刖含水!
  “含音,对不起,姐姐不应该抛下你……”含水的眼睛里也落出了泪滴。
  “姐姐,这些年,你去哪里了?音儿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含音的肩膀微微颤抖,思念与喜悦交织在一起,化作泪水缓缓落下。
  “含音,跟我走。”含水没有回答含音,只是温柔地抚摸着含音的头,然后轻轻一拍含音的肩膀,让她暂时昏迷了过去。
  “你干什么!”已经清醒的灵玖瑶吃惊地欲要上前,却被含水冷冷的一瞥硬是挡了回去。
  “既然大赛已经结束,本座作为含音的姐姐,自然有义务带走妹妹,以后自会再相见!”含水冷冷道,随即捧着含音消失于天际,只留下一串飞舞的雪花……
  看着这一幕,白素云的眼神有些复杂,她,还是带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