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九十四章 清醒后的惊诧

第九十四章 清醒后的惊诧


  当含音醒来时,已经是傍晚,天空已经出现了层层彩霞,如同仙女的绸带般缥缈仙仙,又似乎是一只只凤凰疲倦了蜷缩在云端中。而太阳,就在这霓虹霞雾中渐渐低沉,滑落西山。
  轻轻揉了揉后背,含音惊讶的发现,当初九颜泪破碎所受的伤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且,身体的魂力十分充盈,整个人神清气爽的,有种说不出舒服感。
  含音挠了挠头,眸光一瞥,发现自己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几缕纹路,似乎是冰花的图案。
  正疑惑时,一缕发丝又滑到了额前,含音一看,又是一阵惊疑。这奇异的四色发丝是怎么回事?
  这时,含水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含音这惊魂不定错愕的样子,顿时哑然失笑,一个劲地笑了起来。
  “姐,姐姐,你在笑什么?”含音望着含水那笑得前胸贴后背的样子,嘴角抽了抽。
  “没,没什么。”含水摆了摆手,却又再次忍不住一个“噗呲”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看含音那个狼狈样儿,要真是知道了铃铃的存在,不知道反应得有多有趣呢!
  含水自行脑补完那个画面后,终于止住了笑声,拍了拍含音脑袋,故作轻松地说道:“没事儿,你以后总会知道的。”
  “对了,姐姐,我这个头发是……”她虽然不明白含水有些莫名其妙的举动,但是她实在是想要弄清楚这个头发的来源,还有她当初不是被岩浆给烫昏了过去吗?怎么会一觉醒来就成了这个样子?难道说,这是岩浆的副作用?
  “嗯……怎么说呢?只能说是你自身的潜能吧!这个岩浆其实本初的作用就是激发,让你所有的潜能爆发出来,现在看来,效果真的很不错。”含水看着含音,满意地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我以后不会都要顶着这个样子吧,肯定会很引人注目的。”光是那奇异的四色头发就先不说了,单是手上还有脚上那些纹理,就够奇怪了。
  “放心啦,含音,这只是冰灵的作用,大概因为你的潜能的缘故,冰灵都聚集在你的身上了,所以,你现在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融合它们,只有完全融合了它们,你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而且可以在这种冰变和原貌中转换自如。”含水拍拍含音的肩膀,道。
  “好吧,我试试看。”含音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开始了融合。
  因为含水已经帮含音融合完了表面的冰灵,所以含音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将体内的魂力和冰灵完全融合在一起,可以真正掌控冰灵的力量。
  运转魂力,筋脉中似乎又淡淡的金光浮动过,含音在心中暗叹一声:果然是激发潜能啊,自己的奇经八脉也已经突破了六脉了,只剩下最后的任督二脉未通了。更为可观的是,小时候练习的灵族法术似乎也可以重新掌控了。
  当初,含音除了魂力的修炼外,还兼修了灵族的治愈术,召唤术和灵仙幻术,但是这些法术是要以灵力为根本来使用的,受这个世界的影响,含音虽然已将这三法练成,但是却在突破三十级的时候灵力全部退散,反被魂力所吞噬,于是乎,这三法自然也无法使用出来了。
  而如今,在潜能的激发下,含音体内居然因为灵忧扇的影响破天荒地再次引出了灵力,但是,却并不强大,而且,也始终只是那么一点点,想再进一步可能也只能等下一次突破了。
  含音忍住心中的喜悦,魂力在身体中快速地运转,以丹田为中心,呈现为旋涡状,静脉动脉血液循环速度加快,心脏却始终是平稳的,心跳也不急不慢。
  在这种运转下,体内的冰魂力也迅速和冰灵融合,过程极其简单,但每一次的融合,含音都感觉是一种升华,当魂力与冰灵融合时,感觉魂力已经不再是普通的魂力了,而是充满了灵魂,充满了生命力,那种感觉,就如同身体变得轻盈了,轻得像一片羽毛似的,可以自由地在天空中翱翔的感觉。
  真舒服啊!含音惊叹一声。
  手指轻轻伸出一只,根本不需要刻意运动魂力,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念,指尖便已经绽放出了冰蓝色的光芒。很显然,含音在经过这次冰洞火池的磨砺后,整个人在冰的领域上都有了飞跃似的突破,特别是控制方面,现在,含音的冰,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冰了,而是拥有了灵魂的冰。
  一旁的含水看到如此,心中不禁回荡起一丝欣慰感:果然,她是对的,照着这样发展下去,含音总有一天会突破那个境界,甚至超越她的妈妈,到了那时候,一切,一切都会恢复的,只不过……
  想到这里,含水有些伤感,但更快的是被一种决心所占领,她那淡蓝色的眼眸中隐约隐藏着一抹坚强,那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可以说是,视死如归。
  当所有的冰灵都融合完后,已经是深夜了,含音也从冥想中醒了过来,她望了望自己的身体,终于呼了一口气——自己终于恢复正常了!
  而含水,则一直守候在含音的身旁,只不过,可能真的是太晚了,她实在撑不住,软软地熟睡在含音床头的桌子上。
  姐姐……看到这一幕,含音的眼睛渐渐变得柔和起来,右手在脖间一抹,幸好这九曲冰凌并没有被那岩浆化去,不然,里面可存着含音不少宝贝呢。
  从九曲冰凌中取出一床轻薄的天蚕丝棉被,轻轻放在含水的肩上,含音没有看见的是,当她把被子放在含水身上时,含水的眼睫毛明显动了一下,嘴角也微微扬起了一丝弧度。
  见姐姐睡得如此香甜,含音也甜甜一笑,右手抬起朝灯的方向一指,那明晃晃的烛灯瞬间就灭了去,含音也在黑暗中把自己埋没在那暖和的被窝之中。
  待一阵轻微细小的鼻鼾声响起后,含水这才缓缓起了身,看着肩上的那一层轻薄却又温暖的棉被,含水有些感动,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那棉被盖在了含音身上,望了望寒风萧瑟的窗外,想到:山上冷,夜晚更凉,含音这一天也算是够累的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于是,手中魂力凝聚,一层薄薄的冰纱给嵌在了窗上,可以为含音挡住寒风中的寒气,却又可以将空气放进来。
  含水又看了看含音一指灭去的烛台,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心中暗道:好家伙,只是一天,就学会了冰光幻影,果然是我的妹妹!
  接着,就轻轻走出了含音的房间。
  望着天空中的无尽星辰,含水的眼中有几分沧桑,有几分茫然,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而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后方。
  “含音呢?”因为寒风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来者披着一件斗篷,不知是为了抵御寒风还是为了掩人耳目。
  “睡了,如果你不想打扰她,就明天另外找时间来吧。”含水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淡淡道。
  “别废话了,刖含水,你答应过我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也多了一份急迫。
  “白素云,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急迫!难道在你心里,生死之仇还没有你那个渺小的约定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