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九十五章 白素云和刖含水

第九十五章 白素云和刖含水


  “生死之仇?”白素云像是自问自答一般,缓缓解开了斗篷,站到了那悬崖之上,沧桑的一头白发如同丝绸般飘散,“你苦尽一生,穷尽一世,除了这个仇恨,又得到了何物?含音从小与你一同长大,难道你养她,也只是为了那个仇恨吗?”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刖含水昂起头,高声道,“这么多年了,我从来都没觉得,我的命是自己的。当初,如果不是宗主,我早就不在人世了,又何来今天?”
  “可是,报仇之后,你又想如何?”白素云继续眺望天空,声音似从遥远的东方飘来一般,清淡无音。
  “若是……若是宗主能活过来,我就永远待在她的身边,再不分离。”含水说着,眼睛中竟然出现了点点泪花。
  “可是,若是失败……”
  “那我就陪着宗主一起走。”含水坚定道,“本来,十三年前,我就应该随着她去了。”
  “但是,含水,有一点你要明白。”白素云突然严肃了起来,“若是要复仇,那么,你就根本不可能看到宗主活过来的那一天,就像你所说的,我们的使命,当初,我们一齐跪在宗主脚下一起许下的承诺。”
  听到这里,含水原本神色复杂的眼眸瞬间变得呆滞了,似是沉默了许久,她始终没有再说一句话。
  “哈哈哈哈……”不知为何,含水突然捂着脸大笑起来,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疯癫起来。
  “是啊,承诺,使命……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含水紧紧抿住嘴唇,似乎要拼命抵抗着什么似的,“宗主……义母……您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当初不让我追随您而去,现在即使复仇了,也再见不到您最后一面……您怎么可以这样狠心啊……”
  “刖含水,够了!你已经疯了!”白素云眉头微皱,道,“当那一天开始的时候,你就已经疯了!”
  “白素云,难道你不是吗?你狠心封锁了十年前所有的记忆,不也是因为当初的你,也疯了吗?”含水依旧是一副疯狂的样子,脸上写满了不屑,“但是,我倒是宁愿你是十年前的你,至少,当初的你,没有如今这样懦弱,当初的那个你,行事果断,做事敢作敢当,绝不会如此优柔寡断!知道吗?今天的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我说过了,我会履行当初的承诺,但同时,我与他的约定,也绝不能负!”白素云低沉的声音中多了一分坚定。
  “你装什么清高!你分明就是动心了!分明就是!你敢说,你没有爱上那个叫玉小刚的人类?”含水一把抓住白素云的衣襟,眼神有些凶狠,更多的是逼迫。
  “我没有!”白素云一把推开刖含水,以刖含水的修为,竟然一把就被白素云推开了,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白素云的身上金光乍现,但也是持续了一会儿就消灭下去。
  “你还说没有……终于原形毕露了吧,哈哈哈……”刖含水冷冷看着白素云,脸上出现了一丝嘲讽,“你为了他,极力压制了自己所有的魂力,甚至为了他,你还……”
  “闭嘴!”白素云怒吼一声,淡淡的金光又炸一片,甚至朝着含水而去。
  含水身上蓝光微闪,顿时就灭去了那些金光。
  “我不管你有没有,但是,白素云,你变了,你真的变了!”含水道,“本来,我是想一年之后就将含音交给你的,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紧接着,话锋一转,顿时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你永远都别想带走含音。”
  听到这里,白素云的眼睛中第一次出现了慌乱。
  “刖含水,你这是什么意思!”
  含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就是这个意思,白素云,你请回吧,以后……也别来了。”
  “刖含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含音,根本就不是真心的,你怕她受伤,只是怕你手上唯一可以复仇的工具消亡!你只不过在利用她!”白素云低沉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尖利起来。
  “闭嘴!”刖含水转过头,怒吼一声,接着沉声道,“不管如何,她是我的妹妹,现在是,永远是,但是,我却再也不能是她的姐姐了,因为——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所以,也请你记住这一点。”
  “我知道。”白素云道,“我从来都不喜欢欠别人什么,所以,含水,刖含水,这次,就算我求求你,这个承诺,我必须要去完成。”
  双方静静沉默了许久,都站在各自的一方,都不再说话。
  天空开始有些泛白,如同鲤鱼肚子般有些灿红的光芒在遥远的东方升起,一种专属于清晨黎明的味道扑面而来。
  “一年后,还是这里,我会把她交给你。”含水淡淡道,然后朝屋子里走去。
  听到这句话,白素云似乎才是真正解脱了一般,嘴角终于扬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谢谢。”似是云开见月明一般欢乐却也清淡的声音在这朦胧雾气中化开,当含水再转身时,白素云已经不见踪影了,她之前所站之处,亦残留下了一块金色的令牌,与魂骨。
  ……
  一个略显黑暗的屋子里,正弥漫着一种奇异的古老气息,突然,一阵奇异的五色光芒亮起,房子里的黑暗也随之扫去了不少,依稀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一栋普通的房子,更像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怎么来得这么迟?”一个略显急躁的声音响起,因为音色过于沙哑,听不出是男声还是女声。
  “大人不必着急……我已经找到了,她的传人。”一个有些贼滑的声音响起,若是有天圣的任何人在场,都会吃惊,因为,这正是他们天圣院长,安拉德的声音。
  “安长老有心了,这几年潜伏在天圣,难为你了。”那声音平缓了几分,但似乎是刻意隐瞒,所以还是分不出声音的来源与性别。
  “不难为不难为,只是,大人何时才能让我,呵呵,习得那本书的精华呢?要知道,我可是期盼可久了。”安拉德有些献媚的声音响起。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才开了口:“看来,三分之一的密簿还是满足不了您啊,这样吧,事成之后,本宗主就让你拿走那另外三分之二吧。”
  “谢宗主。”安拉德有些喜上眉梢,但随即又有些为难地问道,“只是希望向宗主借一样东西,再去追捕那人,不然,斗罗大陆之大,恐怕十年都不会有结果啊,况且,以那人的天赋,十年,大概就是另外一个,‘她’了。”
  “知道你要什么,拿去吧。”黑暗中,一个淡蓝色的东西直径抛到了安拉德的跟前。
  “嘿嘿嘿,谢谢大人啦!”安拉德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块如同镜子一般的东西,然后走出了大殿。
  自安拉德离开后,大殿又恢复了黑暗。
  黑暗中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嗤笑声,如同鬼魅般在整个大殿中回荡着,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居然对我使用摄魂术?哼,好啊,好啊……安拉德,哼!”语罢,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