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九十六章 一年之后

第九十六章 一年之后


  一年后。
  一阵轰雷般的巨响从天际响起,巨大的雨花从天而降,整座山都仿佛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惊醒了,一种奇异的节奏感伴着这倾盆大雨“哗哗”响起。
  这时,不远处的山洞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紧接着,就见一个冰蓝色的身影悄然飘起。
  四色长发,冰花化铠,灵气化体!
  三色绚丽的冰花伴随在这道身影的身边,一时间,宝蓝,晶黄,粉红,三色雪花纷纷扬扬,衬得这身影恍若九重天上的天神下凡一般。若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一道道绚烂光芒中,正是一名绝色女子。
  脚尖点地,腾空跃起,女子一个旋身,便露出了双足。
  纤纤玉足白皙如脂,一双小腿匀称细长,更为奇异的是,上面还有一朵朵栩栩若生的宝蓝色冰雪花,印刻在那如同阳春白雪般白嫩的肌肤上。
  一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缓慢了,女子身边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女子脚尖如同蜻蜓点水般踏上一滴雨珠,便再次腾空而起,而那滴雨珠,却被凝固成了一粒冰雹。
  反复几次,那道绝色身影便在这雨中穿行自如,仿佛脚下不是那令多少人惧怕的万丈深渊,而是一座姹紫嫣红的花坛。
  旋身,翻转,随着雨势越来越大,女子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霎时间,无数粒冰雹夹杂在雨点中顺势落下,迷失在那万丈深渊之下。
  突然,女子的手中出现了一把羽扇,淡金色的纹路缠绕而上,原本的三色光芒也一时间消失不见。
  四色长发化为一头乌丝在雨中纷扬,一身蓝色长裙也化作点点雪花消失不见,却又多了一件白衣连衣裙覆盖而上。
  淡淡的白色占领了原本三色光芒的位置,女子身上的冰花纹路也随之散去,一种青山秀水般的灵动之气随之散发而出。
  手中的羽扇抛出,一道白光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紫色的闪电。
  “紫极天雷?”绝色女子的唇角微微扬起,又是一个旋身舞步,可手中的动作却越发快起来了。
  扇子不断被抛起,又不断飞旋落回女子手中,白色的灵气越来越浓,一种浓郁的生命力在混杂在这泥土的芬芳中,几声“刷刷”声响起,在这生命力前,居然有几棵小苗破土而出!
  这时,又是一道闪电划破天空,这一次,紫色的光辉映照了大地,甚至有一座山峰被劈了个正着,当即“轰隆”一声,被劈了个两半,无数块巨石从山体上滑落,跌入湍急的河流中。
  这一道天雷过后,绝色女子便不再跳舞了,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突然眼眸一亮,一道金光直朝一个方向而去。
  “好啊,含音,没想到你的感应力和精神力居然已经到了这等程度了,我都差点中招呢!”一道宝蓝色的身影从虚空中踏出,淡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腰迹,同样是雪花纷扬,只不过只有单一一色,身披一件黑色斗篷,却无法掩盖她那玲珑身姿。
  刚刚,含音正是发现了她的存在,才发出那一击的。而那一击,并非含音本身的魂技,而是由白素云送来的那块万象无疑精神头骨的作用,精神感应加精神反应。
  “姐姐?!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刚刚差点误伤你呢!”含音大惊失色,赶忙回归大地,收回了身上所有的魂技。
  “下雨了,来给你送伞啊。不过,现在看来,貌似不需要了。”含水眨眨眼睛,打量了含音一眼,道。
  “姐姐,那你干嘛这样偷偷摸摸的啊,要是不小心……那该怎么办啊!”含音有些不满道。
  “好啦好啦,回去吧。不过,你要解释一下,刚刚那两道闪电是怎么回事?那威力之强,绝非一般的天气状况所有。”含水又变成一副严肃的样子,道。
  含音撅起嘴,故意说:“就不说,谁让姐姐你调皮了呢,恶作剧是要打屁股的!”
  “嘿!你这小妮子!我是姐姐你是姐姐啊!”含水气不打一处来,伸手一掌拍来,却被含音笑嘻嘻灵巧地躲闪了过去。
  “姐姐不听话,我就是姐姐!”含音又踏上雨珠,飞身空中,还傲娇扬起了头。
  实在是有几分“有本事,你来追我啊”的气势……
  “臭丫头,你给我等着!”含水咬牙切齿,随即跃起,直追含音而去。
  “哇,我好怕怕啊……”含音虽是这样说着,整个人的身子却已经往一边歪去,逃向了远方。
  “有本事别跑!”含水怒吼一声。
  不跑?开什么玩笑!姐姐你可是魂圣!会飞啊!
  含音心中暗叫道,随即有一个“好主意”由心而生……
  突然,正在追含音的含水突然发现前方的含音浑身抽搐了一下,然后就那样如同失去平衡般直直向下倒去……
  “含音!”含水惊诧地尖叫一声,刚想飞身上前,背后却传来了一阵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可这声音在含水耳中,却分明有几分奸计得逞的感觉,含水嘴角抽搐了一下,忘了含音还会分身这个技能了……
  随即,一只“魔爪”就爬上了含水的肩膀……
  “刺啦”两声,含水瞬间就和冰亲密接触了,整个人都被困在了一个巨大的冰块当中。而这个冰雕事件的始作俑者,却狂笑般地逃回了屋子,还不忘留下一句:“要记住这个教训啊,我去吃饭啦,姐姐——”
  “咔嚓”一声,冰块瞬间化为冰渣冰粉,消失于雨中。
  “刖!含!音!”含水的嘴角微微颤抖,不由得悲愤地怒吼起含音的名字来。
  而此时,正在某处喝粥的某人,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暗自叫苦,看来,今天必然没有好果子吃了……
  在被含水关起门来打了一个时辰的屁股,又聊了两个小时的人生道理和尊老原则后,欲哭无泪的含音除了点头,再说不出别的话来了……
  傍晚,天空泛红,晚霞如同长龙般出现,含音挽着含水的右臂来到屋外,吹着晚风。
  含水舒服地深吸一口气,然后用一种训小孩子的口吻对含音说道:“下次可不能这样打姐姐了,知道了没有?”
  “嗯,下次我一定让着姐姐!”含音真挚地看向含水,郑重地点点头,道。
  “你……”含水气结,可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句“小心”随之传来。
  含音反应很快,右手蓝光闪烁,一根长达三寸的毒针便出现在她的手中,但刚刚那一声清明低沉,却明显不是她发出来的。
  “什么人?”含水有些惊讶,以她的修为,居然没能第一时间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