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九十七章 刖含水,冰祭!

第九十七章 刖含水,冰祭!


  一旁的草丛走出来一人,准确地说,是两人。
  “老师?!”含音惊讶地叫出了声,眼前的不正是白素云吗?而她的手上正拖着一个正口吐鲜血的黑衣人。
  白素云看了一眼含音,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情感,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白素云随即转向刖含水,一双眸子透出一种严肃感:“一年到了。”
  含水神色一变,轻轻“嗯”了一声,然后看了看白素云手中的黑衣人,疑惑地问道:“这是……”
  “五行宗,他们已经找到你们的行踪了。”白素云微微一皱眉,道。
  含水神色大变,口中不禁喃喃道:“怎么会,这可是她当初亲手设下的屏障!”
  “可是,你别忘了,他们手中,有那个东西。”白素云道。
  “五行宗?老师,这个是五行宗派来追杀我们的?”含音也从对话中明白了一些,脸色也是有些变化。
  “来的人多吗?”刖含水眉头微微一皱。
  “你问他。”白素云把那黑衣人抛到含水跟前,还厌恶地擦了擦手。
  “说,你们来了多少人!”刖含水的眼眸中染上一层冰冷,一把冰剑直逼那黑衣人的咽喉。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们来了,来了八十人……”那黑衣人恐怕也是贪生怕死之辈,一下子跪倒在含水面前。
  “多少魂师?”含水继续逼问。
  “三……三十有余,一个魂斗罗,三个魂圣。”黑衣人打颤道。
  “姐姐,怎么办?”含音转向含水,问道。
  含水轻哼一声,一剑劈过,那黑衣人惨叫一声,瞬间人头落地。
  “死有余辜。”刖含水冷冷道,随即看着白素云,冷静道,“带她走,我垫后。”
  “那可是有魂斗罗啊,你……可以吗?”白素云忍不住有些怀疑道。
  刖含水冷哼一声,身上七个魂环瞬间亮起,突然,一个若影若现的黑色魂环出现在了那七个魂环之后。
  白素云恍然大悟,留下了一声:“自己小心。”紧接着,就想拉含音离去。
  可含音,却固执地站在原地,她看向含水,心中涌起一股急躁:“姐姐!一起走!他们还没有追上来!不是吗?”
  “不行!走,快给我走!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的!白素云!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含水紧紧看着二人,怒吼道。
  “你们一个都走不了!”一个深沉的声音随之响起,顿时,又是一个黑衣人出现在对面的悬崖之上,而他的背后,却闪烁着九个魂环。二黄,二紫,五黑!最佳魂环配比!
  看来,刚刚那个黑衣人并没有说实话,含水低沉地说了一声:“该死!”
  随即跨向前方一步,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身后八个魂环瞬间炸开,含水也随之吐出了一口心血。
  “姐姐!”含音惊叫一声,刚想上前,却被身后的白素云一掌劈晕了过去。
  “该死!居然是冰祭!她想干什么?”那个黑衣人居然被含水的八环连炸给劈出了一里之外,而此时,含水所在地方的五十平方米范围内也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冰蓝色保护罩。
  黑衣人稍稍呼了一口气,脸上却闪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嘿嘿嘿,冰祭,看来,她也活不成了!她以为,这样,那个小姑娘就能逃出去么?”
  冰祭,以自身冰元素为主导,以生命力为本源,将一切赌在一个技能之上,可发挥出这个技能超强的一击,所以称为,冰祭。
  可那个黑衣人没有发现的是,含水的这个冰祭,不是生命力的冰祭,而是,灵魂的冰祭。
  “你,你决定了?”白素云捧着怀里的含音,看着眼前越来越虚弱的刖含水,嘴唇不停地颤抖着。
  “废话,我可不是你。”刖含水翻了一个白眼,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不舍之色。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初宗主给予我的一切,这个恩情,是我永远都要铭记在心的,而当她救下我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说到这里,刖含水突然睁大了眼睛,红唇轻启,字字惊心:
  “我刖含水这一世,生死,不——忘——恩!我命,为——汝——狂!”
  语罢,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原本已经散去的乌云再次聚集在了一起,可这次,却没有倾盆大雨,无数冰雪花从天而降,带着悲鸣,围绕着那金光而去!
  “这是……不好!”看到这一切的封号斗罗黑衣人一惊,刚想冲上前,却似乎被那金光禁锢了一般,动弹不得。
  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不可置信,喃喃道:“难道说,冰雪宗的那个传说是真的,她真的是……”
  一朵灿烂的蓝色冰雪花从金光中飞逝而出,映蓝了整片天空,顿时,鹅毛暴雪覆盖了整片山林,温度在迅速下降,不过几秒的功夫,这里,就已经成了一座,雪山。
  “你,值得吗?为何,要做得如此绝?”白素云的眼中有些迷茫,更多的,是不解。
  已经化为蓝色虚影的刖含水轻轻点点头,道:“值得,这一年,我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我的命,属于她,如果这一切,能够让宗主重新归来,那么,值了……”
  “可是,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白素云急切道。
  “我知道,但即使如此,我也,不后悔。”语罢,刖含水化作一道蓝光飞入含音的眉心,含音的全身顿时笼罩起一层蓝光。
  朦朦胧胧中,一个个温暖清晰的声音,回响在含音的耳畔。
  ……
  “含音,你的舞蹈真是美极了。”
  “快吃快吃,吃完帮忙刷碗。爸妈不在,家里不能就只有我来干活,你也要学着干活,不然长大了,什么都不会……”
  “……含音,你要记住,不要轻易把你的武魂显示给别人看,知道了吗?”
  “你的武魂是冰雪花,属性是冰雪。所以,你就要懂得如何运用冰雪的力量。从现在开始,释放你的武魂,将冰雪花身上的极冰之气铺散到这里的每一处草地,好了,开始吧!”
  “含音,姐姐要走了,不要太想我哦……”
  ……
  姐姐,姐姐!不要走,不要走!
  我们好不容易重聚了,为什么,为什么你又要抛下我而去了!
  姐姐,姐姐!
  ……
  “姐姐……姐姐!”昏迷中的含音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顿时,天气的恶劣越来越强,大雪转成了暴风雪,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那个封号斗罗的黑衣人看着这一切,居然有些惆怅起来。
  “想我付向天浪尽一生,却从没见过如此重情重义的,真是……”那个自称付向天的黑衣人刚感叹了一声,却又眉头紧皱起来,因为他明显发现,自己带来的八十人,在这狂风暴雪之下,已经损失了一半有余,这暴风雪看上去很可能会越来越强,若是再不撤,恐怕……
  “哼,也罢,毕竟,除掉了她!”语罢,挣脱了金光的禁锢,号令其他人,逃之夭夭。
  而此时,一个红色的魂环,在含音的身上若影若现。
  蓝色冰雪花,用生命去铭记的恩情。
  ……
  白素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带着含音离开的,也不记得她当时到底在想些什么,她背着含音,一路狂奔,整个眼眸中都是疯狂之色,就这样,背着含音不吃不喝走了一天一夜,结果,就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