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零二章 我的姐姐呢?

第一百零二章 我的姐姐呢?


  “轰——”一声剧烈的倒塌声在星斗大森林外围响起,整个大地也不由得震动了一下,随着声音的源头看去,便会发现声音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可见刚经过一场恶战。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气恼的声音似乎在询问着什么,一种阴森的威压顿时压迫在面前一人的身上。
  “鬼……鬼长老……是魂兽,一只魂兽袭击了我们。”这个人看上去至少也是有魂圣级别的修为了,可是在他面前的这个人跟前,却只有颤栗的份,可见此人的修为有多高了,至少也是魂斗罗级别的。
  “老鬼,别激动。”这时,另一个奇异的声音突然响起,说奇异,并不是因为这声音比刚刚那个声音更为诡异,而是因为,这是一种特别阴柔的声音,但从音色看,这明显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哼。”被称为“老鬼”的黑衣人望了一眼来人,就不说话了。
  来者是一位白衣人,他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瞥了一眼眼前的人,问道:“那只魂兽在哪儿?”
  “菊长老,那只魂兽已经被杀死了,在属下身后大概十米处。”眼前的人似乎对这位白衣人没有太大的恐惧,大概也是因为这位白衣人身上比黑衣人少了那么一分杀气吧。
  “这是……暗金恐爪熊?”看到那庞然大物的真面目后,白衣人和黑衣人同时对视了一眼,眼中相同的疑惑一闪而过。
  不是说,这种魂兽已经有将近百年没有在星斗大森林出现了吗?这次怎么会……
  “大,大人,接下来怎么办?”
  “哼,这一定是那只小兔子搞的鬼!还能怎么办?接着搜!接着给我搜!”
  ……
  “呼呼呼——”此时,二人已经回到了星斗大森林的核心区。
  “应该已经,甩掉它了吧。”含音看着空落落的身后,气喘吁吁道。
  “你的体质真弱,你看我就基本没喘气。”小舞撑在一棵大树上,大口呼吸,道。
  “你这叫没喘气?”含音翻了个白眼,她体质弱?开什么玩笑!难道她只是基本上把星斗大森林跑了几圈而已吗?
  “额,呵呵……”
  “对了,你确定那只熊被我们引到外围去了?万一它等会儿又找回来怎么办?”含音有些担忧,问道。
  “放心啦,你没听到刚刚外面那群人的惨叫声么?”小舞眨了眨眼睛,随即站直了身体。
  “话说,武魂殿到底为什么要抓你?只是因为你刺杀教皇吗?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吧?”含音提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小舞没有回答,只是眨了眨眼睛,“你猜猜看啊。”
  “……不说算了。”含音并不是好奇心过重的人,既然人家自己不愿意说,那么自己也不好强求吧。
  “唔,其实也不是我不说啦,只是,这件事被太多人知道,危险就越大呢……”小舞靠在树上,认真道。
  含音没有回答,右手在脖颈处一抹,从九曲冰凌中取出了一根发带,把头发简单绑了个麻花辫,垂在腰间。
  说实话,含音很少把头发绑起来的,一是自己前世就很少绑头发的缘故,二是因为她很喜欢缕缕丝发顺着风漂浮的感觉,而且她的发质很好,从来不打结,所以披在脑海反而更加清爽。
  小舞看着扎头发的含音,眼中又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懵然。
  “你很少扎头发吧,你看都歪歪扭扭的。”小舞看着那长长的有些起毛的麻花辫,皱了皱眉,但眉间又透露出一丝伤感,不知多久以前,他绑的辫子也同样是这样歪歪扭扭的。
  “啊?是吗?我平常都不扎起来的。”含音有些羞愧,亏她还是一个女孩子,十世过去了,梳头发居然还这么生疏。
  “我来帮你吧。”小舞从树下跳下来,自告奋勇道。
  于是,在夕阳的余晖下,就呈现出这样一个美景。
  金色的湖面映着夕阳和晚霞,两个女孩玲珑的倒影映射在水面上,一个灵动,一个柔美。一个跪在湖前,照着如镜子般光滑明亮的湖面,用双手划出一道道涟漪。一个轻盈却站得笔直,纤纤玉手握着一柄木梳,在另一个少女柔顺的发丝间盘旋。两个世间少有的纯净女孩,心里分别揣着自己的心事,在这一波波的余晖中沉沦。
  含音望着水面,看着自己的倒影,突然就想起了姐姐……对呀,姐姐呢?姐姐去了哪儿?
  她原本有些涣散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看着水面中似乎与含水有几分相似的面容,问小舞:“小舞,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你有见到我老师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吗?就是面容和我有几分相似,比我高的一个女孩。”
  小舞一边梳一边摆头:“没有,其实我连小白的面都没见过,只是大明叫我过来先照顾你的。”
  “大明?”含音有些好奇,“那是谁?你哥哥?”
  小舞轻轻打上一个麻花,轻快地点了点头:“嗯。”
  现在的大明,应该算是她哥哥吧!
  “你哥哥还真多啊?亲哥哥吗?”含音撇撇嘴,道。
  “当然不是……”小舞想起大明那长长的蛇尾,不禁抽搐了一下嘴角,“和我哥不同,大明更像是我的亲人。而且我还有一个亲人,叫二明。他们都是我最亲最亲的人。”
  “这样啊……”含音应了声。
  亲人么……含音茫然。前几世,她都是孤儿,今生,好不容易有个姐姐陪伴在身边,还是那样一个如此关心照顾她的好姐姐,她是如此珍惜她们之间的缘分呐!当初,自从含水走后,她曾一度失魂落魄,迷失了前进的方向。现在,姐姐好不容易回到自己身边,可是,如今却下落不明。
  含音隐约记得,当初在那山上,自己晕倒时,似乎是姐姐爆发了力量,救了她,后来,她的脑海中就不断浮现出以往她们姐妹俩相处的画面,最后似乎还有一句话,好像是,好像是……
  “含音,姐姐要走了,不要太想我哦……”
  走?含音愣了愣。
  突然,她又发觉了一件事,自己好像,已经获得了第五魂环。
  可是这第五魂环,是哪里来的呢?
  想着,含音不自觉地发动了魂力,身上五个魂环瞬间排列而出。
  这一下把小舞吓得不轻,刚想破口骂些什么,却被那排列最后的第五魂环惊着了。
  如同血色般鲜艳的一轮魂环上似乎雕刻着一朵朵冰花,相互照应,有些诡异,也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而这一切,在含音眼中,却显得有些可怕。
  这是……什么?
  “献……祭?”小舞呆滞地看向那个魂环,她分明感受到了,这就是十万年魂环啊,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十万年魂环,那上面,有灵魂的痕迹,这分明就是献祭啊!
  以灵魂为代价,将自己的一切融入一人体内。
  这是十万年魂兽化为魂环最残忍的一种方式,因为它要付出的代价,几乎是魂飞魄散。
  “什么是献祭?我的姐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