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零四章 梦魇、心魔、弑亲

第一百零四章 梦魇、心魔、弑亲


  三日,已经三日了。
  白素云听着洞内又传来一阵阵厮杀与惨叫声,心中多了一丝不忍之色。
  “你真的要这么做?”大明摆着蛇尾缓缓来到白素云身边。
  “嗯。毕竟都已经开始了。”白素云微微闭上眼睛,三日前与含音的对话还历历在目。
  ……
  “含音,如果你真的决定走上这条路,有一个东西,你就必须要舍弃了。”
  “什么?”
  “善良。”
  “为什么?”
  “因为你的心还不够狠。虽说,不是让你抛弃良知,抛弃善德,但是,复仇这条路,是一条血路。”
  “我知道,我不怕杀人。”
  “但我怕的是你,会下不去手。”
  “为什么?”
  “……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那时候,白素云笑了,或许含音不明白她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她的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我怕你,会下不去手。
  ——杀我。
  ……
  “所以,你就让她去了那里。”大明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为什么,明明杀戮之都是更好的选择……”
  “我不会让她去那样的地方,成为嗜血的魔鬼。”白素云摇了摇头,“但是,这是她必经的一路,所以,我才选择让她进入这里。”
  “说到底,最心软的还是你啊。”大明叹了一口气。
  “好了,回去吧。星斗大森林那边不是还有人在追捕你那小舞吗?”白素云冷哼一声。
  “你还是在意那件事?”
  “哪件?”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你……”
  “够了!”白素云横眉一冷,“你走不走!”
  大明只能闭了声,看了白素云一样,见她一脸的决绝,也只能叹气离开。
  白素云微微闭上了双眼,一行清泪从眼眶中流出。十年生死两茫茫,又何况是万年之久呢?多少年前,她终于选择了离开,而走上了这条路,这么多年后,她又是因为什么再次回到这里呢?
  此时,洞内又传来了一阵凄惨的声音,只是这一次,音色似乎变了。
  白素云眼眸一睁,惊喜之色涌上,难道说,含音成功了?
  但随之,一个更为撕心裂肺的声音压过了那个声音。白素云脸色瞬间一变,转身进入洞内。
  “含音?”白素云看着被血衣覆盖的含音,有些不忍,轻唤了一声。
  含音紧紧咬着唇,眼内充斥着嗜血之色,冰冷的眼眸在白素云身上一扫而过,那一刻,白素云只觉得自己被一只凶兽盯上了一般,全身上下都铺散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气。
  下一秒,含音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这三天来,没人明白,她到底经历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
  “老师,这是……什么地方?”
  “梦魇洞,心魔阵,弑亲穴。”白素云淡淡道。
  “什么?”含音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含音,你怕吗?”白素云突然问道。
  含音觉得有些莫名,但还是摇了摇头:“我不怕。”
  白素云紧紧扣住她的肩膀:“记住,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要退缩,不要心软,明白了吗?一定要记住!”
  当时,她还不明白白素云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当接下来的一幕幕出现时,她终于明白是为什么了。
  当一切开始时,洞内一片寂静,黑暗笼罩,若无声,无情。
  正当含音奇怪这洞为何如此静谧之时,却看见一个人影在缓缓向自己走来。
  “师,师父?”含音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人影走近自己。
  含音的眼眶中流出了泪水,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自己百年前最崇拜,也是最敬佩的人,在整个灵族之中,这个人曾经离成仙只有一步之遥,甚至成神,但为了整个灵族,他选择了留下。
  他就是灵族的大长老,含音当初的师父,灵九天。
  “九天师父!真的,真的是你吗?”含音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泪水已经顺着面颊流下,她回想起一百多年前的那场与魔界的大战,师父为她当下那一箭,鲜血浸湿了她的白衣,师父用自己的肩膀保护着自己。
  他说:“叶雪,好好保护灵族。”
  可是,她还是没能做到,没能做到师父交给她最后的遗愿。
  “师父……师父……”含音一步一步向着那灵九天爬去,膝盖淌出了鲜血,化为冰粒砸在地上。
  在终于来到灵九天面前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对上含音的,是一双冰冷的眼眸,淡漠的没有一丝情感。
  “师……”还没开口,含音的胸口仿佛就被撕裂般地炸开了。
  “噗!”一口鲜血随之吐出,含音有些模糊地看着眼前那高大的身影,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灭灵掌!这可是灵族对待族人最狠的一招啊!凡是犯了错的灵族子孙,都需要挨上这一掌,每一掌灭去的,都是百年千年的修为啊!
  幸好含音现在已经不是灵族之身,只是一掌挨在身上,伤的,却是心里啊。
  若说衍风是含音最爱的人,那么这灵九天,便是含音最亲的人。
  “杀了我。”面前的“灵九天”缓缓开口,又缓缓向含音靠近。
  含音一愣,胸口又是一阵疼痛传来,整个人一下子便震飞了三米开外。
  第二掌!
  “杀了我。”“灵九天”还是重复着这一句话,可身影却化为了千道万道,围绕在含音身边。
  “师父,你……”话音未落,又是一掌轰出,这一次,含音直接被撞倒了洞底,头狠狠摔在石壁上,一抹鲜血从头顶流下。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灵九天”们如同吟唱咒语般吟唱着这一句话,继续向着含音走来。
  含音的脑袋清醒了一分,她明白,这并不是真正的师父,只不过是幻影,但她还是忍不住地去相信,相信这是师父,师父还活着!
  这时候,洞内的场景突然变了,熊熊烈火开始蔓延,含音的额头还流淌着鲜血,但她还能清楚地看见,一个个人影向着自己迎来,每一个,都是那么熟悉的身影。
  前世的天帝,灵芙儿,灵九天,甚至是……衍风,今世的七仙,芙彤,白素云,刖含水……所有她认识的人,爱过的人,恨过的人都在这火海中若隐若现。
  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迷失在醉生梦死之间……
  她是谁?前世的灵叶雪,今生的刖含音,还是那无数轮回中那个不是她的她……
  “灵叶雪,你危害天界,该死!”天帝龙威一压,含音只觉得自己有种抬不起腰的感觉。
  “灵叶雪,你不守承诺,灵族终究还是毁在你的手上!”灵九天眼中满是愤怒之色,灵剑一指,划破了含音的肌肤。
  看着流淌在自己身上的血痕,她双目无神,是啊,是她害了灵族,是她害了所有人……
  “灵叶雪,你害我失去了我所拥有的一切!你为什么不去死!”
  “灵叶雪,你不过一个小灵,何以配我龙族太子?”
  “灵叶雪……”
  你该死!你该死!
  一道道锋利的剑锋所指,都是那一个蜷缩在角落的弱小身影。
  她全身都布满了伤痕,却硬是没有喊出声来。
  是啊,她该死,所以一百年前,她纵身跳下来诛仙台。
  她该死,所以她放弃了一切,用满身灵骨,换一丝希望。
  她该死,所以上天收回了属于她的一切。
  突然,所有人蜂拥而上,人群淹没了她。
  前所未有的疼痛感布满了她的身体,她感觉,全身上下似乎被一只只巨大的吸血虫密布了,血液飞速从内往外流失,伴随着的,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苦。
  那种痛,就如同把骨头一块块拆开,全身断裂的痛。
  她的眼前,密布的,是一张张人脸。
  一张张她最爱的人的脸。
  还有一个个声音环绕在她耳边。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杀了我,你就能解脱。
  杀了我,你就不必再痛苦。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啊啊啊啊啊——”她只觉得“嗡”的一声,脑子如同炸裂般的一轰而开。
  她的眼中充满了嗜血之色,她的手中凝固着一把冰剑,她挣脱了禁锢她的人群,她用那把剑,刺向了她最爱的那一个个人影。
  “对不起……”鲜血迸射。
  “对不起……”幻影泯灭。
  “对不起……”白衣化红。
  梦魇,心魔,弑亲,她终于明白这三个词的含义了,她也终于明白了白素云的用意了。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心软啊。
  原来,她未来面对的,竟是这样的一条路啊。
  她疯了三天三夜,如同在一个个噩梦中穿行,与自己最亲最爱的人自相残杀,她的身上,早就分不清是谁的血了,但她明白,染红这身白衣的,都是她心中的血。
  她只记得,似乎在最后,她听到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她的眼前出现的,终于不再是那一个个厌恶,疯狂的面孔,而是老师那充满关切的面孔,她想笑,可是,她却笑不出来了,她只觉得心中一片荒凉与空洞,然后,就在这一片黑寂中彻底失去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