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零五章 情伤昏迷

第一百零五章 情伤昏迷


  清风微抚,带来的却不是森林特有的泥土芬芳,反而是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药香味,从那最核心处悠悠飘来。
  “吼——”又是一阵惊天般的怒吼,许多蠢蠢欲动的魂兽们在听见这一声后,都不由得心生忌讳,不再靠近那药香源头之处,只是一双双眼眸却还是虎视眈眈地盯着那里。
  “好了二明,含音还没醒呢,你可别打扰她!”小舞用一块白色的布巾沾上那由生命之湖稀释过的仙草浆,浸湿后用它轻轻擦拭着面前一人的面颊上,然后是脖颈,手腕……
  二明似乎有些委屈,弯下庞大的身躯,爬到小舞身边。
  “好啦,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帮我们赶走那些魂兽。唉,只是这小白拿来的药草实在太招魂兽喜欢了,和哥当初的那株草一样。”小舞拍拍二明的头,道,“只是不知道含音什么时候醒呢,这都快一个月了吧。”
  小舞想起那日白素云抱着一身血衣的含音归来的样子,含音的手臂上多了好几道伤痕,越是裸露在外的皮肤,越是一片血红,皮开肉绽。
  当接过含音时,小舞能感受到含音的虚弱,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这……到底是受了怎样的折磨啊!
  那几日,白素云每天都会出去找草药回来,然后由小舞帮忙捣碎敷在含音的伤口上,可是,伤口虽然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含音却依旧没有醒来的痕迹,脸色依旧是苍白的,仿佛一座绝美的雕塑般,就这样永远沉睡下去。
  对于含音的伤,白素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眼中的自责之色随着含音昏迷不醒的时间愈来愈重,原本就很少说话的她更加沉默了。
  “今天的药给含音涂了吗?”小舞的身后突然传来白素云的声音。
  小舞的动作一顿,她听得出白素云的语气中似乎对她有些不满。
  “当然,我和含音也算是交情不浅的,对她好是自然。可是你似乎就不一样了,我可是听大明说过了,含音的伤似乎也和你脱不了关系吧。”小舞冷哼一声,美眸相对。
  白素云的微微垂下了眼帘:“你懂什么。”
  “我怎么就不懂了!哪有师父这样对徒弟的!大师当初对我哥都没有这样过,虽然严厉了些,却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你呢,你居然让自己的徒弟去送死,你算是什么师父!”小舞一跃而起,怒目圆瞪。
  白素云的手紧紧抓住了裙摆,没错,小舞说的是事实,她算是什么师父!含音这一身的伤,都是自己所害,都是自己的错!如果含音因此永远昏迷,恐怕自己就犯了这一生最大的过错了!
  刖含水说的没错,是她自己太自私了,利用含音去完成约定,现在又不顾含音个人的感受,仅仅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差点又死了一回。
  小舞的怒气还未平息,她之前就觉得这小白看她不顺眼了,只是为了含音一直忍着,她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次便一并爆发出来了。
  “我之前也听含音说过了,你和大师之前有过什么约定是吧!你当含音老师的原因无非就是要利用她赢得这个约定咯!我告诉你,不管含音和我哥之间决斗的结果如何,我们大师可是已经名花有主了,我干娘柳二龙就是我哥师母!你若有这些心思还是趁早死心了吧!”小舞道。
  白素云呼吸一顿,心跳漏跳一拍,嘴角扬起一丝苦笑,原来,他们之间注定无缘吗?也罢,十年前她就知道,这只不过是奢望罢了。
  她这十年来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活?
  为了那个约定吗?
  还是她心中始终放不下的他?
  可这一切,恐怕对他来说只不过是过眼云烟。
  而对她,却是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事情。
  “我知道……我都知道……”白素云喃喃道,抬起头,一双清眸中流转着光芒。
  “小舞,你放心,我和你们大师……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不仅因为你干娘,也是因为……我们的身份……而且,他根本就不爱我,不是么……”
  小舞一愣,那双清眸中的伤感是那么清晰,那么眷恋,又是那么不舍,就如同当初的她一样……当初迷茫的她,当初离开唐三的她……
  “……小舞,我能请求你一件事情吗?”白素云缓缓开口,问道。
  “什么事情?”小舞一愣。
  “帮我照顾好含音。”白素云闭上双眸,似乎是想通了一般。
  小舞一惊:“为什么?”
  “含音的伤,不是普通的内伤,而是情伤。是精神上的伤害,不是一般的药草便能让她醒过来的,但是,或许,我能试一试。”白素云看了看含音,道。
  “你?”小舞看了白素云一眼,似是想起了什么,大惊,“你难道也想像她姐姐一样……”
  白素云点了点头,眼眸中满是复杂之色。
  果然是命啊,她知道,含音看似坚强,却很重感情,当初含水的死对她的打击已经很大了,若是未来,她也……那含音又该怎么办?她还能承受得下来吗?所以,她义无反顾地让含音进了那梦魇洞,才有了这么一遭。
  本想是让含音能够提前经历一次这一切,让她在离开她时,不那么痛苦……可是,白素云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含音的内心深处还怀着前世的种种,这下痛苦翻倍,纵容含音拥有铁一般的意志,这一番下来,精神上的折磨是巨大的,甚至是毁灭性的。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
  因为她的自以为是,含音彻底昏迷了,这一个月来,她寻遍了星斗大森林,却依旧没有找到治好含音的方法,但她想到了她唯一能想到的一个方法。
  只可惜,她再也无法完成那个约定了,也再也见不到他最后一面了。
  果然是命啊,人不管如何,都逃不过天啊!
  白素云缓缓走到含音身边,干瘦而洁白的手轻轻抚上含音的脸颊,淡淡道:“我走以后,如果,她能醒过来,请不要告诉她我的去向。”
  小舞愣了一下,刚想回答,却又想起了什么。
  “等等!”小舞急切地喊道。
  白素云没有回头。
  “你说含音受的是情伤?”小舞问道。
  “……嗯。”白素云应了一声。
  “我应该可以救她!”
  白素云手上的动作一顿,猛地回头:“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有办法救她了!”小舞快步走上前,道。
  “什么办法?”白素云迫切地问道。但她心中更多的是疑惑,毕竟连她都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小舞又有何神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