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零六章 相思断肠魂归兮

第一百零六章 相思断肠魂归兮


  小舞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捧出一朵白色的大花。
  那花看似普通,可当它一出现时,周围不由得传来阵阵窸窣声,白素云惊讶地发现,小到小草,大到古树,所有的植物都传来喜悦的气息,就仿佛遇见了自己的王。
  “这是……”白素云想要用手触摸,那白色的大花却有灵性般地将她的手用白光挡开。
  “这是相思断肠红,只有它的主人能碰它呢。”小舞轻抚着这朵大花的花瓣,似乎在安抚一个急躁的孩子般,“哥说过,相思断肠红是挚情之花,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虽然含音伤得是情,但这相思断肠红也是因情而生的花,说不定,真能救她呢。”
  “可是,这花看上去对你很重要啊,你又怎忍心将它赠与含音呢?”白素云问道。
  小舞手中动作一顿,缓缓道:“我看得出来,含音她和我一样,是有过感情的人,而且,她也曾被这段感情伤得很深,比起她,我还不算什么,毕竟,我和我哥,还彼此相爱。所以,我想,如果这花真能救她的话,虽然我会不舍得,但我更希望,她能醒过来。”
  白素云抿了抿唇,突然向着小舞的方向,跪了下去。
  “谢谢!”这一刻,她无法再说什么,她只知道,即使她再过意不去那件事,但从这一刻起,她再也无法对小舞产生任何敌意了。
  小舞一慌,赶紧上前把白素云扶了起来:“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呀!我可受不了这样的!快起来!”
  “谢谢你,肯为含音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我……无以回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是救了我的命。”白素云感激道。
  小舞撅了撅嘴:“谁让我和含音是朋友呢!而且,我只是不想含音醒来后再伤心一次罢了。”
  白素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看着小舞,她终于明白了,大明和二明为何会对这个小姑娘这么在意了。
  如此坚强霸气,又善良讲义气的小姑娘,恐怕是个人都会喜欢的吧,又何况是兽呢……
  “事不宜迟,我们就开始吧。”白素云道。
  小舞点了点头,捧着那相思断肠红来到含音身边,右手轻轻伸向那花瓣,指尖微微在颤抖。
  这朵相思断肠红,可是因为她的爱而生的,就这样落入他人口中,她却是是不舍……但是……
  似乎是狠下了心,小舞用力一掰,花瓣却纹丝未动。
  小舞惊讶极了,又用力扯了扯,那花瓣却似撒娇般地全部附上她的指尖,似乎不愿意她这样做。
  “怎么回事?不行吗?”白素云见状,有些急了。
  “我听哥说过,相思断肠红是认主的,这朵相思断肠红已经认了我为主人,恐怕是不能与含音相结合了。”小舞有些歉意道。
  “那怎么办?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白素云失望道。
  “不然……不然让含音吐一口心血在这花瓣上看看?虽然哥说这相思断肠红一生只认一次主人,但说不定,含音也能感动它?”小舞想了想,道。
  “也只能,这样试试了。”白素云叹了口气。
  二人来到含音身边,白素云轻轻扶起含音的身子,右手在含音的胸口上方用力一拍!
  含音身子一震,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直落在小舞手中那相思断肠红的花瓣上。
  血红的血在那花瓣上蔓延开来,可花却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样?”白素云有些焦心了。刚喷了一口心血的含音看上去脸色更加苍白了,若是这还没有效果,恐怕……
  小舞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记得当初她喷下那一抹鲜血时,花朵会颤抖,然后从那石头上落下,而这朵相思断肠红早已离了那乌绝石,又怎会再次认主呢?
  白素云一下子跌倒在地,泪水从眼眶中夺目而出,难道,真的只有她的牺牲,才能救得了含音吗?
  为什么,老天爷要一次次地给她希望,又一次次地将她从希望推向绝望?
  若真是如此,那她要希望又有何用呢!
  小舞歉意地看了看含音,又看了看白素云,她何尝不是一样希望这相思断肠红能帮得上含音呢?可是,若是哥在这里,若是自己也有哥那样丰富的阅历,或许,或许就不会是这样了。
  含音,对不起……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
  一滴清泪落下,滴在那相思断肠红上,小舞却毫无察觉。
  “哈哈哈,都是命,都是命!”白素云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当初欠下的东西,终究是要还的,宗主,刖含水,我来赴约了!只可惜,我无法再陪含音走下去,也再也无法完成那个纠缠了我十年的约定了……”
  “小舞,若是有机会,请你帮我问问他,他还记不记得我,还记不记得,这个约定……”白素云泪花化作雪珠留下,一头白发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小舞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白素云口中的“他”是谁。
  想到之前白素云对自己的感激,现在想来是多么好笑,自己分明没有帮上忙,却白受了这一恩惠,一想到这里,她心中的内疚就不由得更强烈了起来。
  一行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在相思断肠红上。
  一滴滴苦泪与那含音之前的心血相结合,那相思断肠红突然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小舞感觉到异动,低头一看,顿时一惊!
  “请等一等!”听到小舞的呼唤,白素云没有任何喜悦,她并不认为还有希望,而当她看到小舞手中相思断肠红的异动时,却也和小舞一样愣住了。
  之间那相思断肠红上的含音的心血与小舞的苦泪缓缓结合着,化成血水流入了花心之中。整朵花都在颤动着,淡淡的红光覆盖而上。下一秒,从花茎的位置突然分节出了一条根,紧接着,那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生长着!
  生叶,开花,结果。
  一块漆黑的乌绝石从根上落下,落入小舞的另一只手中。紧接着,那块乌绝石上,又缓缓长出了一朵白色的大花。
  这,这是……
  相思断肠红!
  小舞和白素云同时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另一朵相思断肠红?
  紧接着,那相思断肠红似乎也有了灵性,不愿留在小舞手中,竟然飘起向着含音的方向而去,紧紧贴在含音的脸颊处,微微颤抖呜咽着,似是在为含音的经历而哀伤。
  “我知道了!”小舞恍然大悟,“因为我这朵相思断肠红已经认主了,所以不可能再融合含音的心血,但是后来,我悔恨的泪水落下,滋润了花瓣,同时作为引子将含音的心血融入,但相思断肠红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却也无法抵抗含音这真挚的情,所以出现了双生现象,也就是以我的泪水和含音的心血为养料,孕育出了这同根的另一朵相思断肠红!”
  “这么说……含音有救了!”白素云惊喜地抹去了眼中的泪痕,一下子扑到含音面前。
  “没错,这下,含音真的有救了!是真的!小白,你不用死了!”小舞雀跃地欢呼道。
  白素云想将那朵附在含音脸上的相思断肠红摘下,却发现无论和之前一样,自己依旧无法触碰。
  “我来吧!”小舞道。
  大概是因为小舞也为这朵相思断肠红提供了泪水的原因,这朵相思断肠红并不排斥小舞,任小舞摘下,轻轻掰下一片片花瓣,喂入含音的嘴中。
  花瓣入口即化,化成汁水流入含音口中。
  此时此刻,含音原本浑浑噩噩的精神世界也随着这一抹清流的摄入而变得明朗起来。
  ……
  师父,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灵族……但我这一世,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在放弃的,请你看着我,来完成您最后的遗愿!
  ……
  衍风,上一世,我无法爱你,但这一世,我不会再放手了!
  ……
  金光流转,气息回流,含音苍白的面孔渐渐有了血色,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柔软。
  小舞和白素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都在注视着含音,注视着奇迹。
  终于,在那一阵阵金光下,一双动人心魄的明眸,迎着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扑闪着如蝶翅般美丽的睫毛,睁开了双眼。
  久违了,欢迎回来,雪忧天女,刖含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