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零八章 九灵皇凤:八年不

第一百零八章 九灵皇凤:八年不


  不知多少年前,三大神秘之宗还是如同云端一般的存在,是斗罗大陆上每个魂师都神往的地方,但也不知道是从多少年的时候起,这三个曾经作为魂师界食物链顶端的宗门,开始了漫长的落没之路。
  这一落没,便是百年之久。
  直到三大神秘之宗之首的冰雪宗,一位天女的诞生,才彻底将这三个宗门,再次带回魂师界,再次被人们所关注。而她的名字,也彻底响彻了整片大陆,她就是冰雪斗罗,刖颜。
  可惜时过境迁,自从三大神秘之宗中的冰雪宗与九灵宗被排列其三的五行宗和武魂殿联手偷袭后,三大宗门各自元气大伤,冰雪宗更是几乎被灭门,冰雪斗罗刖颜这一代天骄也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三大神秘之宗短暂的辉煌之路也就此搁浅,再次隐退山林。
  五行宗作为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之一,自然不好再随意出没。而位列其二的九灵宗,虽说最终没有像冰雪宗一样几乎全军覆没,但也是损失惨重,近几年来才开始缓缓复出。
  九灵宗坐落于一座名为翎雀山的山峰之上,因其地理位置的独特之处,此地易守难攻,这也是近几年武魂殿不再对其出手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翎雀山云深不知处,终日弥漫着白雾云烟,缥缈中带着神秘,对于退隐的九灵宗来说,也着实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望着眼前越来越近的翎雀山,玖瑶的眼里渐渐泛起了泪花,两年了,她离开家已经两年了,终于,终于能在回到这里了……
  可是……他回到这里了吗……
  玖瑶想到这里,眼神微微暗淡了一下。
  灵沐青感觉到女儿的变化,拍了拍玖瑶的肩膀:“怎么了?想家了?别急,这不是到了吗?”
  “是啊玖瑶姐姐,你看前面就是我们的翎雀山啦!”灵萱激动地从灵雀身上跃起,拉了拉玖瑶的衣袖。
  “看来我们的小公主长大了,也懂得想家了……呵呵……”酒斗罗雪雕乐呵呵道。
  风斗罗欢九月瞥了酒斗罗一眼:“我们玖瑶是这样脆弱的人吗?”然后又拍了拍玖瑶的肩膀:“小玖儿,别哭,可别让你雪爷爷看笑话咯。”
  玖瑶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笑容:“嗯。”
  回家的感觉,真好……
  只是……
  玖瑶的眼神向前飘去,那缕缕白雾中,一个淡蓝色的身影在脑海中漂浮着,若隐若现。
  儿时的约定仿佛还回荡在耳边,那曾经稚嫩的童声,此时听来却又那么伤感,那么苦涩……
  ……
  “芽生哥哥,你为什么要走啊?是玖儿哪里做得不对吗?”
  “不,不是的。只是……哥哥现在还太弱小,哥哥要去磨练自己,等变强了,哥哥就回来找玖儿,好不好?”
  “可是……可是,芽生哥哥,你为什么要去外面磨炼呢?在宗门里不好吗?”
  “……因为外面的世界更大,更美好,所以,我想要去多走走,多看看。”
  “可是,妈妈告诉我,每个人都是恋家的鸟儿,即使外面的世界再美好,也比不过自己小小的巢儿,哥哥,你不要走好不好?不要离开玖儿,不要离开家!”
  “……”
  玖瑶的眼睛模糊了,她还记得当初顾芽生在她面前缓缓蹲下,轻轻抱住她,在她耳边一字一语道:
  “玖儿,记住,这里是你的家。可这里,永远都不是我顾芽生的家。”
  ……
  芽生哥哥,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我已经离开家两年了,如今八年过去了,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
  玖瑶在几人的簇拥下来到了九灵宗的门前,高高的城墙上写满了历史的沧桑,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门栏,玖瑶不禁潸然泪下。
  “欢迎玖瑶公主回家。”灵沐青轻轻拂去玖瑶脸上的泪花,牵起她的手,带着她一起推开这道名叫“家”的大门。
  玖瑶的手指轻轻颤抖,在触碰到这红色的大门时,莫名的悸动由心而发,就如同一个希望的种子在萌发……
  仿佛,仿佛,仿佛一推开门,就能再看到他……
  看到身着淡蓝色衣衫的男孩,站在不远处,向她露出微笑。
  ……
  一入门,如海啸般凶猛的欢呼传来,熟悉的身影一个个出现在玖瑶的视线里,每一个都无不激动与尊敬地喊她:“公主。”
  玖瑶惊喜万分,在灵萱与灵柯的指引下,在众人喜悦的簇拥下走进了这个她离开了两年之久的地方,霎时间,雀鸟共鸣,灵雀高昂的鸣叫响彻了云霄,数只孔雀在天空飞翔,似是在迎接她的归来。
  灵玖瑶,九灵宗的灵,在这里,她便是王!
  可是……玖瑶似是想到了什么,喜悦的神色一下子凝固在了脸上。
  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长老们的一句话。
  “玖儿……未来是要继承九灵宗之位的……这顾芽生……毕竟是宗主当初捡来的,资质也不过尔尔,这……”
  ……
  她又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第一次见面时,芽生哥哥有些冰冷的目光:
  “玖瑶公主,你是天上高贵的雀鸟,整片山川都在你的脚下,又何须在乎我这种蝼蚁呢。”
  是啊,她与他之间,终究是有着那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啊。
  那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一个,翱翔天际。
  一个,深潜海底。
  ……
  深夜,平时原本早已应该随着夜幕降临而渐渐平静的九灵宗,今日却灯火通明,热闹的歌舞声,嬉笑声传遍了整个翎雀山。
  篝火旁,玖瑶嘴上挂着乐呵呵的笑容,手中抱着一个酒壶,脸上虽然已经满是红晕,对于来敬酒的人却还是来者不拒。
  酒斗罗雪雕倒是在一旁看着乐呵呵的,还不住地点头:“好,好好好,这小玖儿倒是颇有几分我当年的风范啊!”
  风斗罗欢九月一个巴掌拍在他的头上:“糟老头子你要死啊!玖瑶才多大就喝这么多酒!不是叫你看着点吗?”
  “嘿嘿,别生气别生气……高兴嘛……”
  “滚远点,别带坏我的小玖儿,宗主让我带她回房间休息了,毕竟第一天回来,别累坏了……”语罢,欢九月就不再理会雪雕,轻轻扶起玖瑶,带着她回了房间。
  玖瑶趴在软软的床上,却觉得不住地难受,不知是酒精的刺激还是什么,眼泪不住地往下流,欢九月虽是一代封号斗罗,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帮玖瑶顺气吧,反而使玖瑶的眼泪越流越多。最后,欢九月没辙了,先找了灵沐青过来,然后就窜出去气势汹汹地找酒斗罗雪雕算账去了。
  灵沐青缓缓推开玖瑶的房门,轻微的啜泣声传来,灵沐青的心头微微一动,似是明白了些什么,缓步走了进去,坐在了玖瑶的窗前,用热毛巾擦拭着玖瑶通红的脸颊与泪水。
  “你刚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已经八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放下他吗?玖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