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珍珠圣兰:给我

第一百一十一章 珍珠圣兰:给我


  此时正是早春,春暖花开,漫花遍野,而最烂漫繁华的,莫过于圣女岛神女阁的兰颜亭了。
  与往常不同,她不再身着华服,头顶金冠,甚至光着一双足,慢慢蹋上这才发芽不久的绿草芽。她披散着一头青丝捶地,淡雅的素衣托着半米长的裙摆,缓缓走到这兰花中心之地,右手指尖一翻,从戒指中翻出一个槐木壶,将里面的水尽数撒在这片兰花之中。
  过了一会儿,她微微低垂的眼眸颤了一下,嘴角微抿,淡淡道:“来了?”
  “既然是圣女大人您的吩咐,我自然不得不从。”远方,罗若云的声音传来,带着一分淡漠,九分陌生。
  龙凤儿没有动作,只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我知道你恨我,其实,我也恨我自己,但是,关于你父亲,我还是想把一切都告诉你。”
  罗若云嘴角一撇,她回想起决赛结束那晚,龙凤儿曾来到她房内,一时痛哭喃喃自语,道出了当年往事。她虽然还在昏迷,意识却清醒着,便了解了她曾经不曾明白的一些事情。
  难道说,父亲的死,另有隐情吗?
  虽然罗若云没有回应,但龙凤儿还是依旧仰起头,道出了当年的事情。
  “与你父亲相识,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却也是最错误的决定。那时候我还是豆蔻年华,与你一般年纪吧,想着母亲自然不会干扰我的婚事,便将你父亲带回了圣女岛。”
  龙凤儿说到这,脸上露出了一丝怀念之色。
  “后来,谁知你祖母那时却早已为我寻了丈夫,又以你父亲他不是圣女岛的人为由,让我嫁与旁人。其实那时我便明白,她并不是在乎你父亲他是不是圣女岛之人,而是在不满我竟然不服从她的安排,敢自找夫婿。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又怎容得旁人忤逆她,哪怕是她的亲生女儿。”
  龙凤儿讲到这里,罗若云突然开口了:“我听说,祖母当年,亲手杀死了祖父。”
  龙凤儿身形一顿,突然一笑:“是啊,这么多年来我倒也忘了,她也是我的杀父仇人。”
  “那你如今和她又有什么分别。”罗若云似是嘲讽般质问道。
  “她是真心杀死我父王的,而我,却并非故意杀死你父亲。”龙凤儿缓缓道,突然看向了自己的一双手,“我们这圣女一族,乃神圣后裔,却没人知道,这份神圣的背后,竟是如此龌龊。”
  龙凤儿转过头,看着罗若云,喃喃道:“我是那么爱你的父亲,我怎么会舍得杀死他啊……我那么爱他,那么爱他……”
  “你骗人!我看到的!我亲眼看到的啊!”罗若云嘴角颤抖着,右手指着龙凤儿,眼角红透,仿佛要滴出血来,“你为了圣女岛,为了你自己的权利,将毒酒丝毫不剩的灌入爸爸的嘴中……现如今你还敢说爱他!这难道就是你的爱吗!?”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旧情未了,想着在你祖母走后便能与你父亲再续前缘,是我的错,若非如此,你父亲如今说不定还活着,说不定就不会……”龙凤儿后悔莫及,行行清泪流下,滴入那兰花丛中。
  “你……这是什么意思?”罗若云追问道,“你快说啊,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杀我爸爸?难不成……是因为祖母吗?”
  “不是她是谁呢?她为了复仇,可以亲手杀死父王;为了王位,可以亲手葬送她女儿的幸福……这样的一个人,又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龙凤儿的眼中露出一抹怨恨,“原本我以为,那个女人离开后便再也不会回来,却没想到,她离开后的最后一道命令,竟然是给我下了禁制,只要我与你父亲复合,五年内必定亲手弑夫。”
  亲手……弑夫?!
  罗若云一惊,这么一算来,龙凤儿杀死爸爸的那个晚上,应该正好是第五年的最后一天。
  “我原以为,只要熬过去这五年就没事的,谁知道……谁知道……在最一天……我居然最终还是……”龙凤儿痛苦地闭上双眼,“终究以来,还是我的错……云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这些年来,我为了不再想起你父亲,便再也不见你,因为我怕一见到你,就会想起当年的事情……对不起……对不起……是母亲辜负了你……”
  “所以……你种了这一大片的铃兰花……也是为了赎罪吗?”罗若云声音有些沙哑道。
  龙凤儿泪眼朦胧地望着眼前这一大片一大片的铃兰花,喃喃道:“你父亲的武魂就是铃兰花,他也最爱铃兰花……每年春季,我都会在这里,等着花开……等他回来。”
  可他终究……再也回不来了。
  罗若云的内心一片复杂,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这十多年来的真相,竟然是如此。自己这十多年来,竟然恨错了人。
  “虽然……虽然是这样……虽然我也再也没有了恨你的理由……”罗若云咬了咬嘴唇,“但是,这么多年来你对我不管不问,让我过着比下人还不如的日子,让我不得不逃离这里,颠沛流离……让我现在完全放下这一切,是不可能的……所以……”
  说到这里,她抬起了头。
  “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原谅你。”
  龙凤儿听着罗若云的一番话,她心中欣喜万分。虽然,这一切都不可能这么快过去,但没关系,既然上天把女儿再送回她身边,这一次她就不会再让她爱的人,关心的人离开了。所以,即使等的时间再长,又有什么关系呢?
  “好,我等你的原谅。”
  至此,罗若云释然了。
  她转过身,背对离去,每一步踏出的都有些艰难,两人相背之处,花海漫漫,无尽花雨纷纷,那一刻,仿佛四季颠倒,她的一步,跨出了沧海桑田。
  龙凤儿知道她已离去,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么多年来的心结,总算解开了。
  虽然,她还是无法完全原来、接受自己。但她不怕等,总有一天,她会在漫漫长路的尽头,听见她的女儿,在远远地,甜甜地,唤她一声。
  “——妈。”
  ……
  某日,七宝琉璃宗的城堡外,来了三个不速之客。
  三人均身着一件白色披风,为首的却是看上去年龄最小的一个女孩。
  “少主,就是这里了,只不过,您确定要回去吗?”其中另一个女子小声询问道。
  “冰月,我说过了,不用叫我少主的,叫我宁菲就好。”宁菲朝着冰月微微一笑,客气道。
  这一路上,冰月老是少主少主地叫她,到叫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哼,虚伪。”一旁的炎月撇了撇嘴。
  宁菲低下了头。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炎月一直不太喜欢她,每当冰月与她亲近时,总会冷嘲热讽一般。
  冰月瞪了她这个弟弟一眼,便继续询问宁菲。
  “我们要怎么进去呢?是要等晚上翻墙进去吗?”
  “不,当初我们是被光明正大赶出来的,那么今天,我们也要光明正大走进去!”宁菲的眼里第一次亮起了倔强的光芒。
  七宝琉璃宗,好一个七宝琉璃宗!
  这一次,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