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音宝箭仙:七宝

第一百一十二章 音宝箭仙:七宝


  七宝琉璃宗的城堡外,有两名弟子正在巡逻,这两名看上去修为似乎并没有多强,脸上也都带着一抹懒怠之色。
  是啊,身为上三宗之一,又有谁胆敢来偷袭这足有两大斗罗守护的七宝琉璃宗呢?
  巡逻的一名弟子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忽然听见附近的丛林中似乎传来了“唏嘘”声,不由得身形一定。
  “小乙,怎么了?”另一名见这位有些奇怪,也停下来问道。
  “哎,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这位被称为“小乙”的弟子一边竖起耳朵继续听着,一边询问着另一名弟子。
  “有吗?”另一名试着听了听,却没听见什么,便向小乙打趣道,“莫不是因为你的猫头鹰武魂太敏感了吧,哪里有什么……”
  话音未落,那位脚下便升起了一道金色光环,整个人也一瞬间被定住了。紧接着万箭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好卡住他的身体,却没有伤到要害,而是将他固定在城墙上。
  “有情况!”小乙一见此状,立刻放出了七宝琉璃宗的求救信号。
  灿烂的烟火瞬间升空,在白色的天空中绽放出彩色烟花,汇成了七宝琉璃宗的图案。
  而下一刻,绿光一闪,一个白色的身影便到了小乙面前。
  “你……”可惜对方速度太快,修为又在小乙之上,直接一掌就劈晕了他。
  “第一次庆幸石大力居然有着空间转移绿饼干,而且还是花费他全部魂力制作的一块,可以永久保存。”冰月笑着道,带着宁菲从后方走了出来。
  “拜托,击晕他的是我好不好。”炎月有些委屈道。
  冰月“哈哈”一笑,带着几分宠溺地拍了拍炎月的头:“是是是,你最厉害啦。”
  “炎月确实是我们中最厉害的。”宁菲也真诚地点点头。
  炎月却翻了个白眼,冷冷道:“不用你假殷勤,若不是为了保护姐姐的安全,让我出手帮你,想都不要想。”
  “炎月!你在说什么啊!宁菲的母亲是我们的恩人,她就是我们的少恩主,有你这样跟主人说话的吗?”冰月敲了一下炎月的头,责骂道。
  宁菲微微一笑:“没关系的,我不在意这些……”
  冰月见宁菲这样,叹了口气,刚想说点什么,却被炎月拦在了身后。
  “有情况!”炎月眼中金光一闪,身上四个魂环瞬间闪动。
  宁菲愣了一下,想起曾经白素云告诉过她们:“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一定要找到可以庇护的东西,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
  下一秒,宁菲立刻抱起地上昏迷的小乙,左手扶着他的身子保持站立,右手用天堂留音宝石箭抵住他的喉咙。
  就在这瞬间,他们的周围就已经围满了人。
  “这个做人质!我来保护冰月!”宁菲压低声音对另外二人道。
  炎月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却立刻又不信任道:“你?”
  “相信我!我不仅是辅助,也是强攻系!”宁菲着急道。
  炎月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把冰月推到了宁菲的背后。
  三人在重重包围中缓缓后退,处于劣势中。
  这时候宁菲突然大喊一声:“都不许动!不然我就杀了这个人!叫你们宗主出来!”
  “放肆!宗主岂是尔等想见就能见的!快放下小乙,饶你不死!”重围中有人回应道。
  “宁……宁菲……现在怎么办?”冰月恐怕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些焦急。
  “什么要光明正大进去!说得好听,你看看现在!”炎月讥讽道。
  宁菲微微垂下了头,是啊,确实是自己太莽撞了……但是……
  当初,他们是怎样羞辱自己的,把自己从这里赶出去的,今天,她就要光明正大地回来,以当今宗主侄女的身份,重回七宝琉璃宗!
  所以……所以即使今天这个决定是荒唐的……但是,也非得如此不可!
  “我乃当今宗主故姐之女!今天,我是一定要进这七宝琉璃宗的!”宁菲此时的模样若是被女神七仙其他人见到,恐怕都会吃惊万分,当初那个连说句话都会红半个脸的宁菲小妹,今天竟是如此坚定,如此刚强、不容置疑。
  “姐姐的女儿?你是……”正在此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不知处响起。
  众人反应般地抬头看向天空,宁菲反而则望向四周。
  “不愧是姐姐的女儿,够机智。”那个声音赞叹道,顿时,一个巨大的黑洞从眼前出现,两个人影从中脱颖而出。
  一个黑袍着身,一个衣冠楚楚,看上去是个中年人,举手投足间透露着儒雅之风。
  宁菲一愣,她也只是听白素云说七宝琉璃宗的骨斗罗有虚空之法,能削切空间,没想到今日所见,果然不假。而在那骨斗罗身边的那位,应该就是她的叔叔,当今七宝琉璃宗主——宁风致
  “你如何证明,你是姐姐的女儿?”宁风致的眼睛看似平静,实际上波涛汹涌。
  宁菲向前一步,静静对视着宁风致:“不知您可曾认得我?”
  宁风致认真盯着宁菲看了一会儿,却无法在记忆里找到任何与之相配的容颜,只是眉眼间有些像他的姐姐,宁风雅。最后,他只得摆摆头:“不曾相识。”
  “那就是了,宗主阁下,您可知你的亲姐是如何死的吗?”宁菲说到这里,嗓子已经有些沙哑了。
  “姐姐不是病死的吗?”宁风致微微一皱眉。
  “这就要问上一任宗主了,也就是您的父亲。”宁菲缓缓道,“我的父亲并不是哪方贵族,而是一个小厮罢了。但我母亲却偏偏看上了他,两人的私情被上任宗主所知,父亲被杖毙于堂前,可母亲当时便已经怀上了我,死活不肯流胎。为了掩人耳目,才以病相称,禁足于阁内,后来因生我难产致死。这一切,您竟都不知么?”
  宁风致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转头看向一旁的骨斗罗:“骨叔,此事可是属实?”
  骨斗罗的脸上闪过一丝伤感,道:“当初上任宗主故意隐瞒此事,就是为了不让您知道,他知道你们姐弟情深,但宗主您是未来七宝琉璃宗的主人,为了家族,才……”
  “怪不得,当初姐姐奇异消失,我查了许久都没有查到姐姐的下落,当年竟然是这么回事……”宁风致的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又问宁菲,“那你呢?你既然是姐姐之女,为何这么多年我却从未听说过?”
  “我只不过是个小厮的女儿,又怎能入正堂?况且后来六岁觉醒武魂后,宗内人只因我的武魂非七宝琉璃塔,便无情将我逐出宗外。”宁菲娓娓道,手中的拳头不由得握紧了。
  “宗主大人,我今日前来,只为了给我母亲讨个说法,也是给我自己讨个说法!我母亲乃是堂堂七宝琉璃宗之女,死后却也没个颜面,身为她唯一的女儿,更是被扫地出门,我不服气!从小我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我没有家,这些年来,若不是有幸运女神照顾,我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宁菲硬着头皮,道,“所以,请让我回家,请让我能堂堂正正地走入这七宝琉璃宗!”
  霎时,全场一片鸦雀无声。
  宁风致看着眼前的宁菲,心中一阵震惊。眼前不过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看似柔弱,内心却如此刚强,真与当初姐姐的性格如出一辙!
  他正要开口同意,却听天空中传来了一声。
  “想要进七宝琉璃宗,也是要经过考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