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音宝箭仙:七宝

第一百一十四章 音宝箭仙:七宝


  袭袭白衣上血花绽放,一根半米长的断箭穿过她的胸口,她的眼眸里闪过泪花,一丝笑容勉强在嘴边微微扬起。
  “我……没事……”真的没事……只是好痛,好痛啊……
  冰月愣了几秒,方才反应过来,急忙扶住面前人摇摇欲坠的身体。
  “少恩主!”冰月把宁菲轻放到地,一只手紧紧按在宁菲的伤口旁,拼命想要止不断往外冒的鲜血。
  炎月自喊出那一句后就不动了,只是目光紧锁在那片血肉模糊的伤口上,以及那道刺目的剑光。
  “骨叔,救人!”宁风致一声令下,旁边的骨斗罗赶忙走到冰月与宁菲身旁,一个巨大的黑洞将其包裹,随即瞬间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
  “这场试炼,你既然已经过了线,就算你们通过了。”剑斗罗收起手中的七杀剑,对着炎月道。
  炎月却毫无一点反应,只是嘴里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去挡……她是傻子吗……”
  宁风致走上前,拍了拍炎月的肩膀:“因为她不仅仅是辅助系器魂师,还是一名强攻系战魂师。”语罢,便随着剑斗罗一起带着周围的人回了七宝琉璃宗。
  过了许久,炎月的目光才有了神色,他抬起头,回望那座高耸的城墙,那大大的“七宝琉璃宗”几字映入眼帘。
  他突然想起了宁菲曾经对他的许诺。
  “我会护着冰月,你只需要往前冲就好。”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他也从未指望她能守住谁,护住谁,但她用行动告诉了他,她能护住他想要守护的人!
  而他之前,对她的那些蔑视,对她的那些不屑,又到底为了什么,算得了什么?
  ……
  七宝琉璃宗内,密阁中。
  “宗主,那小丫头的性命已经无大碍了,只是恐怕还得调养一段时间。”骨斗罗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宁风致听着,叹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真没想到,那小丫头竟然有此等勇气,为他人挡箭,看上去不过十五尔尔,可其行为却像是经历过大事之人啊。”骨斗罗感叹道。
  “其实,这倒是不怪。”宁风致微微颔首,道。
  “不怪?宗主你指的是?”
  “我想宗主的意思是,身为强攻系战魂师,为伙伴挺身,不为怪事。”一直没开口的剑斗罗开口了。
  “强攻系战魂师……对了,这也是我奇怪的事情呢,这小丫头分明是辅助系器魂师,却偏偏还有个强攻系的名头,也不知两系双修,她是如何过来的。”骨斗罗喃喃道。
  “真是天纵奇才啊……”宁风致突然道,“双系双修,按理说应该是变异武魂的效果,修为进度也不该如此之快,而这宁菲却偏偏能够在此等情况下创造此等绝技,后天努力是其一,恐怕真正厉害的,是她的心智。”
  “心智?”剑斗罗、骨斗罗相视,异口同声道。
  “两位可还记得我七宝琉璃宗的分心之法。”宁风致微笑道。
  “那是自然,今日那冰月所展示的不正是这分心中的四窍恒之心么。”剑斗罗淡淡道。
  宁风致摆摆手,“我道的虽是此法,却道的不是这一位,而是这故姐之女,宁菲。”
  “宗主的意思是,这小丫头的精神力……”骨斗罗一愣,随即问道。
  “正是,宁菲的精神力波动似乎比常人更强,也远远超出了魂宗该有的境界,甚至可以和高阶魂王的精神力相媲美,所以我认为,这才是她能够达到如此修为的一个重大原因。”宁风致道,“当然,也并不排除她有像荣荣一样服用天材地宝的可能性。”
  “精神力……听宗主这一分析,老夫倒是深有所感了。”剑斗罗尘心微微垂下眼帘,颔首道,“今日一战,看上去占主导地位的是炎月和冰月,实际上,真正的核心是这个宁菲。虽然只出手了短短两次,但也是有同时用了两个魂技,而且看上去消耗并不大,若单论修为而言,三人水平差距不大,但若论实力,恐怕就算冰月和炎月二人联手都未必能真正伤得了宁菲啊。”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更加怀疑了,这宁菲真的是辅助系吗?对了,刚刚给她看伤势时,我发现她的体质比起寻常的辅助系要强上几倍之多,难不成她主修的其实是强攻系而并非辅助?”骨斗罗疑惑道。
  “非也,若真是强攻,她今日也不会让一个控制系的炎月来主动攻击剑叔了,而且看她后面的表现,辅助性极为明显。”宁风致摇摇头,道。
  “那宗主觉得,这宁菲和我们荣荣相比,孰优孰劣?”骨斗罗问道。
  “若论天赋,荣荣的九宝琉璃塔自然更胜一筹,但若是论辅助……在真正的生死搏斗中,宁菲比荣荣活下来的几率更大。”宁风致沉声道。
  “辅助系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后背,因为自保能力不强,在战场上往往都是最先被瓜分的对象。也正因如此,我宗才有‘不可与辅助系通婚’这一门规。”剑斗罗接道。
  “唉……谈到这门规,我家这可怜的荣荣,若是能像这宁菲一样,有份自保之力,也不会……”
  ……
  三天后。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床中人的脸上,为那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蛋增添了几抹暖色。
  长长的睫毛微微煽动着,伴随着几声轻轻的“嗯”“嗯”声,床中那位有了要醒来的征兆。
  床边看守的冰月被这动静吵醒了,她微微睁开了双眸,眼睛虽还没法完全看清眼前的景象,但耳边已经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声音。
  “水……水……”
  冰月瞬间惊醒了,她猛然睁大原本睡眼朦胧的双眼,呆滞地望向眼前嘴唇微微张合的女子。
  “炎……炎月!炎月!少恩主醒了!”冰月惊喜极了,连忙打开房门,把这个喜讯高素林在外守了三天三夜的炎月。
  炎月听闻,眼中也流露出了一分惊喜之色,刚想夺门而入,却被冰月拦住了。
  “先别急呀,去打些水来,少恩主渴了……另外,还要一些热水,我要帮少恩主好好擦擦。”冰月笑道。
  炎月似乎是被看穿了什么似的,脸红了一番,犟嘴道:“我才没有着急呢!谁关心她的死活了!”
  “是是是,你不关心,你一点都不关心。你只不过是在人家门外守了三天三夜而已。”冰月眉笑眼开,打趣道。
  炎月恼羞成怒:“我,我那是守你!才不是关心她呢!”
  “好啦,口是心非的小子!快打水去!”炎月原来还想辩解一番,却被冰月乐呵呵地推走了。
  ……
  宁菲醒来时,冰月正在用热水擦拭她的手臂。
  冰月见宁菲已经完全苏醒了,顿时心花怒放:“少恩主,您终于醒啦!你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啊!现在感觉怎么样?”
  三天三夜……?
  宁菲挺起还有些虚弱的身子,微笑着摆摆头:“感觉好多了,胸口没有那么痛了。”
  “那是啊,宗主大人请了宗内最好的治愈系魂师来给您治疗呢!还有,真的很谢谢您,为我挡了这一箭,不然,恐怕……我就……”冰月说着,眼里微微泛起一层感激的泪花。
  宁菲连忙伸手帮她擦去:“说什么傻话呢,我答应过炎月要保护你的。而且,我也算是个强攻系,自然是要护着你的,哪里来的谢谢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