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音宝箭仙:七宝

第一百一十五章 音宝箭仙:七宝


  冰月认真地端详了宁菲一会儿,她那原本被长刘海遮挡住的双眸里折射出一道光芒。
  她是真的想要臣服于宁菲吗?于心而论,冰月之前对于宁菲并没有臣服之心,只是因为其母对自己一家的恩德,才对宁菲恭敬有礼,其实心里的淡漠相比于炎月是相差无几的,但她不像炎月会将自己的心思随意袒露出来,毕竟还要靠这个所谓的宗主亲姐之女,回到七宝琉璃中。
  而在宁菲舍命为她裆下那一箭开始,冰月的心中就仿佛多了些什么,从那一刻起,对她有恩的就不仅仅是宁菲的母亲,宁风雅,还有这个,柔弱却坚强不屈的音宝箭仙,宁菲。
  宁菲被冰月看得有些尴尬,脸上多了一抹红晕,垂下眼帘:“你,你看我干嘛,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冰月微微一笑,俏皮道:“没有,少主依旧美丽可人。”
  宁菲轻轻“哦”了一声,又恍然道:“你刚刚、你刚刚唤我什么?”
  冰月之前对宁菲并无臣服之心,宁菲早就知道的,虽然冰月并没有像炎月那样展现出来,但冰月不冷不淡,温婉有礼的言行里都有一抹疏离感,而且,冰月从前唤她唤的是“少恩主”,这就表明,冰月对她,只是为了报答她母亲的恩情,与她毫无关系。
  而现在,冰月唤她“少主”,是否是表明,冰月已经接受自己,并且愿意与自己为友了呢?
  看着宁菲有些吃惊的表情,冰月笑了,冰月笑起来很好看,一双明眸明若星辰,她起身半跪在宁菲身前,一字一句道:
  “从今日起,冰月愿无条件听从少主之令,少主令其生即生,令其死即死,冰月必定毫无违抗异议,以我武魂之名立誓,此生绝不背弃誓言!”冰月一字一句铿锵有力道,她的眼里写满了坚定。
  “姐,你这是干什么!”宁菲还未发话,就见炎月夺门而入,手上端着热水的盆子瞬间打翻在地。
  炎月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第一次见他姐姐如此,只是因为宁菲救了她一命吗?
  “炎月,我意已决,从今以后追随少主,你的去留我无从干扰,但是,我会一直陪在少主身边。”冰月坚定道。
  炎月皱了皱眉:“那你也不用以我们宝石晶一族的名义发誓,你要知道,这誓言一旦立下,就再无后悔的余地了。”
  “我知道,就是因为无从后悔,我才更要这样做,因为我坚信,此生绝不后悔!”冰月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弧度,她不会认错人,也不会轻易认一个人,让她决心臣服的,不仅仅是宁菲的恩情和身世,还有宁菲的天赋!
  宁菲动容了,她扶起冰月,认真道:“既然如此,那从今以后,我们就要相互扶持,相互帮助,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我很高兴,又多了一个人陪我走下去。”
  二女并肩对立,却相视一笑,那一刻,羁绊的种子就开始发芽,生根地固地埋藏在二人的血液里,成为她们之间亘古不变的信仰。
  炎月看着二人,心中不由得多了一抹无奈,从前的路,都是他陪姐姐走下去的,但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了。
  那一箭改变了姐姐,事实上,也改变了他。他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么仇视宁菲了,是因为嫉妒,他嫉妒姐姐对宁菲的好,他害怕宁菲把姐姐从他守护的羽翼中夺去,可当现在,姐姐真的不再需要他的守护时,他却没有感觉到丝毫不快与仇恨,反而觉得,这似乎是理所应当的。
  那一瞬间,他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看着宁菲的眼睛里,多了一份若有所思。
  “哇,真热闹,听说我多了一位表妹,是哪位呀?”
  正当三人各有所感时,一个女孩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门边。
  长发披肩,粉红色的长裙层层落落,露出白皙的小臂与精致锁骨,从面容上看,这个女孩与宁菲有几分相像,但从气质来讲,宁菲比她多了一分青涩,而这个女孩则多了宁菲几分圆融柔美的高贵。
  早就听说宁宗主有一位女儿,天赋异禀,莫非就是这位?
  宁菲这样想着,眼睛不由得向对方瞟去,却没想到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
  就像宁菲认出自己一样,少女也几乎是在一瞬间认出了宁菲,她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缓步上前握住了宁菲的手。
  “哇果然是我的表妹,长得都和我一样漂亮!”少女嘻嘻笑道,“我叫宁荣荣,我爸爸是宁风致。”
  这一句话无疑表明了来人的身份,冰月和炎月分分行礼,宁菲也呆滞了一会。
  “哎呀不要拘束嘛,宗里都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宁荣荣眨眨眼睛,“你们之前不是聊得好好的吗?怎么我一来都不说话了,我有那么可怕吗?”
  “咳咳。”宁菲尴尬道,“表姐好。”
  “你好!听爸爸说,你叫宁菲,是我姑姑的女儿,可惜姑姑不在了,你以后就住在七宝琉璃宗里吧,有我在没有人会欺负你的。”宁荣荣亲切道。
  “谢谢表姐……唔……”宁菲刚想致谢,却突然感到伤口一阵疼痛,不由得呻吟一声,身旁的炎月下意识地扶住了她。
  感受到炎月的接触,宁菲的身子微微一颤,转头对上炎月的眼睛,她心里不由得有些胆怯,慌忙躲开,退后几步,跌到了床上。
  炎月感觉到宁菲的疏离,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平白增添了几分烦躁与失落。
  “啊,对不起,我忘了你还有伤!”宁荣荣自责道,上前递给宁菲一瓶药,“这是爸爸给的冰肌胶,应该可以治疗你的伤。剑爷爷真是的,把你伤得那么重,我一会儿就去找他评评理!”
  “不要!”宁菲拦住了宁荣荣,“是我自己要挡上去的,也是我自己没本事,和剑斗罗前辈没有关系。”
  “那他也不能这样啊,他都那么大把的年纪了,还和小孩子较真,真是老不羞!”宁荣荣毫不顾忌地吐槽着剑斗罗。
  “哈哈哈!”宁菲听着宁荣荣的话,不由得笑出了声。
  那么严肃的剑斗罗在宁荣荣这里却成了老不羞,可见这位实力非凡的剑斗罗是多么宠爱眼前这位小公主啊!宁菲眼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羡慕。
  “你笑起来真好看!”宁荣荣微微侧头,认真道,“看你这么瘦,以前一定吃过很多苦,但是现在不会了,既然已经回家,那么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是好姐妹,没有人会欺负你的,和我一样,你也是七宝琉璃宗的少宗主!”
  回家吗?
  看着宁荣荣真诚的双眼,宁菲恍然:
  是啊,我回家了。
  ……
  “阿嚏!”
  “怎么了?天气很冷吗?尘心你居然会打喷嚏!”
  “……”
  夜晚,七宝琉璃宗,屋顶。
  丝丝凉风迎着耳畔拂过,望着满天繁星的夜空,宁菲第一次感到温暖与宁静。
  “夜很深了,你在这里干嘛?”
  宁菲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身形微微一颤,刚想赶紧离开,却被人按住了肩膀。
  “别动。”微微湿润的热气喷吐在宁菲白皙的脖颈上,宁菲只觉得耳根发烫,一件大衣突然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伤都没好,出来也不会多穿件衣服,真是笨死了。”炎月来到宁菲身边,毫不留情道。
  宁菲羞愧地低下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我可没有在关心你!我只是担心我姐姐,你要是又有个三长两短,我姐姐又要为你操心,你就不能让人省心点吗?”炎月冷冷道。
  “嗯……”宁菲依旧是一副胆怯的样子,低着头不敢看炎月,折让炎月有些气节。
  “我有这么凶吗?你连抬头看我都不敢!我是会吃了你还是会怎么样!”炎月跨步上前,两手扣住宁菲的肩膀,让宁菲不得不注视自己。
  宁菲有些被吓到了,身子僵直得一动不动。
  炎月也觉得自己有些过激了,放开宁菲,把视线瞥向天空的星辰。
  “虽然之前老是看你不爽……但毕竟你救了我姐姐……总之……谢谢你了……”炎月有些僵硬地说道。
  “哦……”
  哦?哦!只是一个哦!
  炎月又气又恼,“你就一个‘哦’!”
  宁菲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道:“我也是强攻系,保护队友是应该的,而且我答应了你会护好冰月的……”
  宁菲的声音不大,像蚊子的嗡嗡声,但又很清晰,而且又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我知道冰月对你很重要,冰月要是受伤了你也会难过的……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宁菲认真而坚定道。
  炎月看着眼前这个娇小却坚强的少女,明明害怕与自己对话却还是抬起了头。明明那样弱小却还是要去守护自己的承诺,即使付出生命。在这样美丽却又强大的她面前,他第一次羞愧得想要逃走。
  只是因为她答应了他,只是因为不想让他难过……
  这样的人,真的好傻。
  “傻瓜。”炎月轻哼道。
  宁菲不可置信地对上炎月的眼睛。
  那双原本充满敌意的眼里多了一份温柔。
  “下次要记得先保护好自己。”
  在宁菲的注视下,炎月反而低下了头。
  “我会的,谢谢。”宁菲微微一笑,她的声线不再颤抖,反而温柔而甜美,那份恐惧感不见了。
  炎月“嗯”了一句,转身离去。
  可宁菲总觉得炎月走得有些狼狈,有点像……落荒而逃?
  再次回望天空,她望见了一轮明月。
  皓月当空,星辰环绕。
  她在心中喃喃自语。
  妈妈,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