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往事浮沉随尘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往事浮沉随尘去


  日子一日复一日地过去,星斗大森林却依旧是一副生机盎然,郁郁葱葱的繁茂景象,像是千古不衰的森林女神,岁月的潮水依旧不曾蹉跎她半分。
  而星斗大森林的外区,也正有一场场激烈的捕食正在展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这个丛林法则盛行的地方,也唯有遵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生存理念。但一如既往与外界格格不入的,却还是那被誉为大凶之地的星斗大森林核心区,若说它往日的平静是因为两大森林之王的镇守,那么今日的平静就更为不同寻常了。
  一个柔美的女子正静静地守候在生命之湖旁,她那如瀑布般柔顺的黑发倾泻而下,铺在散发着泥土芬芳的大地上,像一弯弯绵延不绝的川河。她的背影是那么纤细,在光芒的照耀下,更是美得出奇,与周围的一景一物浑然融为一体,仿佛是大自然的宠儿,神奇的灵动与圆融将她那本就精致的面容衬托得更加出尘。
  只不过,这份倾城的美上却多了几分焦虑。
  过了半晌,森林的平静被一声低吼打破了。女子有些欣喜却又有些不满,一只庞大的巨猿从远方的森林呼啸而来。
  “二明!”女子娇喝一声,“小白和含音正在闭关的最后时刻,你这要是打扰到他们怎么办!”
  被换做“二明”的这个庞大生物静乖乖地停了下来,还有些委屈地呜呜着,把手中的东西讨好般地献上。
  这个女子正是小舞,她已经在这里坐了三天有余了,虽然她不是那么喜爱安静的人,但毕竟答应了要帮含音和白素云守住关口,不让外界因素打扰,所以还是耐着性子等了下来。
  哥说过,和别人的承诺一定要做到!小舞坚定地这样想着。
  但没想到,二明却三番两次来打扰她的安静,美名其曰是来送瓜果,其实还是不放心她,至于另外的什么嘛……也只有二明自己清楚了。
  接过二明手中从别处抢来或采来的新鲜瓜果,那鲜艳的色泽与圆润的饱满让小舞也有些馋了,于是挑了一个果子擦了擦便“吭哧”一口啃了下去,满嘴的甜汁与清爽倒让她的焦虑安稳了不少。
  “二明,我跟你说。”小舞一边吃着还不忘一边对二明谆谆教诲几句,“小白现在正是在关键时期呢,含音能不能恢复记忆就靠这一关了!你这个时候来打扰我,不是添乱嘛!”
  “你说这也半年多了,含音她对一些事情却还是模模糊糊的,好不容易才回忆起了大半,这小白也是用尽了法子……你说,一个人失去记忆是不是很痛苦的事情啊,要是我失去了记忆……”
  “呜呜!”
  “好好好……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小舞又捡了一个新鲜的果子,继续啃道,“我这十万年最幸运的就是有你们陪伴着我了,虽然妈妈她……但也是我最珍贵的回忆。还有成为人类的这几年,戴老大、胖子、荣荣、竹青、小奥……还有我哥,那些经历都是我难以忘怀的,如果一定要我忘了些什么,记住什么,那么我最想留下的就是这段时光了……”
  正这样絮絮叨叨地说着,不知何时,湖面上开始有了些微微的彩光。
  先是淡淡的粉色,然后是微微的晶黄色,最后出现的,是一层亮亮的宝蓝色,三色光辉小相辉映着,但唯一与之相合的,是它们都带着一份刺骨的冰凉。
  小舞正沉浸在回忆中,自然没注意到这些。可二明可不一样,那光芒一出现,它便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上面。
  当那三色光芒开始扩散时,它终于忍不住再次“呜呜”地提醒一下小舞。
  小舞回过神,这才发现了此时湖面上的异象。
  “我的天哪!”小舞惊诧地捂住了嘴,一下子蹦到了两米开外。
  此时,她才感受到湖面上的危险,那种奇异的冰凉已经渐渐加深,甚至最为冰冷的湖中心已经开始结起一片又一片的薄冰,这些薄冰均匀地绕着湖面顺时针旋转着,像是在旋涡中一样。
  那些薄冰先是满满变厚,从原来的两毫米增加到一厘米,然后两厘米,三厘米……满满变厚。
  湖面上的冰渐渐越积越多了,随着温度的递增,它们开始相互试探,相互融合。冰角碰着冰角,发出碰撞碎裂的“咔嚓”声,与融合的“呲呲”声,大冰撞小冰,小冰变大冰。不一会儿,整片湖面已经被严严实实地冰冻住了。
  可是这份冰冷还在递增。
  小舞原先离得远,压根没感觉到有多冷,但这会儿居然有些受不了了。刺骨的冰凉顺着风钻入她的脖子,手臂里。针扎般的麻痒感让她忍俊不禁,哈了好几口热气,最后只得依偎在二明厚厚的毛发当中取暖。
  虽然此时的核心区已经被寒冷包围,但小舞依旧睁着大眼睛好奇地注视着眼前的变化。
  “她要出来了。”一个醇厚的声音传来。
  “大明!”小舞轻唤一声,便见一只牛头蛇身的巨大魂兽从树林中穿梭而过,这便是真正的森林之王了,其实力还要在二明泰坦巨猿之上的青天牛蟒。
  能让两大森林之王同时关注的事情,又是怎样神奇的一幕呢。
  突然,冰面突然凹下去一个口,一道晶黄色的光芒闪现,一个白发女子竟然从被冰封的湖面下从容走了上来。
  是的,就是那样的从容自得。
  白色长发倾斜而下,但并不显得苍白可怕,反而显得神圣而皎洁,一层淡淡的金光附在上面,衬得她好似远方的神女。她那不过双十年华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疲惫,仿佛已经坚持了许久般,但眼神里还是熠熠闪着金色的光辉。
  “成功了。”唇齿轻分,轻吐三言。
  “真的?”小舞有些冻僵的小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喜悦之色,“那,那含音她……”
  话音未落,余声便被湖中央一声剧烈的爆炸给抢了去。
  炸开的湖口赫然是一个完整的冰花模子,而空中,碎裂的冰化作皑皑雪花轻轻飞扬,漫天的花雨晶明透亮,每一寸冰,每一方雪,都透着说不出的喜悦轻颤着。
  冰花上方,一位绝世的身影绽放光彩。
  四色的长发伴着白雪纷飞,那一对湛蓝的双眸神采飞扬,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冰霜,眼角下各均匀分布三颗冰晶。若隐若现的冰花纹路顺着手臂蔓延而下,攀上大腿,脖颈,白皙的皮肤如雪般柔嫩,一身轻便的软铠上也是一片宝蓝色的冰花,轻纱微掩,脚踏浮空,背后三片翅膀般的花瓣绽放而出,带着微微的桃色光芒,在那一片冰蓝中灼灼不息。
  “我回来了!”少女的目光里是一片的平和与笑意,小舞走上前,与这从天而降的神女相拥。
  “好你个含音,居然让我等了整整三天三夜,你得补偿我!”小舞一拳锤了过去。
  含音嘿嘿一笑,忙闪身躲避:“好好好,小舞姐,可算饶了我吧。”
  小舞一愣:“你叫我小舞姐?你终于缓过来我是谁了!”
  含音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那段日子浑浑噩噩的,倒是很多事情记不太清了,如今也好了,都想起来了。”
  “真的?”
  “真的。”含音嫣然灿笑,眼神中的清明是那般的绝对。
  白素云却突然眉头微锁,那份清明里一闪而过的灰色被她抓住了,难道说含音的记忆还未完全恢复?可她已经把所有问题都问过一遍了,甚至连一些很细微的细节也都查证了,含音的记忆是确实是完全恢复了啊,可为什么感觉她和以前相比少了些什么呢?
  不过究竟是少了什么,白素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一种感觉吧。
  小舞拉着含音走到一旁去了。白素云还在沉思中。
  大明见她一副纠结的模样,询问道:“你还有什么地方觉得不妥当吗?可以说来听听。”
  白素云摇摇头:“并无不妥,这是感觉含音虽然记忆恢复了,但似乎还有什么与以前不同了。”
  “不同?外貌吗?”大明一愣。
  “那倒不是,这外貌的变化也是源于她自身,不过若她想变回原样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既然是一切从头,还是以新面貌来迎接比较好。过去的刖含音也已经是过去了,现在的她,也不该是过去的那个她了。”白素云喃喃道,眼神有些恍惚缥缈。这些日子,她也想了很多,无论是现在如何还是未来如何,她都有了打算。
  而含音……她虽然经历了这一遭,算是蜕变了,但不知她自己又有何感呢?
  “含音?”
  “嗯?”
  “再给我讲讲你们女神七仙与龙神崛起的那一战吧,还有最后与你对决的那个衍风。”
  “好……不过,”她抬头望了望小舞,眼神里又出现了一阵迷茫,“衍风是谁?”
  白素云脸色瞬间煞白。
  竟然……竟然是忘了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