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只做刖含音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只做刖含音


  白素云怎么也没有料想到,含音忘却的,竟然是这个人。她十四载的生命里经历过那么多人,而她却偏偏忘记了他。
  当初,衍风将含音重伤后本可以获得那场比赛的胜利的,但最后获胜的却是含音,其中的缘由白素云也并非没有猜测过,他们两个之间定有些许过往,但也仅仅是猜测。如今,含音恢复全部记忆,却偏偏忘记了这么个人,就像是专门要印证这一点似的。
  越不想面对什么,就越想忘记什么。
  而含音最不想面对的这个人,竟然……是他吗?
  白素云向着含音的方向望去,此时少女精致的面容上笑意灿然,无比轻松愉悦,即使身为冰雪之女,其微笑的光芒也让人倍感温暖。
  “原来,放下,是这么的愉快吗……”白素云有些茫然了,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许多画面与事情。当初,她也曾忘却一切,想要重新开始,但所有的忘却终究要再次被想起,哪怕那样的心如刀割,那样的沉重不堪。
  可能,能忘记也是一种幸运吧。白素云叹了一口气,向远方走去。
  大明微转牛头,望向那人远去的身影,深邃的眸光中闪烁着什么,但也最终渐渐黯淡下来……
  含音继续和小舞谈着那一战的经过,但她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她忽略了,到底是什么呢?她竟然有些记不清了。
  按理说,最后的那一战那么重要,但她竟然忘记了她是怎么胜利的,她是如何赢得那一战的,这一切,都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就像一觉醒来便是如此似的,但她觉得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她静默了,闭口不语。
  小舞被含音突然的沉默惊着了,赶忙问道:“怎么了?又头疼了?”
  含音摆摆头:“没有,但总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小舞愣了愣,她刚刚就没有想起衍风这个人,难道真的是哪里出了差错?
  “会不会……是你刚刚恢复记忆,所以还没有理顺呢?”小舞想了想,建议道,“不如你早早休息吧,说不定一觉起来就全部都记起来了。”
  含音苦笑:“若真是如此就好了。”
  “一定没事的,而且啊含音,你现在变得这么漂亮,我都有些嫉妒了。”小舞噘着嘴挑起含音的一缕长发,惊叹着上面的四色纹路。
  “好啊,那我把上面的冰灵转给你如何?”
  “别别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冰灵有多冷,我可不想变成冰兔子!”
  “哈哈哈。”
  ……
  森林的夜晚是寂静的,月色如纱般朦胧地笼罩了这一方大地,清澈的湖水波光粼粼,泛着涟漪,一弯残月映在湖心,随着微波轻颤着。
  夜深露重,但含音还未能入眠。她倚靠在一棵大树的高树杈上,眼底满是湖心的那一抹残月之影。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她怀着一壶从九曲冰凌中取出的酿酒,满满饮上一口,米酒的味道甘甜,虽不似女儿红那般强烈,但也让人微微有些醉了。
  微凉的清风拂过耳畔,撩起了几分醉意,含音眼神微眯,头倚在那道树干边上,她感觉自己突然变得好轻好轻,但是那种从心底里变轻的感觉,她的心是完整的,但确是空洞的。
  放松下,含音身上的冰灵也悄然褪去,蓝色的冰色带着白色的雪色,消失在这朦胧夜色里,恍然间,含音又变回了那个黑发白衣的女子。
  柔顺的青丝如丝缕般滑下肩头,如云一般纯白而柔软的长裙附身而上,女孩干净的面容上红晕朵朵,惹人怜爱不已。可她却紧锁着眉关,喃喃呓语着什么。
  “……我……是谁……”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脑海中,有人在呼唤着她的名字,那似乎是她的名字,她很熟悉的名字,但她却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当她想要努力去倾听时,天,已经懵然大亮。
  “含音,含音。”
  她在呼唤下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小舞有些急切的娇颜。
  “你怎么睡在这里啊,昨天晚上好冷的。”小舞扶起她,问道。
  含音没有回答,则是看了看自己的身上。
  ……没有变回来,手上还是有淡淡的冰花纹路,而她身着的也是那身冰雪软铠,头发依旧不是从前的青丝,还是那般美丽动人的四色长发。
  昨晚果然是梦吗?含音的眼神里有些黯淡。
  “不对,你有冰雪花护体,又怎么会着凉呢?”小舞又是一阵嬉笑,拍了拍含音,“想什么呢?傻掉了?”
  “才没有呢!”含音拍掉了小舞的手,只是有些纠结地绞着头发,“我只是在想,要不要变回从前的样子。”
  “当然不要啊,这么好看干嘛要变回去。”小舞毫无压力地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含音抽了抽嘴角,“我从前不好看吗?”
  “噗呲,你怎么会这么理解。”小舞“哈哈”一笑,“但确实比从前要有气质有魅力多了啊,人总是要变得更好嘛,谁会不喜欢变漂亮呢?”
  “话是这么说……但这样一来,就会有很多人认不出我了啊……”含音略显失落,哀叹道。
  “嗯……这倒是也是,不过如果我变样子了,我哥就认不出我的话,那我一定不要变样子,其他人都无所谓,只要我哥认我就好。”小舞认真想了想,又嘻嘻一笑,“不过,我相信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哥都会认出我的!”
  含音看着小舞调皮的样子,微微一笑:“你哥对你真好。”
  “你可别嫉妒啊,我知道到时候你要和我哥打的,虽然你肯定打不过我哥,但为了我哥我还是要说一句,”小舞顿了顿,认真道,“手下留情。”
  “哈哈哈,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呀,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打不过呀。”含音乐了,想摸摸小舞的头,但被小舞躲开了。
  “所以我让你手下留情啊,反正你就是打不过我哥,我绝对站在我哥这边的!”小舞嚷道。
  “是是是,小舞姐说的都是对的。”含音莞尔一笑。
  关于这场战斗,其实还没个底呢,她自己也没有做好多大准备。小舞她哥,那个叫唐三的家伙,听起来那么神通广大,一定不是块好啃的骨头,但当前,还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
  过段日子,等她的身体稳定下来,她就打算向白素云提出,到外面去历练,毕竟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什么长久之策,她也绝非想再像缩头乌龟一样再躲下去。
  而她失去的那段记忆……
  她望着远方的微光,嫣然含笑。既然命运让我忘记,那么又何必自我找麻烦再想起呢?如果有一天,再回想起那些遗失的记忆,是福是祸,还未可知呢。
  而现在,我只需要做好我自己就好。
  只做刖含音,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