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章 别离星斗

第一百二十章 别离星斗


  星斗森林已被武魂殿完全封闭,现在的星斗,虽然依旧是一副生机盎然的葱郁之貌,可却显得格外寂静,如同生命沉睡一般,无声无息,凄寥无人,清寂如死。
  魂兽虽然智不如人,却也通晓性情,这星斗大森林中已来了强敌,那些个人类,凶残无比,且个个都是顶尖的魂师,千年以上的魂兽都知趣地避入了自己的藏身之所,即使饿上几天也绝不在危险期出来觅食,除非人类主动挑衅,此境之下,唯有以死相拼,幸运者或可逃脱,但不幸的是,至今仍未有得逞者。
  百年以下的魂兽除了灵智稍高的,基本上都入了那些人类的囊中,化作修炼的养料。一时间腥风血雨,内围的低等魂兽竟损失大半有余。
  不过,好在这群给星斗森林带来灾难的人类真正的目的不在于此,他们真正的目的,乃是森林禁地,也几乎是所有魂兽都不敢触及的地方,星斗大森林的核心区——生命之湖。
  而这些魂兽们又哪里知道,这些穷凶恶极的人类,却是来自魂师界赫赫有名的武魂殿,或者说是——一群武魂殿的走狗。
  “唰——”又一只长颈百步蛇被一刀分尸,鲜红的蛇血喷涌而出,像一管细而有力的喷泉,刹那间绽放,殷红而绚丽,掺杂着蛇死前最后的悲怒。
  “鬼长老。”一个小卒模样的魂师毕恭毕敬地捧起这一条段蛇送到一个身着黑袍之人的面前。
  黑袍里伸出一只枯枝般的残手,那黑暗里阴暗的双眸闪烁着一抹血光,里面的人低沉地“嗯”了一声,白骨般的手指一点,那断蛇便飞了上去,盘旋在手中。
  用力一握,鲜血迸射,却带着几分残忍的快意。
  蛇肉送到嘴巴,牙用力一撕,白花花的蛇肉伴着未凝的蛇血,一口便被那人吞咽入喉,“吭哧吭哧”的似乎在享用美味的咀嚼声让人不寒而栗。
  “老鬼呀老鬼,小心还没抓到小兔子,便被这蛇毒整死了。”一个阴媚的声音悠悠传来。
  “咔咔咔……”黑袍一掀,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来,脸上的肉和手一样少的可怜,只有一层薄皮在轻颤着,似乎在笑。
  “呸——”一口血渣喷出,“老鬼”轻蔑一笑,“我会怕蛇毒?这蛇毒连独孤博的万分之一都不及,菊花关,你是在嘲弄我呢。”
  “死鬼,喊谁呢。”在依旧柔美却轻描淡写的回答下,声音的主人也出现了。这如此妖异声音的主人,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衣男子,蒙面而出,却拥有着和面前的“老鬼”一样强大的魂力波动。
  这二位正是武魂殿教皇座下两大封号斗罗,鬼斗罗鬼魅,与菊斗罗月关。
  “哼,可不是喊你么。”鬼斗罗似乎有些阴郁,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份不耐,“我们在这寻了有多少天了,多少个月了,那小兔子倒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你倒是不急,到时候回去,看我俩怎么和教皇交差。”
  语罢,又是一口蛇肉入口,鬼斗罗的眼里却多了几分愤愤之色。
  “你怎知我不急,只不过真正该急的时候还没来呢。”菊斗罗依旧一口阴柔的女声,眉间却不自然的皱起。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骚动,黑影抖动,就见几个人影窜了过来。
  “什么事?”菊斗罗看着有些急迫匆忙的几人,问道。
  “刚刚……”其中一人附耳而上,窃语几句。
  “哦?情报准确?”菊斗罗仍有些不可置信。
  “小的亲眼所见……”
  “好……好啊!”菊斗罗的眼中瞬间亮起了光芒。
  “月关,怎么了?”鬼斗罗见此,似有大变,急忙问道。
  “嘿嘿,老鬼,我们的苦日子到头了。”菊斗罗阴阴笑道,“小兔子的踪迹被发现了。”
  ……
  此时,西边的树林里,几个人影正聚在一起,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小舞,这样可以吗?”为首的女子有着一头奇异的四色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遮住了她曼妙的身姿。
  而她身旁立着一粉一白两个身影。
  “放心吧,我才不会待在这呢,等会他们来了,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有二明在,还可以尚且阻挠一阵,你赶紧趁机快走吧。”小舞似乎信心在握,很有把握地说。
  “小舞,你和我一起走吧。”含音抿紧了唇,伸手握住小舞的双手,“你在这太危险了,这里几乎所有魂师都要杀你,你只要离开这里,就没有人会再追杀你,他们就算寻上个一百年,都不会找到你。小舞,跟我走吧。”
  小舞姹然一笑,弯月般的眉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
  “不,我不跟你走。”小舞轻轻抽出自己的手,退后一步,刹那间,芳华失色,柔顺的青丝飘逸,她灵动的双眸中深藏着阴翳的悲伤与希望的灯苗,“和你走了,哥到哪里去找我?”
  “小舞……”含音有些失神,呆呆望着面前如此倔强而美丽的身影。
  面前的女孩依旧是那样可爱可怜,那样不羁狂傲,可此时,却比平常多了一份少女的纤柔,多了一份向死而生的平和宁静。
  “你走吧,我要留下来。”小舞美眸中光芒流转,双手背在身后,浅红色的裙摆随风摇曳,清风荡起她耳畔的发丝,如一双温柔的双手,轻抚着她内心的那份哀痛与思念。她坚定地立在那里,坚定地对着对面的含音,坚定而执着地强调着:
  “我要在这,等哥来接我回家。”
  含音心中感慨万分,小舞的倔强啊,痴儿般的倔强,只为了那份虚无缥缈的希望而愿付出生命的倔强,那样的坚不可摧,那样地难以理解又感同身受。
  一时间,含音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一个遥远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回荡着:
  “我喜欢你,你愿意吗……”
  她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那声音稍纵即逝,就像梦一般,似曾相识,却真假难判。
  可那声音,那般熟悉……
  似乎……
  是她自己的声音……
  “含音!”一双素手抚上她的肩膀。
  白素云望向对面的小舞,有些复杂,然后轻叹着对含音道:“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走吧。”
  含音回过神来,眼中又充满了不舍,她上前轻轻揉住了小舞,她心中有几分担忧。
  “小舞姐,照顾好自己。”
  “你才是哦,含音。”小舞也拥住了含音,笑语,“下次再见,一定要和你打一场,比比看你是否有资格挑战我哥。”
  “一言为定!”
  眼泪再也无法忍耐在眼眶中,如清泉般从美眸中流下。
  自古别离多伤情,又何惧泪下无人涕。
  “后会有期!”含音与白素云登地而起,一蓝一白,自远而去。
  小舞的目光追随了那两道身影很久,直到看不见了,才垂下眼帘。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呢……”她喃喃道,此时,远方已传来了二明的嘶吼声,武魂殿那帮人,似乎已经到了呢。
  “小舞,我送你走吧。”大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小舞身边,它扭动着粗长的蛇尾,似乎在催促着小舞。
  小舞攀上它的尾巴,轻声问道:“二明……它可以吗?”
  “放心吧,”大明道,“我已嘱咐清楚,二弟它会立刻与我们会和的,不会与他们正面交锋。”
  “那,我们走吧。”语罢,一阵疾风吹过,一人一蛇瞬间便消失在了这片茂密的绿色丛中。
  ……
  含音与白素云向东北方向而行,避过了鬼斗罗与菊斗罗一派的追杀,大概跑了有一个时辰,二人便来到了一座高崖前。
  此时,星斗大森林似乎已经完全被落在了后面,面前时一片开阔的绿地,与一面高高的悬崖。
  一道瀑布沿着山壁落下,如一道清澈的水帘,水流激荡下,白色的浪花漂白了瀑布的水色,潺潺的流水声清脆动听,让人心旷神怡,有些沉醉。
  “含音,我就送你到这了。”白素云停下脚步,对着前方的含音道。
  “老师,您不和我一起走吗?”含音有些不解,老师不是说好要和她一起出去吗?
  “含音,你长大了。该走自己的路了。”白素云望着眼前已经小女初长成的含音,那样绝美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当初的刖颜。
  假以时日,含音终将会成为一个像她母亲那样的人,第二个刖颜,甚至,超越。
  而她,也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
  就像当初她放开七仙,让她们自由成长一样,这一次的放手,更是一种给予蜕变的神圣使命。
  含音自从那一年,背井离乡,独自闯荡魂师界开始,便幸运地遇上了女神七仙,含音的身边,一直都有可以信赖与依赖的人,即使是分别后,也依旧有刖含水与她陪在身边。她是否是真的坚强,真的独立,真正的,却仍然在她自己。
  所以,不要再禁锢雏鹰的翅膀了,该让它翱翔了。
  白素云的用意,含音也明白了。
  她没有像与小舞分别般的那样依依不舍,因为她知道,这不是分离,这是一种考验,老师对她这些年来所有努力与汗水的检测。
  含音轻抚裙摆,“噗通”一声便跪在了白素云的面前。
  “学生刖含音,一谢老师多年栽培。”一个重重的响头磕了下去,发出“咚”的一声。
  白素云没有动静,只是眼神里有些迷离。
  “二敬老师师恩如山。”再拜,含音起身时,额头是有略微的破皮,以她如今的实力来看,可见这一拜是有力度的。
  “三愿老师福寿安康!”这一拜,含音没有再用力磕下去了,而是躬身伏下。
  此刻,白素云的面庞上已满是湿润的泪水,洗过她强忍悲痛的心灵,然后将其拭去。
  许久,她才道:
  “我知道的,起来吧。”
  含音随声而起,她的眼睛也湿润了,但她没有再落泪。
  泪落别离。
  但她相信,这不是别离。
  “过了这道瀑布,便是天斗的国域了。”
  “三年之约还有一年有余,我在圣女岛等你归来。”
  “一路顺风。”
  冰花绽放,皑皑雪飘。刹那间,这道万仞深的瀑布便被冻结成冰。九颜枪刺入悬崖壁上,碎冰旋落,她飘身而上,纯洁的冰雪花浸染了天空,璀璨的蓝色水晶瞳里折射着七彩的光芒,蓝裙化作冰铠,四色长发潇洒扬起,左手中,灵忧扇轻鸣着,风动冰凝,冰封千里。
  白素云的眼中满是那片冰蓝,她眼中金光乍现,从她的脚下开始,也凝结起了一片片冰花。
  晶黄的雪花掺杂在蓝色的冰魄中,一时间,天地变色。
  含音始终没有勇气回头,她不停地舞着,每一个腾空都使她更远离地面,到了偏上的位置,云雾缭绕,她已望不见悬崖之下的白素云了。
  灵忧一舞,是以动天地,飘雪飞凌,是以变天命。
  而含音哪里知道,她的离去里,不仅有她留给白素云的灵忧飘雪,还有白素云赠她的一场十年未现的“雪色万载,霜末年华”。
  这一刻,雪忧降临,天女重现,这片大陆上,一个传奇正被开始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