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英雄救美?

第一百二十一章 英雄救美?


  天斗帝国,克兰都,这是里天斗城最近的一个小城镇了。来往的商人魂师络绎不绝,大多是要前往天斗城的,有的是投靠,有的是避难。
  城门口,几个卫兵正在审查着进出的人,据说最近武魂殿有些动静,帝国上下无不有些紧张不安,对外来客的防范更是加强了不少。
  一位老妪被一个女子搀扶着,正要进城,却被拦了下来。
  “令牌。”卫兵冷冰冰道。
  女子一愣,老妪咳嗽了几声,道:“我们,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要什么令牌……”
  “现在帝国上下有规定,没有令牌者一概不许进。”卫兵依旧不为所动。
  “可是,可是,我们要到哪里去弄那令牌呢?”一旁的女子有些不知所措,小脸急的通红,“我奶奶生了很严重的病,我才带她来着克兰都治病的,我……求求你们了,让我们进去吧!”
  “对不起,规定就是规定,二位请回吧!”卫兵道。
  正当女子还想继续争论着什么时,一个似乎是卫兵长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阿七,别这么死脑筋嘛。”来者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眼睛毫不避讳地打量着面前着急的少女,“姑娘,你这样我们也很难办啊,不过……”
  “不过什么?”女子焦急地问道。
  卫兵长上前一步,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块金灿灿的令牌,他谄媚地笑着,露出了丑陋的面孔:“我可以把这面令牌卖给你,这样,就不算违规了。”
  “那,那要多少钱?”女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有些瑟瑟发抖。
  “姑娘你这么漂亮,又这么有孝心,我就卖你个友情价吧——一千个金魂币。”卫兵长依旧笑眯眯的,只是眼神里折射出内心的污秽想法。
  “一,一千金魂币!?”女子惊得声音都变了色,随即又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可是,可是我没有这么多钱……”
  “哦,真是可惜……”卫兵长做出失望的样子,却悄悄靠近女子的耳边,“不如这样,你陪我一个晚上,这块令牌就送给你了。”
  女子耳根红的似乎要滴出水来,面上又羞又恼,“你,你……”
  “我呸——”女子旁的老妪也听到了这无理的要求,一口浓痰就吐在了卫兵长的脸上,随即重重地咳嗽起来,上气不喘下气地破口大骂:“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染指我孙女,你个趁人之危的王八蛋,我就是不要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你,咳咳咳咳,咳咳咳……”
  “给脸不要脸!老东西,没几天好活了还敢喷我!”卫兵长大怒,随即大手一挥,“来人,把这两个奸细抓起来!”
  “等等!”正当卫兵们准备抓住女子和老妪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一个带着面纱的少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径直走向卫兵长,挡在了老妪和女子的身前,少女面带微笑,道:“大人真是说笑了,这老妪姑娘身子虚弱,况且身上毫无魂力,怎么可能是奸细呢?还请大人三思再判决啊。”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指使我?我告诉你,今天我就是要处置这两个臭婆娘!”卫兵长被激得怒发冲天,抬手就要打去。
  少女冷笑一声,右手一挥,卫兵长的手就凝固在了半空中,无法动弹半分。
  “你,你居然敢打我,我可是雪清河太子亲自任命的守卫长!”卫兵长吼道,对着身后的卫兵喊道:“你们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抓住她!”
  “大人息怒!”少女右手一挥,卫兵长手上的僵硬感便消失了,她微微俯身,“小女子也是为了大人的名誉着想,不如我替这姑娘买下了这令牌,如何?”
  “你?”卫兵长揉着酸痛的手臂,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好啊,不过,这回要两千金魂币。”
  “可以,不过,您得先放这两位入城。”少女盈盈一笑,要求道。
  “这可不行,我要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卫兵长反对道。
  “可是,若我付了钱,您又反悔了怎么办?”少女笑道,“您也说了,您可是雪清河太子亲任的人,是整个克兰城最有权力的人,您要是反过来死咬我一口不认账的话,我可上哪伸冤去呢。”
  “况且,我在这儿,也逃不了,是不是呀。”少女眼中蓝光暗现。
  卫兵长思索了一会儿,随即换上一副笑盈盈的嘴脸,“你说的是,是本长考虑不周了,来人,放行!”
  老妪和女子慢慢起身,少女帮着扶了一把。女子感激地小声道:“谢谢你,姑娘。”
  老妪则饱含深意地看了她一眼,粗糙的右手在少女的左手上紧紧地握了一下。
  少女微微一笑,目送着二者远去。
  “姑娘真是慈悲心肠,只不过,如今天色已晚,而你也浪费了本长过多时间,这价格就不止这两千金魂币了。”守卫长眼睛一眯,依旧是笑眯眯的,却透露着猥琐的神色。
  “那大人打算如何呢?”少女美眸轻瞟了他一样,淡淡地反问道。
  “不打算如何,只是本长与姑娘一见如故,想请姑娘到家中一聚……”守卫长色眯眯地靠了过来。
  虽然他丢了芝麻,但这不还是捡了个西瓜嘛。眼前的少女,虽然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但身段优美,特别是那白皙如脂的肌肤,让他垂涎欲滴,恨不得立刻拥入怀中,狠狠的蹂躏一番。
  “多谢守卫长厚爱,只不过小女子面部天生狰狞,恐污了尊目,所以恕难从命。”
  “怎么会呢,妹子,只要你陪上这一晚,那两千金魂币又算得了什么事呢?”守卫长凑上前来,伸手就要扯下少女的面纱。
  少女嘴角微扬,没有阻止。
  “唉呀妈呀我的天哪!”守卫长在揭开面纱的那一刻瞬间吓得屁滚尿流,见了鬼般的往后逃去。
  众人一惊,一同朝着少女看去。
  此时,一张布满瘢痕水痘的面庞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那一个个脓包里,甚至还留着晶黄的浓水。
  但如果是女神七仙们看到这张脸,一定会惊讶得背过气去。
  她们的雪忧女神,雪忧天女——刖含音,竟然会是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含音淡定地从地上捡起面纱,重新遮住这张半残的脸颊,对着守卫长冷冷道:“都说了恐污尊目,是大人非要看,小女子拦也拦不住啊。”
  “你,你……你居然敢戏弄本长!”守卫长回过神来,怒骂道。
  “戏弄?这么大的罪名我可担不起。”含音有些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不过大人,顺便提一句,您的那两千金魂币恐怕是要不回来了,因为小女子根本身无分文,而且,我也没有您所要的什么令牌。我想,身为雪清河太子亲任的守卫长,要是被太子知道您在这调戏民女,破坏帝国的规矩,栽赃嫁祸的话,恐怕……您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你个丑八怪,也配评论老子!老子做事轮得到你说?好啊,好啊,来人!”守卫长气得发抖,“把她给本长抓起来!”
  含音眼睛一凝,本来她也就是想帮那老妇孙女解个围,到最后为了不过于张扬把事情闹到,给了两千金魂币了事便好,没想到这色胆包天的守卫长贼心不改,还算计到她头上了,那么如今,撕破脸她也无所谓了。
  手中蓝光乍现,正要出手时,只听一阵马的嘶鸣声传来,一匹棕色的骏马飞驰过人群,扬起阵阵尘土,前蹄重重踩在了那守卫长的身上。
  人群一阵骚乱。
  含音微微一愣神,向马上看去。
  清扬的短发拂过耳际,黑袍加身,清冷而精致的面庞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一对湛蓝的双眸与她的宝蓝色瞳眸撞上了目光。
  含音有点愣住了,面前的少年似乎只大她一两岁,却是一副少年老成模样。
  “上马。”低沉而有些好听的男声传来,含音没有多加犹豫,握过了来者的手。
  少年轻轻一提,有力的臂膀便带着含音纵马而上,随即不再停留,冲过其余准备扑上来的守卫,向着城内飞驰而去。
  “……奶奶的,追!快给我追!”守卫长的头被磕破了,右手骨折,有些踉跄地站了起来,对着被马冲倒的守卫吼道。
  “慢!”突然,又一个身着黑衣的身影来到守卫长的面前,一个金色的令牌丢向守卫长,“刚刚进去的是我们少主,天斗的贵客,可敢追否?”
  “贵,贵客?”守卫长忍痛端起了那张令牌,倒吸一口凉气,随即伏倒在地,“……是,在下遵命。”
  他可是倒了大霉了,美人没享到,反而被这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小子夺走了,还有那两千的金魂币……守卫长欲哭无泪,自己这一身的伤,真是,真是白忙活这一场了!早知道,就不该答应那个臭婆娘,现在倒好,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此时,夜色已至,风渐寒起。
  飞驰的骏马夜色下像一朵黑色的云,穿梭在灯火通明的集市间。风席卷着含音的耳畔,她偷偷回头望了一眼少年精致的面庞,心中无比疑惑: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我以前认识他吗?
  少年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脸上依旧是一片冰冷,只是低声说了几句。
  可惜风声太大,含音根本没有听见他说什么,瞪大了眼睛,更加迷惘地望向他。
  少年也明白过来这样她是听不见的,但此时情况不太合适,无法停下跟她解释。于是一只手捂住含音的耳朵,避免风声的干扰,接着凑近含音的耳边,低沉的声音变顺着风飘入含音的脑海里:
  “等等。”
  含音一惊,等等?等什么?是等会跟她解释吗?突然,她又意识到,刚刚她听到的声音,这是……魂力传声?含音有些谨慎起来了,此人的实力看起来不可小觑,但是他刚刚救了自己,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应该不会只是因为路见不平吧?
  二人来到一个有些昏暗静谧的胡同口,一停下,含音便翻身下了马。
  二人背墙而立,有些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瞬间蔓延开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含音无不警惕地看向他,能够不惧怕守卫,而且能传声入脑的人,岂能简单。
  少年眼中毫无波澜,依旧是一副清冷的模样。含音暗想:真是可惜了这么一副好皮囊,居然是个冰块。
  “我英雄救美。”少年淡淡道,只是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
  含音差点一口口水呛在喉咙里。
  英,英雄救美?这话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这么奇怪?看看他那讽刺的目光,那是英雄救美应该有的目光吗?还有……就她现在这鬼见了都得喊娘的脸,算哪门子的美啊!
  “那你现在准备干嘛?”含音抽了抽嘴角。
  “杀你。”少年眼中突然寒光一起,黑袍中一只沾染着火焰的手瞬间伸出掐住了含音的脖子。
  含音的魂力也在那一刻发动了,可是一阵无形的威压却重重压了下来,以至于她根本来不及闪躲,刚刚凝聚的魂力也在一瞬间被震散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