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银铃铛花海

第一百二十三章 银铃铛花海


  含音寻找了很久,才在一个有点偏僻的小路边找到了一家酒店,这家酒店并不华丽,但看上去还是比较干净俭朴的。
  不是含音要省钱不住好酒店,只是目前,她的魂力消耗太大,自己刚刚也受了内伤,而且还要带着一个一心要她死的拖油瓶,只能就这样将就着住下了。
  好不容易半死不活地把这个家伙抬进房间,含音刚想要歇口气,却猛然发现她只要了一间单人房,怪不得刚刚服务员看她的眼神那么奇怪,看来是把她当成女流氓了……
  “唉,你说你,你要是不来追杀我,不就没事了吗?我也真是有病,还把你带回来,真是自找麻烦……”含音有些闷闷不乐地戳了戳少年的脸。
  别说,别看这少年人冷,心狠,但那副面孔真的是如同鬼斧神工雕琢而成的一般,皮肤也是偏白,特别是有着一对睫毛特别长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庞因为这对眼睛而显得柔和了不少。
  不过,这样帅气的人竟然要杀自己,真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真是天使的面孔恶魔的心灵!含音不由得愤愤道。
  突然,少年突然猛颤一下,一下子握住了含音的手。含音差点被吓了一跳,她以为这家伙已经醒了,又要开始追杀她呢!
  幸好,他只是睫毛颤了几下,并没有其他要醒来的迹象,不过他的眉间也在慢慢紧锁,就连冷汗也开始出得多了起来。
  含音暗叫不好,看来刚刚精神麻痹还没有消散,而且,因为是反噬,所带给他的伤害可能更大,远远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
  可是,如今她的魂力还没有恢复,这可怎么办呢?
  如果是外伤或者内伤,她还是有能力医治的,不过如今的情况,受到伤害的却是他的精神力,或者说整个精神之海,这又该怎么办呢?
  正当含音心急如焚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魂力无法救他,那灵力呢?
  这个念头只是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却立刻被她否决了,因为这个世界的限制,她所拥有的灵力已经全部化为了魂力,以至于从前小时候修炼的那些灵族仙法没法再使用了。
  可是,按理来说,灵忧扇不应该也是用灵力来催动的法器吗?如今虽然它变成了她的武魂,可以用魂力来驱使,但不知道,是否可以通过灵忧扇,用魂力的形式,发挥出灵族的技法?
  含音仿佛发现了一个新的秘密一般,眼前一亮,随即左手一挥,一把羽扇便出现在了手中,上面有金色的纹路,像河川一样,似乎在不断流动着,同时,一个银色的魂环旋绕而上。
  她闭上双眼,开始调动全身的魂力,集中到左手,回想着从前使用灵族法术的方法。
  “万物有灵,赐汝重生!”
  含音喊出灵咒,可灵忧扇却毫无反应,只是刮起了几阵风。
  看来灵忧扇是不行了,斗罗大陆的灵忧扇已经不再是原来她灵族至宝的那把灵忧扇了。
  正当她有些泄气时,突然,灵忧扇上那个银色的魂环大放光彩,一阵刺眼的银色光辉瞬间笼罩了整个房间,一瞬间,含音的精神力在这阵银光的照耀下达到了顶峰,她冰色的瞳眸也被染成了一片银蓝,像银河的星光,闪烁着光芒。
  这是……灵忧扇上的那个魂环?
  含音想起来了,这是当初,天圣拍卖会她得到的那个魂蛋所化成的魂环!
  当初,因为这只所谓的银铃铛兽,从而引发了当初白素云赠予她的定风仙灵珠与灵忧扇的融合,使她在无意识中将这个魂环附加到了灵忧扇之上,这也正是她纳闷的一点,这个魂环她不是没想过要使用它,可每当她想进行尝试时,都会被一股力量排斥在外,就仿佛,这个魂环,它是有生命的一样,拥有自己的思想。
  含音的思绪有些混乱,此时她的眼前全是一片银色。
  “姐姐。”一个甜甜的声音突然响起。
  含音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置身于一片银色的花海当中,满目都是叮当作响的银色铃铛花,悦耳的“叮铃铃”的铃声悠远清脆,像远方的歌谣,带着思念与温暖,将一切黑暗驱散,照亮。
  “姐姐!”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含音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一个小女娃站在万花从中,银装素裹,银色的长发那样柔顺地在风中飘扬着,是孩童童真的样子,灰色的眸子中有着点点银色的光芒,像星星,像宝石,流光溢彩。她带着一条银色铃铛花的项链,风一吹,铃铛花相撞作响,与这银铃铛花海的乐章和鸣,却如同歌谣的领唱者一般,音色同而不同,多了一份生灵之声。
  “小妹妹,你是……?”含音有些痴了,看着眼前如梦一般的美景,还有眼前如同花精一般的小女娃……不,或许,这就是一场梦吧!
  “咯咯哈……”小女娃可爱地笑了起来,她眨了眨银色的大眼睛,漂浮着来到含音面前,她把白嫩嫩的小手放进含音的手中,“我叫铃铃。”
  “铃铃?铃铛花的铃吗?”含音好像猜到了什么,摸了摸铃铃的头,问道。
  “嗯嗯,铃铃。”说着,铃铃又“咯咯咯”地笑起来,“小姐姐,想你。”
  “小姐姐?我……我不认识你啊。”含音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姐姐,是好人,不说。”铃铃突然摇摇头,自顾自说了些什么。
  含音听着一愣一愣的,这只像精灵一样小家伙,看起来好像智商也只有五六岁的样子,交流起来还是有点问题啊。
  “铃铃,这里是哪里啊。”含音还有点挂念着那个少年的死活,连忙拉住铃铃询问。
  铃铃摇晃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又“咯咯”地笑。
  含音有些失望,脸上露出着急的神色。
  见状,铃铃也终于认真起来,她飞了起来,学着含音刚刚拍她的样子,轻轻拍了拍含音的头。
  “小姐姐,铃铃,带你,救哥哥。”
  含音这回听明白了,原来,铃铃是来帮她救人的啊。
  “谢谢你,铃铃,不过……”含音问道,“我该怎么做?”
  铃铃笑而不语,只是伸出一只手。
  含音有些疑惑,但还是把手伸了出去,轻轻握住了铃铃的小手。
  “姐姐,带着我走吧……”铃铃笑了,“带我出去,就能救小哥哥啦……”
  下一秒,铃铃的笑颜逐渐消失,化作一片又一片银色的花瓣,随风消逝在这一大片花海中,铃铛花响得更为动听了,像是奏响一首交响曲的高潮部分,欢快而愉悦。
  “铃铃!”见到眼前的娃娃突然化作铃铛花消失,含音吓着了,再看手中,只剩下一颗金色的铃铛花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