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银铃舞灵忧

第一百二十四章 银铃舞灵忧


  看着手中这颗小小的金色铃铛花种,含音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呢?铃铃说,要救那个人就必须带她出去,可是如今,铃铃已经消失了,她又如何带铃铃出去呢?
  又或者说,铃铃难道已经化为了这颗金色铃铛花的种子吗?
  含音缓缓在花丛中漫无目的地走着,每走过一朵铃铛花,铃铛花都会发出好听的不同的音调,奏成了一曲好听的,天然的乐章。
  含音停下来欣赏这些神奇的花朵,这些花朵全都是银色的,就连它们的根茎叶都是一片银色,如今,她已经完全陷入了一个银色的花海世界,而她,却完全出不去。
  含音继续在花海中走着,希望能寻找到一些线索。但是,当她走过了这片花海,来到的还是又一片花海,这片花海无穷无尽,根本没有尽头存在。
  她有些懊恼,要是不拿出灵忧扇就好了,要是不引动那铃铛花魂环就好了。
  等等……
  灵忧扇!
  对呀,她不就是通过灵忧扇进来的吗?
  含音一阵惊喜,瞬间想要召唤出她的灵忧扇。可她想得太简单了,无论她如何催动魂力,都没有办法引出灵忧扇。
  反而,冰雪花武魂还是可以被使用的。
  怎么回事?一个武魂居然消失了!这是什么情况?
  含音不打算接着走了,她直接盘腿原地坐了下来。一边恢复魂力,一边思考着。
  按理来说,武魂应该是不会无缘无故消失的。
  如果说这是梦的话,武魂可能也有不可被召唤的可能……不过,对于含音来说,这种可能基本可以被排除了,且不说她的冰雪花武魂依旧可以被召唤,而且很久以前,她不也是在梦中被九颜帝赐予魂环魂骨的吗?那种情况下,连魂骨都能吸收,又何况小小的武魂召唤呢?而如今,自己的灵忧扇却是无缘无故消失了……
  她看着周围的一片银色,瞬间又想起了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一片银光,那是魂环发出来的光芒……
  然后,再回过神,她就来到这里了。
  等等,含音心中一震,她好像猜到了什么。
  灵忧扇,魂环发光,精灵,银铃铛花……
  难道说……
  难道说……她现在魂环里?!
  含音猛然站起身,看向手中那颗金色的花种。
  那么,这个花种又代表着什么呢?铃铃想要她带她出去,难道是想要含音,带铃铃离开这个魂环世界?带她来到斗罗大陆——真正的世界吗?
  含音思索了一番,最终决定还是先探测一下这里是否是灵忧扇的那个银色魂环的内部。
  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么一切事情都说的通了。包括灵忧扇为什么无法被召唤,以及铃铃的问题。
  而她探索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灵忧舞。
  灵忧本有一曲一舞,灵忧扇便是这一曲一舞的载体,三者相生相映,灵忧一舞动天地,何况是它的孪生法器灵忧扇呢?
  含音决定了下来,便脱掉了鞋子,轻轻弯下腰,轻轻摘下了一朵银色铃铛花,顺便将金色铃铛花种子放入了九曲冰凌之中。
  含音微微仰头,周围是一片铃铛花海,银色的海洋将她包围,清脆动听的铃铛声回响在耳畔,这一刻,她的内心中无比宁静,一切,都仿佛不重要了。
  眸睁,蓝色的冰花蔓延而上,覆盖住了她的全身。
  下一瞬,冰花破碎,化作雪花漫天飞扬。
  含音脸上的轻纱被风带走,露出白皙动人的面容,一对眼帘下,分别嵌着三颗宝蓝色的水钻,四色长发随风飘舞,一身淡蓝色的冰丝天蚕琉璃舞裙俯身而上,洁白的飘带系在腰间,随风摇曳着。
  是的,含音卸去了之前丑陋的伪装。既是灵忧之舞,她必然,也必须用最美的一面去跳,不能让不干不净的面容亵渎了这么神圣的舞蹈。这是她的原则,她对起舞灵忧最基本的要求。
  脚尖微点,腾空而起。
  刹那间,银色花海沸腾了,阵阵花雨漫天飞舞,飘散在天际,银铃清脆歌声阵阵,婉转地奏出一曲乐章,在灵忧中沉醉迷失方向。
  辗转芳华,灵忧天地,一瞬息,银铃花开。
  含音尽情地舞着,翻转,飞旋,白色的飘带绕上手腕,在空中绘着美丽的图案,无数银色的花瓣随着飘带飞舞,晕散了云彩,搅乱了霞光。
  含音的脑海里总有一个画面,似乎是一副画,又似乎是一个梦境。在那个梦境里,有着一片和这里一样的漫天花海。不过,里面的花并不全是银色的铃铛花,有各种各样五彩缤纷的色彩的不同种类的花,洁净的纯白,娇媚的桃红,高贵的蓝紫,明亮的灿黄……
  她总是梦到一个小女孩,很小很小的女孩,在那片花丛中跳舞,她舞得和自己一样好,甚至更好。因为那个小女孩的舞拥有灵魂,而自己的灵忧,再也找不回当初的灵魂了。而每当那个女孩跳舞时,也有像她一样的漫天花雨,百鸟争鸣,即使没有灵忧曲,也是一舞天地变色,万物失声。
  可每当她想看清那个女孩的模样时,梦,便醒了。
  这一刻,含音终于找到与那个小女孩一样的感受了,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尤其在于,她找到灵忧的魂了。
  那一刻,心中的畅快大于喜悦,她尽情地舞着,舞开了一片片铃铛花,阵阵铃声清脆悦耳,悠远绵长,远远不息。
  仔细听便会发现,这旋律,不是其他什么曲子,更不是毫无章法,而是早已失传的乐谱天歌,灵忧的另一半,灵忧曲。
  灵忧一曲惊众生,灵忧一舞动天地。
  一舞终了,刹那间,金色的铃铛花种子突破了九曲冰凌的屏障,悬浮在了含音面前。
  “姐姐,恭喜你。”铃铃的声音从金铃铛中传来,含音莞尔一笑。
  是的,此刻已经不需要证明什么了。含音已经找到那条出去的路了,同时,也明白了如何治好那个人了。
  含音心中一片怅然,她已然明白自己失去了一些记忆,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却也是她一直都很想遗忘的东西。
  失去重要的东西,所以才会心痛。
  而因为心痛,所以才会想要遗忘。
  她不知道该不该去强迫自己想起,但至少,目前,她还不愿意去想起这一切,如果有些东西终究要来,那么是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拦得住的。
  她释然了,手指轻轻点向那颗金色的铃铛种子。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