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与你共梦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与你共梦


  金色的铃铛种子像是通灵了一般,霎时间发出了灿烂的金色光芒,在一片银色的花海中显得格外明亮,显眼。
  金色的种子飘落在地上,金色的光辉夺目耀眼,围绕着不息悦耳的铃铛声,竟发出了芽儿,金色的藤蔓,金色的叶子,顺着天空的方向越长越大,越长越高。
  一棵巨大的,冲天而起的金色铃铛树就这样屹立在这一片无边无际的银色铃铛花海中,像一位花神般,代表着生命与信仰。
  一片巨大的金色叶子飘到含音的身前,化作一艘小小的金色天空船,停在含音面前。
  含音轻轻拍了拍小船的边缘,站了上去,小船竟然像铃铛一样发出了悦耳的声音,只不过,是金铃独有的音色。
  随着动听的乐铃声,小船开始缓缓绕着天空铃铛树飞旋升高,像一片逆风而上的飞叶。
  看来这艘金色铃铛花船,就是带自己离开这个魂环世界的媒介吧。含音又突然想到了铃铃的话。
  铃铃说:“带我离开这里。”
  而现在,要离开的,应该只有自己而已啊,那么铃铃在哪里呢?自己又要如何带铃铃出去?
  正当含音有些犹豫时,周围的银色铃铛花又开始飘动起来了,阵阵轻音如歌震动飘散,汇成了一曲神奇的铃铛花乐。
  “姐姐,”歌声中传来铃铃的声音。
  含音惊喜极了:“铃铃,你在哪?我带你出去。”
  “姐姐,我还不能跟你出去呢。”铃铃的声音里带着些遗憾。
  “那怎么办?”含音焦急地问道,“那我该如何带你出去?”
  “等到金色铃铛开花时,我便会再次与姐姐相会。”铃铃开心道,“姐姐,我将金色铃铛花树的叶子赠予你,只要好好利用金色铃铛叶,你便可以通过精神唤醒小哥哥了。”
  “铃铃,那你……”
  “我没有关系哦!”铃铃笑道,“铃铃要长大啦!铃铃还没有抱过小姐姐呢……姐姐,你知道吗?大姐姐也知道我呢,我要帮你守护着她,不让她逃走,不让她受伤……”
  铃铃的话还没有说完,金色的小船便升到了顶空,一片耀眼的蓝色与金色交相辉映着,绽放出一片又一片光芒。
  含音的意识也在慢慢消沉,她眼中的最后一片银色,最终消失在那一抹金蓝相交的黑暗中。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正端坐在地板上,眼前依旧是那个俭朴的小酒店的房间里。
  “一切都是梦吗?”含音喃喃道。
  可是一切是那么的真实,银色的铃铛花海,金色的铃铛花树,她的灵忧舞,以及铃铃……都不可能是她幻想出来的啊。
  含音突然觉得手中多了些什么,伸出右手,张开手指。
  一枚金色的叶子正躺在她的手心里,焕发着淡淡的金光。
  原来真的不是梦!
  含音有些释然了,但不知道是为什么。
  大概是真的期待未来与那个叫“铃铃”的小花精的再次相遇吧。
  想到这,含音莞尔一笑。
  但随即,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因为此时面前的少年已经不再是原来一脸苍白的模样了,反而满脸潮红,仿佛正在被烈火炙烤着一般。
  糟糕!忘记他了!含音心中暗叫不好,连忙拿出那片金色的叶子,可是一时情急之下,她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片叶子。
  含音决定先让他暂时冷静下来,眼前这般疯狂的模样也让她无从下手,只能勉强用魂力压制住他的四肢,让他不再晃动,然后迅速解开他的黑袍。
  黑袍之下,是一件白净的正装,虽然此时已经被汗水浸透,但上面华丽的金线不难看出来者身份的与众不同与高贵。
  还是个少爷不成?含音冷眉一挑,大概是天斗帝国的那位大帝请来的贵宾吧,和她的目的可能有所相同,不过是敌是友还未可知。
  不过,既然怀着杀她的心思,敌对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
  想要杀她的会是什么人呢?难道说还是五行宗的人?可是她都已经乔装打扮成这样了,而且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要来这克兰都呢?就算他们也要去天斗城,可去往天斗城的道路也不只有克兰都一条啊。或者说,想杀她的另有其人?
  含音暂时也想不出什么,还是先把眼前这人救醒了再好好盘问一番吧。
  含音略微解开少年的衣领处的几颗扣子,便不敢往下解了,毕竟男女有别,她也不好越界。
  但无意中瞟一眼,发现身材还真是……
  挺好的。
  含音利用冰雪花的极致寒冷,想试图压制住他的狂躁,但无奈此人的修为在她之上,导致一旦她压制过量,便会引发他体内魂力的排斥,甚至可能对她发动攻击。
  因此,含音只好利用冰雪花将他的身体暂时冰冻住,单单利用寒气来压制。
  等少年的情况稍微好转后,含音才舒了一口气,重新拿出那片金色的叶子。
  铃铃说,要用精神的力量来唤醒他,是指我的精神力要输入到他的大脑中吗?
  可是,这样的话,一定是要……
  含音愣愣地想了一下,脑海中立刻闪现了抗拒的意识。
  但她又不忍地看了看已经重度昏迷的某人,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啊,她怎么能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折磨死。
  算了,反正又不会丢块肉。
  含音跪坐在少年身旁,微微弯腰,低头便碰上了少年如扇子般扑闪的眼睛。
  “你可欠我一条命……”
  下一秒,金色的叶子附上少年的眉间,二人的额头相依着这片叶子,呼吸微微相错间,金光黯然,含音瞬间觉得仿佛什么东西被抽光似的,意识也在一瞬间沉迷下去。
  含音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黑暗的世界,黑色的寂寞仿佛笼罩了天地,不见一丝光芒。
  黑暗中传来微微的哭泣声,这声音好像撞到了一面又一面的隔墙般,回声荡漾着,远远地回响着。
  含音顺着声音走去,正摸索着前方的道路,又听见一个尖利的女声。
  “你在哭什么!”那女声沙哑而可怕,却充斥着怨恨与悲伤,“你有什么好哭的!他死了,你就是我这位置唯一的继承人了,你应该高兴啊!高兴啊!看看你父亲给你留下了多么宝贵的财富!哈哈哈哈,我的歌儿啊,你哭什么呢?你该笑啊——哈哈哈哈哈——”
  哭声渐渐弱了下去,但那可怕的女声却在含音的脑海中久久不息,含音微微呼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又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怎么回来了。”是之前那个女声,只不过如今已经温和了许多。
  “母亲。”只有短短的两个字,看似毫无章法,却仿佛在回答着什么。
  “身为本座的继承人,你不该在此。”那女声里没有丝毫感动的情绪,只是冷漠地命令般道,“回去,本座不需要你在这里碍事。”
  声音又消失了。
  含音听见了水声,是潺潺的流水从山上滚落的声音,还有风吹过树林的呼唤,鸟儿的鸣叫声。
  “你是谁?”
  巨大的黑暗中传来询问,可那分明是孩童般的声音与话语。
  含音一愣,下意识回答道:
  “我叫刖……”
  但随即,她意识到这里是那个少年的梦境,还是不要在别人的地方留下太多自己存在过的痕迹。
  “我叫灵叶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