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光的救赎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光的救赎


  “灵叶雪?”那声音喃喃般的回味着这个名字。
  含音没有说话,心中满是惊讶。
  没想到在这里,她竟然真的可以和他的心灵对话。
  “哪个灵?我的名字里也有个霖字,不过是霖雨的霖。”稚嫩的童声将黑暗撕开一点口子,散出一抹淡淡的光明,“我叫霖歌。”
  “我是生灵的灵,落叶的叶,雪花的雪。”含音笑着回答道,伸手触摸着黑暗,想寻找到那个与她说话的影子,“霖歌,你的名字很好听啊。”
  “母亲说,我是自然送给她的孩子,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倚靠,所以,我是她的霖雨甘露,是神赐给她的盛歌。”好听的童声快乐地回答着,此时含音眼前也出现了一副巨大的画卷……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碧色的湖泊,高耸的悬崖上落下一幕水帘般的瀑布,四周满是绿色,虽然不是身在其中,但仅凭眼观,含音也能感受到这一方地域的生机盎然。
  一个小男孩端坐在湖中央的巨石上,周身分别环绕着五色的石头,散发着金色、绿色、蓝色、红色、棕色的光芒,他白色的魂力如同雾一般与这些光芒缠绕在一起,绵绵不息。
  “你在修炼吗?这里好漂亮。”含音情不自禁地问道。
  这个叫做“霖歌”的小男孩闭着眼睛,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但不一会儿,含音耳边便传来了他的声音。
  “你能看到我?”霖歌的声音里充满了好奇,“可是为什么我只能用意念和你交流?我一睁开眼,就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含音愣神了,意念交流?
  看来自己现在相当于是存在于他的精神世界一般了,也难怪他看不见自己,自己却能看见他。
  但是,这可是幼年的霖歌啊,那个黑衣少年看上去至少也有十六七岁了,就算他是这个霖歌,那此时她和幼年的他谈话又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这就是那片金色铃铛叶子的作用?
  “灵叶雪!”似乎一直得不到含音的回答,霖歌有些急了。
  强烈的呼唤将含音的思绪拉回。
  “大概我就是你心灵深处的一个幻想吧。”含音笑着答道,“只有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才会出现,回答你。”
  “幻想?”霖歌的声音充满了疑惑,“不,你怎么会是我的幻想,我能感受到你的气息,柔和的感觉,和母亲一样。”
  “你一定很爱你的妈妈吧。”含音想到之前霖歌的话,柔声回答道,“你妈妈给你取了这样一个好听的名字,又给予了温暖与爱,你们真幸福!可惜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的妈妈,从小只有我姐姐陪在我身边,而不久前,我姐姐也因为保护我,永远离开了我……”
  “对不起……我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的……”霖歌似乎有些自责。
  “没关系,也是我自己要提的……”含音乐观地笑笑。
  “其实……”霖歌踌躇了一下,接着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亲,每当我问起时,妈妈总是不太高兴的样子,舅舅也只是笑着摸摸我的头……对了,我还有个舅舅呢,我舅舅对我可好了,经常指导我修炼的方法!”
  “你还真的什么都告诉我呀。”含音笑道,“要是我是坏人怎么办呢?”
  “不会的,我想听到的声音,我认可的声音,是不会有坏人的。”小霖歌坚定道。
  含音“噗呲”一声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却突然停下了笑声。
  他认可的声音?
  含音微微叹气,这个小少年可知道,他长大以后与她的初次见面,便是一场谎称为“英雄救美”的刺杀?
  而且她还是不太敢相信他是小霖歌,毕竟,小霖歌看起来如此活泼开朗,甚至还有一点……话痨。
  那个冰块一样冷漠的家伙小时候会这么可爱吗?
  突然,黑暗再次降临,含音眼前的一切又变得模糊起来,含音听见远方传来霖歌急切的声音:
  “喂,灵叶雪!灵叶雪!你还在吗?”
  含音刚想回答,黑暗就已经完全笼罩了下来,所有的声音哽咽在喉咙里,再也无法发出声响。
  再见了,少年霖歌。
  含音默默想着,突然,一点金光出现在她的面前。
  含音手指轻轻点上去,霎时间,自己便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殿堂中。
  只不过这片殿堂并不明亮,反而有些阴暗,只有微弱的火光勉强在空阔的黑暗中明亮着。
  “妈妈,妈妈,妈妈!”一个五六岁的男孩突然出现在了含音的视线中,那模样,分明就是小霖歌。
  “霖歌!”含音试图拦住他,但却无能为力地看着他从自己的身体里穿了过去,跑进黑暗。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将含音心中的湖面激起浪花,她睁大了眼睛,朝着那一片无法看清的黑暗中久久凝望着。
  “妈妈……”有些微弱的声音传来。
  含音握紧了拳头,那分明就是小霖歌的声音啊!
  “我的孩子,你记住,从今天起,你没有什么舅舅,更没有爸爸……你要记住,你只是我的儿子,是未来我这个位置的继承人……”
  是之前那个沙哑的女声!
  含音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个女人就是霖歌的妈妈。
  有些微弱的哭声传来,随即含音又听见了之前的那番尖利刻薄的话语:
  “你有什么好哭的!他死了,你就是我这位置唯一的继承人了,你应该高兴啊!高兴啊!看看你父亲给你留下了多么宝贵的财富!哈哈哈哈,我的歌儿啊,你哭什么呢?你该笑啊——哈哈哈哈哈——”
  可怕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殿堂,含音只觉得不寒而栗,多么可怕的女人,但霖歌不是说他的妈妈很温柔吗?怎么会是这样?
  难道其中出了些什么变故吗?
  过了许久,前方的黑暗才渐渐消散,又是一点明亮的光点出现在含音面前,指引着含音走向前方。
  黑暗中,站着一个少年。
  黑色潇洒的短发披散在耳际,虽然还很稚嫩,但已经有了苍鹰的凌厉之色,一对湛蓝色的瞳眸里暗波涌动。
  “母亲,歌儿走了。”他轻声道,柔情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好听的少年音色,湛蓝的眼睛中满是哀伤之色。
  不过十一二岁,才刚刚拥有自保之力的他,便要开始他自己的远行。
  “霖歌!”含音呼唤着,试图再次与他交流。
  可他似乎感觉到了含音的声音,只是回了回头,但却看不见近在咫尺的含音。
  他自嘲般的摇了摇头,捡起包袱,转身离去。
  而含音伸出的手,就那样停在半空中,却不舍得伸回。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