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色回忆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色回忆


  落寞的身影消失在含音的视线中,消失在那片黑暗里。
  像是完全融合了一般,至此,了无光明,了无希望。
  含音站起身来,手中的金叶子不断颤动着,突然飞离了含音的手掌,在黑暗中旋转着,绽放着光芒。
  含音只觉得眼前一阵刺眼的强光划过,不由得闭上双眸。
  一瞬息,她整个人都飘忽起来,只觉得好像天地挪移了一般,眩晕感骤然而至。
  再睁开眼,目光中竟是一片火海。
  无数的鲜血飞溅,尸横遍野,火光把天空燃成一片炙热的金红,灰烬在凄凉的风声中飘散。
  含音突然感觉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了,完全无法动弹,她的目光也只能顺着那片火海天地蔓延而去。
  远处,有两个人影渺茫,相互对立着,似乎正在谈判着什么。
  可下一秒,俩人似乎谈判无果,直接开战。
  一方有着七个魂环,另一方则是八环修为。
  同样的最佳魂环配比,同样奇异的五色光芒瞬间照亮了这一片火色。
  强光之下,含音只看见两个身影飞腾而起,在空中相撞,两片巨大的五色轮回阵同时升起,那一刻,魂环闪耀,惊天灭地。
  然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
  “……不要……妈妈……舅舅!”
  不,这不是含音的声音!
  这是霖歌的声音!
  她看见自己一次次地从地上爬起,一次次地冲向前方,却一次次地跌倒在地,一次次地被那强大的魂力冲击倒地。
  手肘,膝盖上的伤口层出不穷,随着一起又一次的奋起而越增越多。
  上一秒还来不及凝固的鲜血,下一秒又再次奔涌而出。
  他的鲜血混杂在满是血印的泥土里,与那些浑浊的污血交融在一起。
  含音感觉得到他的痛苦,她与他的面庞上同样满是泪水,他在嘶吼,她亦在内心呐喊。
  他的痛苦此时再一次被含音体会,伤口撕裂的疼痛,心中哀死的疼痛,泪干无法的疼痛……
  此刻,在他面前自相残杀的两个人,是他最亲近,最敬爱的两个人,他的妈妈,他像爸爸一样的舅舅。
  可是,今时今日,最亲爱的人却拿起利刃,毫不犹豫刺进对方的胸口,鲜血的迸溅,赤红了他的双目。
  终于,一道身影从空中陨落,如一张破碎的纸片般飘零下来,重重摔在那片死人葬的血地中。
  “妈妈!”魂力的屏障终于消失,他歇斯底里的嘶吼着,撑起全部力气,向那道身影飞奔而去。
  满是血迹的身体上找不到一点干净的地方,原本美丽柔和的面孔上也不再有往日的华丽辉煌,血污纵横,整个人死寂一般的沉默,只剩下了冰冷。
  “妈……妈妈……您不要吓我……”含音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或者说,是霖歌的声音,“歌儿在这里,歌儿在这里啊!”
  强烈的悲伤混杂着泪水奔涌而出,倾泻而下。
  “歌,歌儿……”冰凉的指尖微微颤动,蝉翼般轻薄的睫毛扇动着,绽开了一条缝。
  “妈妈……妈妈!”由死向生的喜悦伴随着恐惧过后的害怕感瞬间淹没了霖歌,他嚎啕大哭着,伏在母亲刚刚恢复生机的身体上。
  不远处,另一个身影刚刚落地。
  高大的身躯上也满是伤痕,棱角分明的脸庞看上去与霖歌的母亲有几分相像,却多了一份男性的粗犷,唯一不同的是他那对金色瞳眸,在一片火光中静静闪耀着。
  “别……别去……”女人的声音里充满了哀伤与渴求。
  男人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忍,但只是转瞬即逝,随之代替的是一份无法动摇的强大渴望。
  “不,我一定要去。”男人声音里全是杂音,却无比坚定,他血污的嘴唇微微颤动,“这一次,你阻止不了我的,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久……你知道的……我一定要去……哪怕是你,也不能阻拦我的野心。”
  女人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顺着眼眶落下,那样的无奈与无能为力。
  霖歌转过头,对上男人金色的瞳眸。
  “舅舅……为什么……你要去哪?”
  男人的目光中染上一层慈爱之色,他伸出大手,摸了摸霖歌的头,粗糙的手心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舅舅要去做一件大事。”男人笑了,“舅舅天生做不了英雄,最终,也要成为一个枭雄。”
  “舅舅,你……”
  下一秒,含音只觉得目光被金色包围了,灿烂的金色光芒笼罩了她,朦胧了她的意识,就仿佛上次一样,霖歌上一次在现实中展现的那对金色瞳眸,也是这样,剥夺了她的意识与记忆。
  当她再醒来时,自己的身体又恢复了活动的能力,只不过,她已经不再是霖歌,不再身处在霖歌的痛苦记忆里,而是身处又一片黑暗中。
  这里,大概是霖歌心灵的黑暗吧。
  含音暗自想到。
  刚刚那一段让人不愿再回忆起的记忆,却深深印刻在了霖歌的脑海里,恐怕也是从那时起,他温柔的母亲不再温柔,敬爱的舅舅不再值得他敬爱了吧。
  他的母亲后期如此癫狂冷漠,恐怕也和他舅舅有着莫大的关系。
  难道是那一次离开,他舅舅……便再也没能回来?
  含音不敢细想这一切,只能尽量把自己从那一片悲伤中挣脱出来,她不能就这样沉浸在霖歌的悲伤中,她是来拯救他的,而不是来陪伴他的。
  “停下来吧!”含音朝着那一片黑暗呐喊道。
  黑色的天幕静悄悄的,只有含音的声音不停回荡。
  “我知道,这些东西带给你的伤害太深,我知道你曾经不愿意面对,我也明白你至今无法释怀。”含音顿了一下,“但我不要你遗忘,因为这些对于你,或许才应该是最好的成长,每一个人的每一个选择,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你不能活在过去,或者说,你要从过去那个美好中解脱出来!”
  含音的话如同一块石头沉入深海,毫无动静。
  她愤怒了,这个人怎么这么死脑筋。
  “你给我出来!你怎么能这样逃避现实!当初那个阳光灿烂,笑着问我名字的那个霖歌,去哪里了!”
  “那你还要我怎样!”
  声音如同雷声一般激荡了整个空间,黑暗仿佛也在颤抖。
  这,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