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抹金蓝 新

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抹金蓝 新


  “那我该怎么办……”那个声音渐渐微弱下来,轻轻颤抖着,“我还能怎么办……我想回去啊……我只是想要……回到从前……”
  含音愣住了,她听出了声音中的颤动,听出了声音那头人的恩怨、乞求、无奈与愤恨。但,不仅仅如此,她感受的不仅仅是如此,这句话她仿佛曾经听过一般,仿佛这一切曾经在她的身上降临过,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我只是……我只是……
  我只想回到从前啊……
  可也仅仅能是想想,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有些东西,终于是回不到过去了。
  含音嘴唇微颤,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来。
  她该劝他的啊,可是,连她自己都还未想明白,又如何劝一个濒临崩溃的人啊。
  “回不去的……”含音喃喃道。
  喃喃的声音被瞬间放大,回荡在整个黑暗空间中。
  空间中的振荡突然就被这音波镇压下来了,一切突然又归于平静。
  “你说什么……?”一个有些陌生而熟悉的声音空灵而至。
  含音先是愣了个神,随即回答道:“回不去了啊。过去的事情终究只能成为过去,你之所以想回到那个时候,只是因为那时的美好,但美好不是永恒的,总有一天会破灭,你所追求的,不过是逃避现在的现实,逃避你舅舅背叛你母亲的事实,以及……”
  “闭嘴!”那声音震怒了,“你懂得什么?你又明白我过去经历了什么?你不过看了我的一些记忆,就自以为很了解我了吗?别自以为是了!”
  “那你现在,又慌些什么?”含音平静了下来,她拍了拍衣裙上的灰尘,昂首道,“如果我说的不是事实,你又何必如此慌张。如果不是太过懦弱,不愿接受这一切而导致你的心理防线变得脆弱,你又怎会被过去打倒,我又怎会来到这里。”
  “……我不需要你来救赎。”那声音沙哑了。
  含音笑了,她明白此时和她对话的人就是现在的霖歌,这说明,他至少已经从回忆中解脱出来了。
  “不,我就是来救赎你的,而且,很明显,我已经成功了。”含音笑道,一道金光从含音眉心飞射而出,落入含音的手心。
  “一切都还没有定论,现在说放弃还太早,我们无法更改过去,但仍然可以创造未来。”含音手心的金光不断放大,变成了一叶金叶船,裹住了含音的身躯,金光散开,如星光熠熠,照亮了黑暗,就如同希望一般。
  金光穿行着,所到之处,无不光芒万丈,最终停留在一个蓝色的空洞前。
  含音着金光羽翼,伸手探入那片蓝色,一只修长的手被她牵起,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被蓝色光芒包裹着,和她的金色交相辉映。
  “走吧。”
  下一秒,蓝金相拥,化为彗星一般的流光微彩,在那一片黑暗中绽放、消散!
  如梦一般,从那蓝色光芒中挣脱出来后,含音又再次被金光笼罩了,她有些茫然,喊了声:“铃铃?”
  这次没有什么铃铛花海,也没有什么黑夜繁星。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座仙境般曼妙的园子。
  园子里养的满是她从未见过的花朵,像上天恩赐的润泽一般,娇艳却又出尘,清风阵起,花海洋溢,一时间,芳华刹那,远方一个小小的身影,奔跳跃动着,穿行在这一片花洋仙海中,像一个漩涡,将周围的一切都吸引了过去。
  含音见那身影愈发眼熟,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在记忆里找到答案。
  那是……灵忧舞吗?
  那个女孩……
  含音微微振了振。
  是……我?
  “灵叶雪?”含音嘴唇微颤,念出了这个曾经的名字。当霖歌问她叫什么名字时,她也是不假思索地念出了这个名字。但,她已经丝毫想不起来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任何事情了,甚至对于灵忧舞,也只剩下了很模糊的印象。
  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已经是一个人了。
  或者说,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活过一次了……
  但她真的,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啊……
  她的记忆,只从出生开始,就一直陪伴在姐姐身边,认识了七仙,认识了老师,最后参加比赛……
  突然,她的回忆仿佛被什么刺激了,顿时头疼剧烈,一时间炫目昏暗。
  “含音!”
  姐姐!
  又是刖含水的声音,这是第二次出现在含音的脑海里了!
  但那一声呼唤后,含音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再无后续。
  ……
  霖歌站在含音的床前,已经穿好了含音为了帮他散热而解开的衣服,他的面色依旧有些潮红,但此时微冷的面容上却浮现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灵叶雪……吗?”他嘴角微扬,右手轻柔地摩挲着含音的右颊,女孩的脸有些苍白,大概是为了救他费了不少力气。
  他从小就生活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而他原本要杀的人,如今却反过来救他,真是前所未见。
  “真是有趣啊。”他挑了挑眉,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既然这任务还在他身上,那就还得继续到底啊,即使是救命之恩又如何呢?只不过延长她一段活着的时光罢了,而且,她身上似乎还有些未解的秘密,还知道了他从前的回忆,更需要严加看管了。
  霖歌望向自己左手食指上的戒指,幸好含音急着忙他的伤势,并没有注意到这枚戒指。
  “安拉德这个蠢货居然还想要利用摄魂术夺取溯冰流光的力量,真是痴人说梦。”霖歌冷冷地笑道。
  戒指上淡蓝色的光微微闪耀着,若是刚刚,光芒会更加强盛,这枚溯冰流光戒,可是专门追寻极致寒冰的戒指,也正是含音的行踪会被霖歌所知的原因了。
  但除此之外,这枚戒指还是一枚通讯器,可以将信息传达到千里之外的地方。
  霖歌对着溯冰流光戒低语了几句,然后按下那蓝色的光芒,露出了难以察觉的微笑。
  再醒来的含音,将不再是他梦中的灵叶雪……
  而再醒来的刖含音,所见到的却也不是一心要她死的那个霖歌了……。
  窗外夜既将白,又是一场风卷云涌的大事将要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