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失忆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失忆了?


  含音醒来时已经是晌午了,屋子里暖洋洋的,满是好闻的棉絮味道。经过一夜的折腾,含音只觉得自己全是都是软的,一点都没有想动弹的劲儿。
  含音揉了揉眼睛,还是不情愿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脑子有些迷糊,昨晚的事情与梦中的光影交织,让她有种似幻非幻的错觉,这仿佛不是才过去一个晚上,而是已经过去许久了……
  此时正是热闹的时刻,克兰都作为天斗城的护都,来来往往的人群比别处要多了不少,此时的街上也是一片喧闹。
  临街的旅馆真是不好啊……含音伸了个懒腰,突然清醒了不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她猛然一惊。
  那个叫霖歌的家伙呢?走了?
  想到这个危险分子,含音直打了个哆嗦,立刻翻身下床。可这小小的房间里显然是不会藏人的,含音四下看了看,连半个人影都没见到,想来是真的走掉了。
  想到这里,含音不知该喜还是该忧。毕竟这是个危险人物,虽说昨晚是她救了他,但毕竟是在梦境里,而且她本就是他的猎物,这个家伙看起来也不像个会知恩图报的,要是下次再来杀她,恐怕自己也没这么幸运了。不过,他走了也是一件好事,免得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含音略微思索了一番,正要起身,床底下却传来了莫名的“咚咚”声。
  含音惊的一蹦而起,一瞬间,全身寒气乍放,蓝色的冰花纹路从手腕处蔓延而出。
  “谁?出来!”含音冷声道。
  下一秒,只见一个人影颤颤巍巍地从床下钻了出来。
  白色的金纹衬衫有些微皱,沾上了些许床底的灰尘,领口敞开着,露出精致的锁骨,显得十分诱惑。黑色短发也有些蓬松,乱乱的,一对湛蓝的双眸透着一抹朦胧之色。
  “霖……霖歌?”含音张大了口,一脸的不可置信。这家伙不仅没走,居然还……不对啊,他怎么会在床底下。
  含音正一脸蒙圈时,那看上去也很蒙圈的霖歌弱弱开了口:
  “阿姨……”
  含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你叫我什么?”含音收起了冰雪花,不可置信地反问道。这家伙,他居然,他居然……叫自己阿姨!自己还不到十五岁,十五岁啊!
  “……姐姐,我,我饿!”霖歌似乎是察觉到了含音要吃人的眼光,咽了口口水,改口道。
  含音这会儿是真的蒙了,她蹲下来,一手捏住了霖歌的下巴,有些狠地揉搓着。
  “你这是在玩什么把戏?装失忆吗?”
  霖歌似乎被捏疼了,嘴里支吾着什么,刚想挣脱掉含音的魔爪,下一瞬却对上了一双如冰一般的宝蓝色双瞳。
  宝蓝色的光圈像旋涡一样在霖歌的眼睛中翻腾,最后淹没在那一片湛蓝中,无声无息。
  可是,隐隐的,那片湛蓝里又夹杂着一抹金光,在宝蓝色消逝的同时一闪而过。
  “啊!好痛!”霖歌闭上了眼睛,死死捂住了脑袋,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冷汗,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含音则是一脸的复杂。她刚刚利用万象无疑精神头骨的精神麻痹入侵了霖歌的意识,可刚进去却在一片黑暗中迷失了方向,最后连那抹意识也消失无踪了。
  难道说,这家伙真的失忆了?
  看着地上的霖歌还在苦苦挣扎,含音叹了口气,右手轻轻抚上他的额头。
  一抹冰凉的触感从掌心触发,霖歌微微一震,缓了下来。
  含音把他从地上扶到床上,又给他倒了一杯水。霖歌眨了眨湛蓝色的眼睛,望着含音,一字不发。
  含音却有些失神,这模样哪里还是昨天那个冷冰冰的杀人魔啊,分明就是个小孩子嘛,不过,倒有点像他小时候的样子。
  “你还记得什么?”想到这家伙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含音没好气地说。
  “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了。”霖歌一脸的无辜。
  “一点儿都不记得了?那你叫什么呢?”含音狐疑地问道。
  “不知道。”霖歌突然笑了笑,“不然姐姐你给我取一个吧。”
  含音挑了挑眉,冷冷道,“你就叫狗蛋好了,省事。”
  狗蛋……
  这名字真是……
  霖歌的嘴角抽了抽,继续保持着微笑:“不好听,姐姐你刚刚不是叫我霖歌吗?那我就叫霖歌好了吧!这名字还挺好听的呢!”
  好像先前自己确实这样喊过他来着,没想到一个失忆的家伙记性还是这样好。
  含音有些头疼了,那该把这家伙怎么办呢?一个失忆的人,还是一个刚见面就要杀她的人,待在身边就如同绑着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万一这家伙什么时候记忆恢复了,那她真是十条命都不够杀的。
  而且,她来克兰都可不是来玩的,过几天就是天斗帝国的皇室大会了,举国上下的王公贵族都会去参加,她还要完成白素云交给她的任务,以及……一个交易。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带上这样一个失忆又危险的人物,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姐姐,姐姐,你在想什么呢?”霖歌见她许久不发声,扯了扯她的袖子,似乎看穿了她的烦恼。
  “没关系的姐姐,我很乖的,你不用带着我,我可以在家里等你回来。”霖歌乖巧地回答道。
  含音倒没想到霖歌这么通情达理,不过似乎……这也太好说话了一些,她还是有些担心这霖歌失忆的真假性,不过就刚刚的检查来看,他的大脑确实收到了一些冲击,只是强度不知道有多大。如果是假失忆,那么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如果说要监视她,他又主动要求留在这里,如果说是要暗杀她,昨晚为什么不下手呢?
  “姐姐,姐姐,好不好,好不好嘛……”
  含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得哄道:“好好好,你就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我会抽时间回来检查的,还有,你不许叫我姐姐,更不许叫阿姨,我才十五岁啊,还没你大呢,我叫刖含音,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好吧。”霖歌又眨了眨眼睛,表示顺服。
  “你刚刚不是饿了吗?我去楼下给你带点吃的回来。你不要乱走。”含音揉了揉眉头,感到一阵心累。只想先找个借口离开。
  见霖歌很听话的样子,她稍稍梳整了一下,从九曲冰凌中取出化妆的物品,简单的易了个容,就出门下楼了。。
  床上的霖歌有些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刚刚的天真一扫而光,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在暖阳下显得格外好看,却又格外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