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镖定乾坤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结盟?女人间的话题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结盟?女人间的话题


  “同进同退?”楚莜一阵错愕,在心里不由嘀咕:“刚才还不可一世,狂傲无比的人,此刻只不过面对一个六级刻阵师就怂成这样,这韩狱倒还真是个见风使舵的好手。”
  “只不过此人心狠手辣,行事刁钻怪异,若是与其结盟,指不定背地里又会给我捅出什么篓子,甚至是养虎为患则说不定……呵呵,不过只要善加利用,凭借他的实力,日后兴许会是一个不错的炮灰。”
  在心里思索好一阵子后,楚莜暗下决定与其同盟。
  她相信,凭借她的心思和手段,就算韩狱再阴险也不可能在她手里翻起什么浪,于是便忽略盖千凌,信心满满的回应道:“我易宝阁何德何能,今日居然能被韩统领看上,既然韩统领都不嫌弃,楚莜又岂会拒绝呢?”
  “说到底,楚莜只是一个女儿家,做事这些有时候难免欠妥,日后楚莜哪里做得不好的,还请韩统领多多指教,楚莜一定不负众望,会好好带领大家的。”
  话落,韩狱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楚莜话语的意思表面看似在恭维自己,但是那句带领大家却是间接的在提醒韩狱,就算是结盟,日后的一切行事都有楚莜说了算,他只能眼巴巴的在旁边干看着。
  但是想到此刻金龙镖局岌岌可危的情况,他不得不选择低头,委曲求全,咬牙切齿的微笑道:“楚莜姑娘说的哪里话,你年纪轻轻就能有着此番作为,我等向你学习的地方都还多着呢,日后又何来做得不好一说呢。”
  楚莜眉头一挑,嘴角微微上扬,弯曲着身体对韩狱行了一礼,淡笑道:“嘿嘿,承蒙韩统领的信任,楚莜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说着,她意味深长的看着写空,心头暗自思索着应对之策,“这一次我倒是失策了……没想到这夏侯家卧虎藏龙,竟然有着比肩于闻星辰的刻阵师,看她这信心十足的模样,估计这阵势我们一时半会儿也破不了,继续耗下去多半也无济于事,更何况时日已晚,要是继续打斗引出这山中什么恐怖的灵兽,届时他们有着阵势保护可以无惧袭击,而我们却不得不面对这未知的灵兽,若是落得个伤亡惨重那就太划不来了。”
  不多时,周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前叫嚣的众人因为写空的原因,此一刻皆是对其避而远之,静静的待在原地。
  片刻间,随着夜渐深,周围的气温逐渐变低,天空的星月因为密布的云层变得半隐半现,仅垂落下极淡的光辉,但是光辉还未穿透浓密的树林便渐渐涣散。
  看着伸手难见五指的环境,楚莜心里有些担忧,她怕继续耗下去会发生什么意外,“反正实力最强的魔女已经死亡,日后这夏侯家也没什么好怕的了,眼下还是先回去整结势力,日后再杀他们个措手不及也不迟,呵呵,这一次,我不信你夏侯寻双还有什么能耐撑过去。”
  旋即,楚莜清了清嗓,大声道:“诸位,时候不早了,看来这次夏侯家是铁了心的独吞宝藏了,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每个人都有着难言的苦衷,此番前来,你们都累了,左右耗下去也不是办法。”
  “这样吧,你们若是赏脸,可以去易宝阁相坐一番,阁中有着尚好得牡丹供大家享用,大家若还有什么需要,楚莜一定尽力满足。”
  听到“牡丹”两个字,大多数男镖者的脸上无不双眼绽放精光,满是垂涎之意。
  一人搓了搓手掌,急切的说道:“嘿嘿,楚莜姑娘说的哪里话,在座的诸位很多都是无家可归之人,幸得你肯收留,大家感激都还来不及呢。”
  “对啊,既然没什么事了,我等还是回去吧。”
  “哈哈,楚莜姑娘真善解人意,此番前去,我定要好好的品尝一下这易宝阁的牡丹。”
  看到大家这样殷切的心情,楚莜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于是便对韩狱和盖千凌使了个眼色,对着写空遥遥一礼,淡淡道:“今日有幸见识这六级防御阵,个中厉害也略有讨教,下次再见,楚莜定会亲自讨教一番,后会有期,告辞!”
  写空微微点头,面纱笼罩下的她看不出是何表情,只是其眼角处涌现出浓浓的厌恶,低语道:“一个靠出卖自己身体笼络人心的人,这样纵然取得再大的成就也是飘渺玄乎的,呵呵,这样的人真是可悲啊。”
  一旁的止柔闻言不禁皱着眉头,疑惑道:“恩?写空姐姐你说的什么啊?谁可悲啊?”
  “那个楚莜啊,大肆宣扬着她易宝阁有着多少牡丹,我估摸着她是那花魁也说不定。”写空不假思索,下意识的回答道。
  “牡丹?花魁?”
  止柔倾斜着脑袋,挠了挠自己后脑勺,越发不解的问道:“写空姐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啊,什么是牡丹,什么是花魁啊?”
  “还有你说靠出卖肉体笼络人心,这和牡丹还有花魁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啥?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写空浑身不禁轻微颤抖,她左顾右盼,看着闭目养息,昏迷不醒的诺明,把脸庞凑到止柔耳畔,轻轻的说道:“止柔你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你老实和姐姐说,你和风叶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两个人发生了什么没有,他有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就很那什么的事。”
  说起这些,写空面色不禁发烫,心脏处也忍不住扑通扑通的猛烈跳动。
  看着对方那认真的眼神,止柔越来越不解,但是想到和风叶发生的点点滴滴时,她的脸上便不禁洋溢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旋即,她左顾右盼一阵子,鼓着嘴巴,似乎有些为难,不过紧接着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把脸凑到写空的耳畔,悄悄的说道,“写空姐姐,我告诉你哦,平时风叶对我就只是搂啊,抱啊,还有亲我这些,但是有一次不知道怎么的,那一次他从易宝阁回来,送我回去休息时,他突然压在我身上,我……”
  “你什么,他对你做了什么?”
  写空声音有些急促,止柔的话题似乎令她十分感兴趣,“你快告诉我,他对你做了什么?”
  “我……”
  止柔有些羞涩,双手捧着面庞,微微低下头,以几乎不可听见的声音轻轻的说道:“当时就只是一直亲我,双手在我身上乱摸,我感觉很难受,当时超级想脱衣服,可是我不敢,有点怕。”
  写空继续追问,任凭脸上发烫得像火烧一样也不管,“后来呢?你脱了没有,你两个有没有那个?”
  她一边说着,一边对止柔比划着两个大拇指不停碰撞的动作,眼睛里,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
  看着这模样,止柔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霎时间双手环抱着膝盖,把头埋在腿上,发出嗡鸣一般的细语声,道:“哎呀……写空姐姐,你好讨厌,你你……你坏死了。”
  一旁的寒老在吞服写空的丹药后,整个人的伤势正在以一个快速的趋势恢复,其绽开的肉体也在慢慢愈合,虽然沉浸在身体的恢复中,但是对于周遭情况,他仍旧保留着淡淡的意识。
  在听到写空和止柔的对话后,他的眉头突然猛烈的跳动一下,鼻孔处再次喷出温热的鲜血,他微微别过身子,在心中没好气的抱怨道:“妈的,当初风叶和寻双是这样,这止柔和写空也这样,这几人丫的就一个德性,也难怪风叶会和止柔走在一起,靠!”
  看到羞涩得语无伦次的止柔,写空的眼神中突然浮现些许失望,在心中腹诽道:“饭都快熟了却突然没火了,也不知道这风叶是凭着什么毅力坚持的,依我看,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