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狼蛛已令所有人震惊,然而此时地面上枯叶又在快速消失,那是被那些数都数不清的小虫啃噬了,如果陷入虫围恐怕没有谁能活下来,就算是岳非轻功了得,也感觉头疼。
  
      “快跑!”
  
      岳非的一声大喝将所有人惊醒,立时向左方跑去。
  
      砰!
  
      众人刚刚动身,身后便传来沉闷的声响,不用看也能知道是狼蛛正迈着大长腿追来了。
  
      岳非背着吕莹处于队伍的最左边,无意中看了一眼正在拼命狂奔的众士兵,微一皱眉,因为他突然发现众士兵身上有着死气散发,这是要丧命的前兆。
  
      其中有着一人身上的死气之浓郁,几乎可以与这片空间的死气相比。
  
      “不好!”
  
      岳非挥掌打出一道柔和的法劲,将那名死气最重的士兵拍向一边。
  
      那名士兵正在狂奔,突然被人横向推开,正想大骂,突然一道白线射来,正射在他刚才奔跑的前方,那白线是狼蛛吐出的丝,如果没有人推他一把,那白线肯定已将他粘住,成为狼蛛口中之食。
  
      “多谢了!”
  
      那士兵此时已明白定是有人看到狼蛛想攻击他,才救了自己,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还是道了声谢。
  
      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岳非时刻注意着众士兵身上的死气,但凡死气浓郁者都会被他注意到,提前救了他们一命。
  
      接连救了数人,众人已明白,暗中救人的是谁,但更多人好奇的还是岳非为何能提前知道狼蛛会攻击他们,但是现在危险还没有过去,哪有些时间问这些。
  
      狼蛛八条腿很长,一步迈出都有一丈多远,本应速度很快才对,不过它们前方有大面积的怪虫,这些怪虫可不管是人还野兽,只要能吃,全都给吃了,狼蛛正是明白这点,所以始终不敢追的太快,只能跟在那些怪虫身后。
  
      但怪虫小如米粒,跳的并不快,这也影响了狼蛛的速度,这倒是给了岳非众人一线生机。
  
      众人跑了不知有多久,那些士兵累的气喘吁吁,速度也慢了下来。
  
      “大家先休息一下。”
  
      江宏回头看了眼身后,狼蛛和怪虫暂时没有追来,便命大家休息一会。
  
      “不行,你们看看头上。”
  
      岳非大声阻止了江宏,此时那些九幽炎蛾已到了树林上方,不知为何并没有冲下来,但岳非可不认为它们会好心的不攻击众人。
  
      江宏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大变,急忙大喝一声:“跑!”
  
      这一声大喝好似捅了马蜂窝,那些九幽炎蛾呼啸着冲向树林,如同一道道流星,瞬间到了众人头上,几名士兵体力稍差,经过长时间奔跑之后,无力躺闪这种速度下的九幽炎蛾,被几十只九幽炎蛾粘到身上,连声惨叫都没为的及,便被冻成了冰雕。
  
      九幽炎蛾不只是攻击人类,五头狼蛛同样在它们的攻击目标中,不过瞬间,五头狼蛛在哀嚎中成为病雕,那些怪虫在感应到危险临近后,急忙钻入地下。
  
      岳非等人可没时间欣赏九幽炎蛾的杰作,拼命的向前奔去。
  
      几十人的动静立时吸引了九幽炎蛾,冰翅扇动快速追了过来。
  
      “莹儿,扔天火符!”
  
      吕莹闻言,立时抓出一把天火符,猛的扔向空中,口中念动着咒法,天火符化为滚滚烈焰将追来的九幽炎蛾阻了一阻。
  
      “快跑,天火符挡不了太久。”
  
      岳非见追人望着天火面现喜色,立时出声提醒,众人微微一愣,再次迈开沉重的双腿向前跑去。
  
      奔跑中,在最前方的江宏与法仁大师突然失去身影,后面的士兵大惊,急忙跑过去看,有些士兵与江宏两人一样凭空消失,其他们再不敢向前。
  
      “岳非哥,不用怕,这是另外一处小空间,与扭曲的空间相似,快进去,那些九幽炎蛾不会跟进去的。”
  
      吕莹曾利用万灵之眼看到过这种情景,于是出声提醒。
  
      岳非自然相信吕莹,于是走到那片有些轻微扭曲的空间前,沉声道:“不想被九幽炎蛾变成冰雕,就跟进来。”
  
      岳非背着吕莹迈过那片空间,身形顿时消失,其他人看了看急速而来九幽炎蛾,咬了咬牙,迈步跟了时来。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另一番景色,一个冰天雪地的景象,天空中有着浓浓的死气,但并不像外面那样笼罩整个天空,而是一团团的飘浮着,似烟似雾,更像是云。江宏与法仁大和尚看了一眼刚刚进来的岳非,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再次注意起这片空间。
  
      “岳大侠,谢谢你刚才的救命之恩!”
  
      身后没有了追兵,情况稳定下来,那些曾被岳非救过的士兵都过来道谢。
  
      “大家能在一起共患难,也算是缘份,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岳非轻轻一笑。
  
      “岳大侠认为是小事,对我们来说可是要命的大事。”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冲着岳非抱了抱着,接着道:“修炼之人就是与我们不同,只是不知道岳大侠为何能看出我们有危险,能适时的救下我们?”
  
      “俺非哥以前给人看相算卦,谁有灾有难,一眼便能看出来,特别准,刚才肯定是看到你们有危险,才救的你们,岳非哥还会给人治病呢。”
  
      吕莹双手搂着岳非的脖子,俏脸贴在其肩头上,满脸的幸福感,看的那些士兵一脸的羡慕嫉妒,特别的恨,恨自己为何没有这样美艳的妹子。
  
      若是他们知道这个绝美之人是岳非的妻子,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伤过难过的撞墙死呢。
  
      “岳非侠,有件事不知贫僧可否问一句?”
  
      现在大家都在休息,法仁大和尚也凑空来来岳非近前,面带笑意的问道。
  
      “大师有话尽管说。”
  
      “刚才女施主说你还会治病,不知你此次出行可是为了女施主的双眼和……”
  
      大和尚想说吕莹的腿,但感觉自己一个出家人说出少女的腿,好似有些破戒,于是指了指吕莹的双腿。
  
      “大师……”
  
      “大师真聪明,小女子的双眼变成这样也就罢了,都说还很好看,不知是真是假,反正自己看不到,可这双腿总是发麻,行动不便,因此,岳非哥才带我出来医治,寻求灵药,虽然岳非哥会治,可是没有灵药,岳非哥医术再好,也没用啊。”
  
      岳非刚想解释一下,但吕莹立马接了过去,说的还有鼻子有眼,此时岳非都在想,这丫头什么时候变的会说瞎话了,这肯定是柳叶那个蛇妖教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乱世鬼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返回目录

乱世鬼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月中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中笑并收藏乱世鬼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