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蛊术江湖 > 第二十六章 配合默契

第二十六章 配合默契


  直到此刻,洛寒对于女人的控制算是彻底放下心,气机牵引下,只要他一个念头,她体内的巫力蛊便会瞬间撕裂女人的身体。
  等待巫力蛊降临的时间里,他倒也没闲着,摇摆崂山搜集实验血材,尤其是幽恶蟾,即使因为妖孽的西瓜头他暂时不能随意唤通旧土,但其他位面中,对这种五行均衡的血材垂涎的蛊苗可是不少,脑海里把一些特异的蛊虫拉成一条长长的清单。
  他要做好出山的准备,因为崂山的兽煞对他魂魄的成长有限的很,先天冥煞又过于稀少,所以坑杀更契合魂魄成长的人类,便成为自我提升唯一路径。等到噩梦睡醒,位面行走一次,彻底的激活体内第二人格,让魂魄入位格。而在这之前,他必须要尸降了巫力蛊,再次改造一边身体,让指玄经可以运转更多周天,为三维守恒打好基础,才能在人间继续疯狂成长。
  洛寒从女人身后慢慢的抽出身体,平缓了下急促的呼吸,便拉起裤摆。在这几乎不可能见到活人的崂山深处,这种人伦之事成了他不多的放松身体、缓解情绪的项目,女人特殊的体质总能让他欲罢不能,即使前世美女千般姿态坐卧心中,他品尝的体质特异者更是不在少数,却也不及女人带给他的强烈刺激。尤其是那副清冷麻木的神态、伟岸曼妙的身姿,极大的满足了他征服的快感。
  ……
  洛寒身影极速摇摆在密林荆棘中,身后吊着申欢欢伟岸的身姿,动静转折间透着澎湃的力量感。
  他眼瞳漆黑如墨,突然有杀机闪过,便是蹬踏古树折转身体,向着远处若隐若现的气机猛然提速。
  不多时,一抹刀光炸亮了密林,一头冥熊迎着诛邪,抬起熊腿便是力拔山河的一脚,震碎了不多的刀光,对被踢飞的少年看也不看,显然是没把洛寒放在眼里,猩红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手握骨刀,赤裸的女人。
  被无视的洛寒也不觉脸红,一刀偷袭不成,虎口还被震裂,他本就魂力不多,激发不了几丝刀气,这诛邪对有着先天实力的冥煞来说就没那么大威胁,以他的实力即使激发蝎变若不搏命怕是远不敌这头以防御见长的冥熊。
  但,他的底牌何止一次蝎变,洛寒未成形的第二人格在体内冷漠的睁开双眸,四目重合,眼窝里发出幽幽的黑芒,似乎密林间的温度都骤降了几分,洛宫望气术运转极致,他的眼中冥熊周身粗如手臂的灵能丝线勾动着暴乱的能磁场,望气见知后,他倒也能把握丝毫规律,虽然先机仅是那几秒而已,但对气血极度旺盛,几乎以体铸兵的女人来说,足够了。
  冥熊体内散发着浓重的冥邪之力,让他不能完全窥透,只是当那条最细的能磁之线绷断的刹那,洛寒口绽春雷。
  “心口下,五寸!”
  女人鼓荡的红能在周身瞬间形成四处气旋,轰然踏出一步,一寸方圆。
  掌中骨刀,方寸间撕裂空气,卷连着天光决然刺近。直到此刻,熊身气机牵连天地的那条最细丝线才怔然绷断。
  邪意的骨刀,透体而出,女人半条小臂跟着骨刀嵌了进去。龙象之力汹涌澎湃,直接搅碎了心脏,这种纯粹而极致的力量,看得洛寒心下凌然。
  如山的熊身心脏破碎的瞬间便散了所有力量,不可置信的仰躺下去,在密林里砸出沉闷的声响,眼中带着惊恐落于远处佝偻的人类,便散尽了最后一丝猩红。
  洛寒取出噬魂蛊,如法炮制,最后将白萝卜大小的掌中蛊虫,塞进孕蛊黑坛,一掌震碎蛊身,大量魂气在狭小的空间内澎湃起来,紧接着被压缩精炼成坛内药液一样的液态魂水,融入其中。洛寒停止真言念诵,坛周能磁场渐渐平和,盖紧坛顶收入怀中,这是他为万劫蛊孕养准备的种蛊坛,除了一应稀有的木植血材,坛中已集了三头冥煞的魂气。这万劫蛊不属于炼体之蛊,对强大的血脉没那么需求,最适合魂气孕养。
  这几日,他和身后女人愈发的心意相通,配合默契,一般的先天冥煞自然不是二人的对手。普通的先天冥煞基本都有弱点,对一般人来说即使有越境杀的能力,对于这种弱点也是不好把握,更不至于达到致命的程度,但在洛寒望气见知下,加上女人铸体成兵的实力却绝对足以致命。
  如眼前的冥熊,虽然身体极度强悍,但动作不够灵敏,况且身体相比于申欢欢,孰强孰弱还真不一定,解决掉自然不费劲。
  看着洛寒行云流水的善后操作,女人冰冷的眸中毫无情绪波动,只是冷冽的站在渐冷的林风中,体内气机雄浑而汹涌。
  洛寒没有理会女人心底博然的杀机,似乎对那入坛的魂气还有着一丝向往之意,他嘴角勾起弧度。
  “想要?”颠了颠手中的黑坛,玩味的说道。
  女人面色看似淡漠,却有些不自然的转过头,没有说话的意思。
  洛寒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板过那张倾城而倔强的脸颊,踮起脚,努力的在樱唇处蜻蜓点水一吻,他那平凡微黑的脸上说不出的憨厚与柔情,落在女人眼中却如恶犬般狰狞。
  洛寒空出的手紧接着在两片温润里抹了把,放于鼻息间,眼神开始迷离。
  “你真的很骚!”身高只到女人脖颈处的小男人,轻声呢喃着。
  他没再继续挑逗女人,恢复眼白的眸子顷刻漆黑如墨,转身向着一个方向望了过去。那凌然的视线似乎穿过了层层阻隔,魂识感知里,几道身影在百丈之外的林间晚宴极行。
  一个青衫仗剑的男人,脸颊苍白,瞳孔猩红,突然心有所感,身体顿住,抬了抬手,身后的小队便戛然而止。
  他只是微微能摸索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机远远的投了过来,心下便是一突,快速调整方位,带队循着模糊的感应极速奔来。
  洛寒提纵术瞬间入微,他不知带头的是什么层次的阴兵,但应该不在二品先天之下。那井然有序的行进方式,气机相互勾连着,使得小队隐隐凝成一股锋利气势,显然配合默契,训练有素。
  这让洛寒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这片崂山看来不会安宁了。
  他没有避让,带着女人,直奔阴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