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二十八章 严肃的包龙图

第二十八章 严肃的包龙图


  甘奇进来之时,包拯已然从公房走了出来,正在院子里转悠。包拯如今年老,再也不如年轻时候那般身体,每每办公一两个时辰,就要起来活动一下,否则全身酸痛难受。
  此时甘奇走了进来,上前见礼。
  包拯看着甘奇,稍稍有了一点点微笑,问道:“随本府在后衙里转转如何?”
  “多谢龙图抬举。”甘奇笑答。
  包拯点点头,已然头前在走,沿着回廊,还时不时活动一下手脚,还自顾自说道:“老了老了,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做什么都感觉有心无力了。”
  甘奇客气一语:“包龙图可不老。”
  包拯摇摇头,不答。包拯这个人,以某个方面来说,从来不是一个热情的人,甚至是一个很少有笑脸的人。这也是他“包黑脸”的由来。
  包拯不说话,甘奇自然有些尴尬,只得跟着包拯身后慢慢走着。
  包拯几乎寒暄话语都没有说,待得转悠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既然读书,那就一定要进学,不得多久府学里就要开考招生了,你不可不去。”
  包拯的严肃,就体现在这里,不问其他,不谈笑风生,开口就是教导。犹如一个极为严厉的长辈一般,有些人,天生性格就是如此。
  “学生定会去报考。”甘奇答道。
  “嗯,极好。”包拯点头答了一语,又道:“诗词文章乃术也,圣贤为道也。道为术之本,定要下苦功,府学里的教习,都是名士之流,本府也会常去授课,进学之事,一定不可怠慢。”
  包拯似乎不怀疑甘奇能考上官学,却是担心甘奇自视甚高,读书不用功。大宋朝对于教育是极其重视的,教育也是官员政绩考核很重要的一点。各道路州府,都有学宫、官学。
  这一点倒也像后世,各地都有重点中学、大学。朝廷科举也像是公务员考试,大多时候也是要有“文凭”才能考试的,科举主要依托的都是各地官学。
  “学生定当谨记龙图教诲。”甘奇就这么答着,他今日也不是来跑关系的。甘奇也知道包拯这样的人,关系是跑不来的,送钱送礼谄媚讨好,对于包拯而言,只会让包拯看轻。
  甘奇今日来,就是想在包拯面前露个脸,若是包拯能看重甘奇几分,那便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包拯能带着甘奇在后衙里转悠闲聊,那便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因为甘奇已然看到府衙里的各处衙差官吏,见到包拯都会上前见礼,包拯虽然不会去介绍身边的甘奇,但是甘奇跟在了包拯身边,这已然就是足够了。
  转了一圈,包拯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颈,开口又道:“你回去好好备考吧,本府也要会公房里去了,来日待得上了官学,再来家中拜见,以后就不要到府衙里来了,此处不是会客之地。”
  甘奇拱手:“叨扰龙图了,学生告辞。”
  包拯点点头,也不相送,直接往公房而入。
  甘奇也出门而去,先与守门的衙差拱手示意,也听得那衙差说道:“甘家官人慢走,以后常来。”
  此时周侗见得甘奇出来,也连忙上前问道:“大哥,包龙图如何说?”
  甘奇答道:“包龙图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叮嘱好好读书进学。”
  周侗问道:“大哥是不是没有与包龙图禀奏清楚啊?”
  周侗知道甘奇是来解决那个巡检捕头何海之事的,但是听甘奇回答,好似并没有解决这件事情。
  甘奇问道:“禀奏什么?”
  周侗闻言,一脸失望说道:“大哥岂能不与包龙图禀奏呢?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一趟了?”
  甘奇笑道:“不白来,此来收获良多。”
  周侗摇头叹气,便是知道甘奇说都未说,明日那巡检捕头何海再来,怕是无可奈何了。
  甘奇却是心情大好,哼着小调就往城外而回,忽然感觉这个汴京城,实在是美。特别是内城,处处高屋大宅,鸟语花香,出墙的红杏,院墙的桃李。
  宋朝园林的发展,是中华上下五千年之最,不论是设计上,还是审美上,宋朝园林都是最发达的时候。乃至后世苏州园林,比之宋朝园林也相去甚远。
  宋朝也是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把园林当做一门专业艺术来发展的时代,也是因为大宋朝文人的崛起,还仰仗大宋朝繁荣的经济。
  为了园林,从江南的太湖石,到北方的长青树,全国各地的珍禽异兽,乃至世界各地的珍禽异兽,不论花费多大的价钱,文人们都是趋之若鹜。
  就说后来的司马光,朝堂失势,隐居洛阳撰写《资治通鉴》的时候,司马光在这个时代是标准的清流正派,吃饭节俭,用物简朴,却也住着占地二十余亩的园林大宅,亭台楼阁、绿水花草。但是这二十亩的园林大宅,在这个年代,却还是陋室简居,被人称道。
  到得宋徽宗时代,为了园林,甚至都能激起民变。大名鼎鼎的“花石纲”,便是这个由来。
  也可见这个时代的汴梁城,这些大户人家的园林宅邸是何等的奢华景象。
  内城里,不见臭水沟,不闻臭气熏天,甚至还处处飘香,基础建设上也是极为发达,青砖青石的宽广街道,红墙绿瓦之下,下水道也修建的极其科学。
  但是从内城而出,到得外城,那就不一样了,重要的商业街道与主干道倒是不错,一旦从主干道而出,那就是另外一番景象。
  古代城市生活,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城市居民们每天大早,都会提着马桶等在门口,等着收粪便的车到来,挨家挨户收走粪便,当然这是要给钱的。
  待得粪便收走了,大姑娘小媳妇的还得等在门口,等着卖水的车到来,买今天要用的生活用水。若是哪家自己打出一口有水的井,也代表了不一样的富贵。若是哪个坊里有一口公用的水井,每天队伍必然排成长龙,供不应求。
  这些之外,还有做饭用的柴火,也得等在门口买,若是门口买不到,就得出门去买,否则没了柴火,也就吃不上一口热饭了。若是冬天要来,取暖的木炭又是紧缺之物,拿着钱到处去买,还不一定买得到。供应百万人吃饭取暖的木柴木炭,也不知需要砍伐多少森林去生产。
  这个时代,要维持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艰难之处远远不止这些。可见中国古代社会的发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