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三十三章 滚蛋

第三十三章 滚蛋


  狄咏已然再也不答话语,提着拳头就往王胜而去。
  却见甘奇赶到头前,开口答道:“胜爷若是早愿舍财,何至于此!”
  甘奇的刀,已然往王胜劈去。
  接下来的一幕,甘奇倒是也没有料到。只见王胜果决非常,调头就走,挤开身后两人,脚步却就跑了起来。
  狄咏见得这般情况,嘿嘿一笑:“大哥,这厮是不是逃跑了?”
  甘奇也愣了愣,他对这个时代的江湖人物,其实一直以来都看得比较重,也是因为听多了故事,《三侠五义》也好,《水浒传》也罢,宋朝的江湖汉子,多是重义轻生死。这个时代的江湖人,多是那一言不合就揭竿而起造反的汉子。甚至有人统计,两宋是中国历史上民间起义最多的朝代,两宋三百一十九年,历史明文记载的起义高达四百三十三次,一年一次都有多。
  所以甘奇在面对王胜的时候,一向谨小慎微,就算今日火并,甘奇也是极为认真对待,甚至有一些决绝的心理。
  甘奇是真没有料到江湖大佬王胜会在火并之中临阵脱逃。
  此时的甘奇,才有空闲抬头左右去看,看得场面局势之后,对于王胜逃走的事情倒也多少能理解了,因为左右到处都是黑衣短打的哀嚎之人,邻近巷弄里,还有无数奔逃的背影。随着王胜而逃的,也有几十人之多。
  甘奇点了点头,把手中的刀往地上一扔,笑道:“咱们赢了。”
  狄咏笑答:“大哥,我这还没过瘾呢,也太不经打了。”
  甘霸到得头前,捡起甘奇丢下的刀,龇牙咧嘴笑道:“大哥,我可没给你丢脸吧。”
  甘奇转头看着甘霸龇牙咧嘴的模样,拍了拍甘霸的肩膀,说道:“呆霸,你当真是条好汉。带着弟兄们去寻医馆看看伤势吧。”
  甘霸嘿嘿笑着,点头应答,一瘸一拐拖着腿,看着满地乱爬的黑衣短打,也不追打,只是左右看了看,又回头说道:“大哥,这个人好似死了!”
  甘奇闻言凑了过去,地上有一个一动不动之人,脸色已苍白,口鼻也没了气息,当真是死了。
  此时的周侗显得有几分紧张,问道:“大哥,这怎么办?”
  一场如此火并,岂能不死人?
  甘奇只道:“别乱说,且让人抬到村里去了,晚间再说。”
  甘霸定了心神,倒也不急,左右叫来几个人,抬着尸体往村中而回。
  门窗缝隙里,无数双眼睛看着这一幕,没有人去惊讶是否死人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死了的事情。所有人似乎都是一脸轻松,因为大家都知道,黑虎帮从此成了过去式。
  码头之上,再也没有了黑虎帮。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人群中的甘奇,兴许也在猜想此后的甘奇会是个如何做派。
  甘奇显然也知道有无数人盯着自己在看,提高了嗓门,开口与甘霸说道:“呆霸,你明日去与码头上所有讨营生的人说,往后啊,再也不收保护费了。也不会有人放高利贷,咱们更不会仗势欺人。”
  甘霸闻言,问道:“大哥,码头苦力的保护费不收无妨,倒是商户们是不是让他们多少意思一点?”
  甘奇摆摆手道:“一文不取,不仅一文不取,往后若是有人闹事,还可来寻我们去帮忙调解。”
  商户的保护费可是一笔不小的进项,如今甘奇说不要就不要了,甘霸微微有些失望,却也无法,点头又说了一句常说的话语:“还是大哥心善。”
  一旁的周侗开口问道:“大哥,那王胜逃跑了,该如何处置?”
  甘奇答道:“先把黑虎帮的人驱散了,把黑虎帮的赌坊也关掉,勾栏瓦肆也派人接管起来。至于王胜,再说吧。”
  周侗点点头,已然带着还能走路的人往街上而去,直奔四方赌坊。
  一场江湖火并,码头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带开封府衙门里也有人收到了消息,却不见一个衙差到场。
  王胜失踪了,黑虎帮的黑衣短打,再也看不到了,四方赌坊里面,也门窗紧闭。
  甘奇站在大哥彩坊的门口,忽然发现路边有人对着自己笑。
  甚至有人上前拱手:“见过甘大官人。”
  甘奇回以笑意,也拱手回礼。
  那人一边点头,一边离去。
  又见一人上前:“拜见甘大官人。”
  甘奇又是笑着回礼,说道:“客气客气。”
  又有一人路过上前:“甘大官人发财!”
  “发财发财,一起发财。”甘奇又答得一语。
  答着答着,甘奇转头上了二楼,大概是笑不过来了。
  刚刚送七八个汉子去医馆的甘霸,一瘸一拐往大哥彩坊而回,脸上笑开了花,似乎觉得今日这码头,比以往什么时候都要好看,好看得让人赏心悦目。
  此时路边忽然蹿出一人,开口与甘霸说道:“呆霸……霸爷,头前当真是我不对,只顾着家中还有老母病重,还请霸爷到东家那里帮我说项几句。”
  甘霸转头看着这人,自然是认识,火并之前,这人从后门溜走了,火并完了又出现了。
  甘霸懒得理会,拖着伤腿自顾自往前走,看也不看他一眼。
  那人连忙跟随几步,又道:“霸爷,只要你还能让我接着为甘东家做事,每月例钱,我给你五百文!”
  “滚蛋。”甘霸怒斥一语,抬手作势要打人。
  那人连忙躲到一旁,便也不敢再上前,怕甘霸当真动手要打。
  街面上的店铺已然都继续开门营业了,甘霸心情当真是极好,口中还咿咿呀呀哼着曲调,腿上的伤也不觉得疼,若不是刚才碰上了一个让他不快之人,心情只怕能更好几分。
  傍晚时分,大哥彩坊却来了一个人,巡检捕头何海。
  何海上到二楼,与甘奇见礼落座,开口说道:“甘官人,恭喜恭喜。”
  甘奇直白答了一语:“何捕头来得正好,你不来,我还准备去找你呢,往后这码头上的事情,一切照旧,该你们兄弟的酒菜钱,一分也少不了。”
  何海摆摆手说道:“甘官人,我来也不是为了这件事。是那王胜刚才上门来寻了我,希望甘官人能手下留情。他说他年纪大了,只想在城里过些自在日子,城中他还有些产业,便不与甘官人争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