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十五章 红火,红红火火

第五十五章 红火,红红火火


  天下第一武道会,锣鼓喧天,彩旗招展,大概就差一个鞭炮齐鸣了。大宋朝的黑火药倒是不差,可以制作成武器吓一吓马了,烟花却还并未成熟,鞭炮也不多见。
  得到六七十年之后,烟花才真正成熟,可以噼里啪啦往天上崩了。
  甘奇倒是想过弄个鞭炮齐鸣,烟花漫天,最后这诺大的汴梁城却满足不了甘奇的要求。
  甘奇上辈子年轻起步的时候,倒还做过贩卖炮仗烟花的生意。没错,私自贩卖烟花爆竹是黑道生意,违法的,利润自然也不小。
  语重心长提醒一下,请勿效仿,以免跟甘奇一样挨了枪子,前车之鉴,历历在目。
  如今的甘奇再想起这些,兴许又是一个生意门路,因为在大宋朝贩卖烟花爆竹不违法。
  人山人海,拖家带小,一片喜气祥和。
  祥和之下,多少有点暗流汹涌,周侗今日,不死不足以平民愤,不死也要残废,如此才能安抚汴梁人的情绪。
  狄青来了,黑黄的脸,消瘦的身形,皱巴巴的皮肤,几乎都看不清楚他脸上的刺字了。
  苏轼苏辙也来了,搏戏是全民娱乐,哪怕是苏轼苏辙这等读书人,也并不排斥,反而也是一脸期待。
  只是甘奇没有想到,赵大姐竟然也来了,甘奇给安排了个贵宾席,赵大姐身边坐着吴承渥与赵宗汉。
  赵宗汉正在与赵大姐介绍着,介绍得差不多了,开口说道:“大姐,头前我还颇有疑虑,没想到城外一个相扑场,也能如此人山人海,要说那甘奇,当真有几分手段。我得入一股。”
  赵大姐点点头说道:“嗯,入一股,必须入一股,大姐我也入一股。赚一些你姐夫的笔墨钱,别人都用歙州墨,你姐夫也该买几支了。”
  “大姐,你缘何忽然对姐夫这么好?几十贯钱的墨,你也舍得买?”赵宗汉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我以往对你姐夫不好吗?”赵大姐眉头一皱。
  “好,绝顶的好,大姐向来贤良淑德,女辈楷模。”赵宗汉竖着大拇指来去晃荡。
  吴承渥在一旁也说道:“夫人,歙州墨就不必了,甘先生家有一些孤本的好书,我想多多抄写一些。”
  赵大姐闻言点头:“笔墨纸砚,都买新的,只管去抄。”
  “大姐,这股还没入呢?就这么花钱?”赵宗汉问道。
  赵大姐笑道:“且去把甘奇寻来。”
  赵宗汉点头就去,大姐出马,一个顶俩。
  甘奇笑呵呵来了,赵大姐也是笑意盈盈。
  甘奇一看赵大姐的笑容,笑呵呵的脸马上垮了下来,知道大事不好。
  赵大姐开口:“甘……先生,您这生意红火啊?”
  “嗯,红火,红红火火,赚老鼻子钱了。”赵宗汉附和道。
  “大姐,有话直说,我甘奇是个厚道人。”甘奇似乎有点会意到了。要说入股,别人甘奇打死也不会愿意,但是这老赵家,甘奇心中其实是非常愿意的,但是甘奇也不是吃亏的人,钱什么的,股票都会因为利好消息大涨,是吧?
  这汴梁城,本就是藏龙卧虎之地,此时的甘奇一个连功名都没有的人,对那些大佬而言,不过蝼蚁一只。有老赵家在身后,其实真要说直白一点,甘奇多少有点求之不得,这种关系,古今中外,哪个时代都如此。
  “嗯,大姐我也是厚道人,一成股,多少钱啊?”赵大姐问道。
  “我……我也要一成。”赵宗汉狐假虎威在后。
  甘奇一脸的苦涩,眼泪已然在眼眶中打转,如丧考妣,不言不语。
  “大姐真是个厚道人,可不是要巧取豪夺,你年纪轻轻,做出这么大一份产业,着实不易,你只管开价吧。”赵大姐似乎真有点于心不忍。
  甘奇开口了:“为了这个相扑场,十里八乡的亲朋好友,那是见我就躲,方圆百里的大户人家,更是见我就关门闭户,其中苦楚,难以言表,而今……而今啊……好不容易成了,好不容易成了。”
  “缘何你开个买卖,所有人都见你就躲啊?”赵宗汉极为配合。
  “唉……若是你见人就开口借钱,别人岂能不躲着你?我如今啊,负债巨万,算都算不过来,就指望着相扑场赚钱还债了,否则我都要卖身为奴了。”甘奇是真的不吃亏,商业谈判什么的,信手拈来。什么人适合什么办法,甘奇更是了然于心。
  赵大姐闻言也是一口大气叹了出去:“不易啊,不易啊。那我与宗汉加在一起,要个一成五吧。”
  “一成五的股,多少钱?”赵宗汉问道。
  “如此,当真如同割我胸口之肉。若是旁人,便是一死也不能允了他。唉……成本价,五万贯,一年包回本。”甘奇几乎涕泪俱下。
  姐弟两互相对视一眼,各不说话。
  局面忽然僵住了,甘奇看得这般局面,心中也在纳闷,是不是自己开价过高?
  只听赵宗汉试探问道:“大姐,你有两万五千贯吗?”
  大姐回头看了一眼姐夫,然后点点头:“我有。”
  甘奇心下一松。吴承渥身形一抖,头一低,兴许他还不知道家中有如此巨款,刚才还在为几十贯的歙州好墨纠结,转眼有个败家娘们就能拿出两万五千贯。只是……只是敢怒不敢言。
  大姐回问一句:“宗汉,你有钱吗?”
  赵宗汉尴尬一笑:“我去凑凑,我去凑凑,十里八乡,方圆百里,甘奇都能凑到,我应该也能凑到。”
  大姐点头,看向甘奇:“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甘奇心中乐开了花,脸上却还在肉疼。不远处狄咏,一成的股,花了三百贯不到。这支股票涨得有些凶。
  “大姐,那边有客,我先去招待。”甘奇着急离开,得去跟狄咏好好说道一下,千万不要说漏嘴了。
  所有人都到了,场面已然热烈非常,两万个坐席虽然没有满,但是万人已然不止。
  抽签开始了,到处招呼的甘奇,忽然发现周侗找不到了。
  甘奇四处在寻,开口大喊:“周侗,周侗!”
  狄咏也跟着大喊:“周侗,周侗你去哪里了?”
  忽然,四周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贵宾席这边,有人隐约听得周侗的名字,如同打了鸡血,开口大呼:“周侗要出来了,打周侗,打死他,打死他!”
  甘奇缩了缩脖子,与狄咏说道:“狄咏,若是有周侗的场次,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加派人手。”
  狄咏点头:“大哥,我再去码头上雇百十个壮汉来。”
  “嗯,速去。”甘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