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十九章 曹家有国舅

第五十九章 曹家有国舅


  看台上那个汉子正对着甘奇微笑,此时的甘奇却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今这汴梁城,甘奇陡然间就成了一个怀璧者,满汴梁都是那达官显贵,日进斗金的甘奇,岂能不面对这些人?
  甘奇迈步往上,那人却端坐在看台,一人就坐了两个座位,左右还有七八个大汉把他围在中间。
  甘奇上前拱手:“在下甘奇,不知当面是哪位贵人?”
  壮汉起身,身形如熊,又圆又黑的脸上有一双带着戾气的眼眸,也一拱手,笑道:“某乃曹横,东京十三门的掌舵,见过!”
  东京,也就是汴梁,大宋朝有四京,东京汴梁,南京应天府(商丘),北京大名府(大名),西京河南府(洛阳)。
  东京十三门这个名号,甘奇似乎听过,又似乎没有多大印象,甘奇知道这个名头并非官府衙门,便问:“不知曹掌舵此来寻在下,有何贵干?”
  曹横问道:“听闻如今这码头上的黑虎帮已经没有了?成了甘大官人的地盘了?”
  “倒也没有什么地盘不地盘的,黑虎帮为祸乡里,覆灭也是迟早之事。”甘奇答了个模棱两可。
  曹横爽朗一笑:“哈哈……甘大官人好气魄啊,智谋也是不凡,这般产业,教人羡慕。”
  甘奇听得连连皱眉,有人夸他,可不一定是好事。甘奇答道:“还请曹掌舵明示。”
  曹横忽然拍了拍甘奇的肩膀,说道:“甘大官人不必如此生份,东京十三门,向来都是同气连枝,共同进退,一起发展。以往那王胜寻过我无数次,想把这东京十三门变成东京十四门,我都未允。今日前来寻甘官人,便是想把这东京十三门变成东京十四门,不知甘官人意下如何啊?”
  甘奇这回是听懂了,所谓东京十三门,不过就是东京恶势力联盟而已。以前王胜想加入,别人还看不上,王胜势力范围都在城外,别人看不上也是正常。
  如今为何又主动上门来邀请甘奇了呢?
  这个问题不必多想。
  甘奇已然试探问道:“不知在下若是到得曹掌舵麾下,可有些什么要求?”
  曹横的笑依旧爽朗:“哈哈……东京城,百万余人口,衣食住行,样样都是生意,有人能做禁军的供粮生意,有人能做正店名楼,有人能垄断牙行,有人能控制租赁,有人能把着勾栏瓦肆,有人能从官府拿出盐铁批条……繁多种种,皆要有些规矩才是。”
  甘奇笑道:“曹掌舵是说,在下若是到得掌舵麾下,便可做这些生意了?”
  曹横倒是被甘奇说得愣了愣,有笑道:“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也在于商议。”
  “在下还以为皆由曹掌舵一言而决呢?”甘奇此时似乎成了如甘霸那般呆愣的人了。
  曹横又答:“甘官人是那聪明人,岂能不懂这些,某是这十三门的掌舵,能不能一言而决,甘官人又何必多问?”
  甘奇已然懒得打这些谜语机锋了,直接问道:“曹掌舵可是看中了在下这个相扑场?”
  曹横似乎也没有想到甘奇这么直白,这回的笑声里,多少有些尴尬:“哈哈……甘官人智谋不凡啊,那便直言,相扑场这份产业,好是好。就是得罪人太多,城内大小相扑场无数,而今都成了个门可罗雀,有人寻某来出头。某却不是那般不讲道理的人,所以想了个折中的法子,毕竟和气才能生财,打打杀杀那是没有必要的,甘官人以为呢?”
  “不知曹掌舵所说的折中之法是个什么法子?在下也不愿打打杀杀的,和气生财自然最好不过。”甘奇答道。
  “好,某就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折中之法对于甘官人而言,自然是好处无数。只要甘官人把这东京十三门变成了东京十四门,那大家都是自己人了,许多事情更好说。大家都是场面人,向来直来直往,甘官人拿出五成的份子,往后众兄弟便是个同气连枝,保准甘官人能安心赚钱,若是往后遇上什么问题,尽管来寻众兄弟们解决就是,这汴京城内,没有众兄弟们解决不了的事情。”曹横笑还在脸上,眼神却已微微眯起,看着甘奇。
  甘奇微微皱眉,五成?赵大姐都只拿去了一成半,狄青都只有一成,这个曹横,开口就是五成?
  甘奇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东京城内大小事,曹掌舵当真都能解决?”
  “那是自然。”曹横自信非常。
  “开封府也不在话下?”甘奇又问。
  曹横依旧自信摆摆手:“开封府自不在话下。”
  甘奇试探两番,这人竟然都未把开封府包拯放在眼里?这人身后怎么有这么大的势力?
  这有些不科学啊?还是说曹横只是在吹牛?要说曹横吹牛?也不太可能。
  那曹横身后到底是何人?
  曹横似乎看出了甘奇在犹豫,眼神示意一下身边之人。
  立马有一人开口说道:“甘官人,你可不要小看了我家掌舵,你可知当今皇后娘娘姓什么?”
  这是在提醒甘奇,这一语自然能把甘奇提醒了,当今皇后姓什么?当然是姓曹。
  想到曹皇后,甘奇微微惊讶了一下,要说这位曹皇后,倒是有些名气,民间口碑也不坏。
  但是甘奇不免想起了另外一人,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曹国舅曹佾,对的,就是后世神话故事里那个八仙之一的曹国舅。吕洞宾、何仙姑的那个八仙之一。
  故事里的这个曹国舅成为八仙之前,似乎风评一般,似乎曹国舅也还有个弟弟,更是个狠厉角色。但是这个曹横,显然不是曹国舅的弟弟,大概是曹家族人,背后倚仗的十有八九就是那两位曹家国舅爷。
  甘奇下意识问道:“曹国舅?”
  曹横摆摆手,笑道:“见笑,见笑。”
  这还见笑呢?甘奇一撇嘴,答道:“曹掌舵且让我思虑一番,往后再说。”
  曹横本以为曹家一出,甘奇应该大惊失色,然后万事好说,以往这种事情,曹横应该做过不少次,所以信心百倍,就等着甘奇惊吓连连,俯身来拜了。
  没想到甘奇竟然没有那么配合,还敷衍起来。
  曹横面色一变,语气一冷,问道:“甘官人当真要往后再说?”
  “自然是往后再说,因为这事,我说了也不算啊。”甘奇是准备扯起虎皮做大旗了,曹横这般的场面人,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吃惯了肉的人,胃口都很大,谈判的余地也很小。甘奇也是在未来做准备,将来甘奇的买卖肯定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有些麻烦现在不解决了,往后就是越来越大的麻烦。
  好不容易弄出了个赚钱的营生,成了他人的嫁衣?甘奇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曹横面带狠厉,问道:“那谁说了算?”
  甘奇不答,事情牵涉甚广,若是放在旁人,只怕早已低眉顺眼,甘奇是不可能低眉顺眼的。但是想让赵大姐与国舅爷掰手腕,此时还不太现实。
  一来,赵大姐与甘奇关系也没有好到那个份上,赵大姐想赚钱而已,只要股份在,跟谁赚都一样。至于什么看上这个妹夫或者女婿的事情,甘奇压根就没有当回事,也当不了一回事,甘奇也不想娶个姑奶奶。
  二来,甘奇心中,赵大姐兴许还真不一定愿意与曹家扳手腕,因为曹皇后如今在皇帝身边很是受宠,赵宗实能不能真成为太子、成为皇帝,此时都还是一个未知数,而曹皇后也是能左右局势的人之一。
  综合这两方面,甘奇虎皮只能扯到一半,不能真把这旗子给立起来,但是扯到一半,倒也足够,至少让曹横有个忌惮。
  所以甘奇答道:“曹掌舵也是聪明人,在下也不便多言,咱们今日到此为止,再会。”
  甘奇说完,已然转头往看台而下。
  曹横铁青着脸,看着甘奇的背影,说了一语:“去查,看看甘奇后面是何人,好好的查。”
  而已经下了看台的甘奇,眉头紧锁,这个事情显然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处理的,后续之事,还得好好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