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八十三章 有感情的啪

第八十三章 有感情的啪


  在家中的甘奇,正在忙着戏曲之事。
  李一袖与萧九奴二人此时也是两眼放精光,这两个姑娘明显就是识货的人,知道如今自己正在唱的曲子是好东西,一旦出去,必然风靡汴梁城。
  头前两人还只是配合做事,如今已经是主动做事了,两人也凭借自己的专业技能,时不时编上几段调子唱与甘奇听,供甘奇参考定夺。
  有了这两个姑娘的主动帮忙,甘奇当真省事不少。
  良辰美景奈何天,这般的句子,二位姑娘是争着为其谱曲,甚至二位姑娘唱着词句,看着故事情节,也能感动得潸然泪下。经过一千多年打磨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的威力实在不同凡响,也是女子多愁善感使然。
  只是两位姑娘做事之余,也多少有些失望的感觉。
  不为其他,便是如今二人也知道甘奇为何买她们。本以为是跟了良人,往后居家过日子,哪曾想到,这位甘公子对二人似乎并没有那么感兴趣,不说洞房花烛,连一点亲近之意都没有表达。
  这对于已经进门的女子而言,当真有些失望失落。
  倒也不是甘奇多么正人君子,而是甘奇对于男女之事,还在意感情方面。这也是甘奇的经验如此,没有感情的啪啪啪,其实感觉真不怎么样。有了感情基础的啪啪啪,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似乎有一种升华。
  这真是甘奇的经验与心得。也是因为甘奇从来都没有缺过啪啪啪的机会,啪多了,追求自然不一样了。用甘奇的话来说,没有感情基础的啪,那就是浪费自己的那个啥。
  三人正在培养着感情……说错了,三人正在商量着戏曲的事情,甘奇也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问道:“二位姑娘可认识汴梁城里的一些杂戏班子?”
  李一袖闻言点头:“奴家倒是有些相熟的杂戏班子,不知官人要寻一些什么人?”
  李一袖倒是知道甘奇要找人,因为一出戏,不可能只有两个主要演员来演,还得有许多配角。
  甘奇答道:“末泥倒是不需,副净,副末还是需要的,引戏可有可无,装孤也不需要。寻十个八个人来不嫌多。”
  这几个名词,便是这个时代杂剧里的角色称呼,就如后世京剧里的生旦净末丑一般。
  所谓末泥,就是主角。副净、副末,却并非配角之意,而是搞笑滑稽人物。引戏,大概的作用是穿针引线,也是因为这个时代的戏曲还太原始,还得加一个人穿插介绍来引导剧情。有点像是旁白的作用。
  其实从这个配置来说,宋杂剧里,主要的手段是滑稽搞笑。而表演的主要内容,就是市井纠纷,类似大娘与大嫂街头吵架。所以还需要一个人来判决对错,装孤就是一个官吏的角色,主要用来解决矛盾。
  综合来看,宋代杂剧里,除了那些杂技卖艺的,就是这种市井纠纷剧,这种剧,颇有点像后世普法栏目剧,也是在教导百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主要以搞笑的形式来表现。
  李一袖点点头道:“嗯,奴家这两日就去帮官人寻。”
  “好,价钱好说,一个月两贯五。”甘奇就是这么大方。
  “两贯五?官人,不必如此花费,一贯钱就足够了。”李一袖进了门,这就算是为甘奇省钱了。
  甘奇摇摇头道:“只要真能演好,两贯五,一文不少。还要寻一些乐师,李姑娘只管去寻,也是两贯五。”
  “乐师更不难,奴家熟悉之人不少,官人放心,奴家一定办妥此事。”李一袖主动表现自己的能力,兴许也有女子在大宅院里的那一些小心思。靠美色受宠,终有人老珠黄之时,靠能力受宠,便是一辈子的不可或缺。何况李一袖也自认为快要人老珠黄了。
  甘奇闻言面色带笑,起身就去取钱,取来盒子交到李一袖手上,还道:“只管去花,把人配齐,还要把乐器都配齐,到时候还得寻人做一些道具之类,你只管花销,不够再来寻我拿。”
  李一袖接过盒子,还答:“奴家一定节约着用,也会把账册做好。”
  这个二十四的姑娘,太懂得进退了。
  甘奇其实不在乎这些,听得李一袖这般话语,也不免高看几分。
  此时门外甘霸来报:“大哥,相扑场来了国舅爷寻您。”
  甘奇国舅二字,眉头已经皱了起来,起身往外,问道:“一个国舅爷还是两个国舅爷?”
  “一个!”甘霸答道。
  甘奇便往相扑场而去,相扑场外的商铺建好了许多,也有不少商家开始入驻,甘家村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在这里订下了商铺。甘奇也不食言,没钱的,租金都可以先欠着。
  开茶馆的,开酒店的,开客栈的,甚至还有人到这里开皮肉场所的,应有尽有。
  商铺正中心,便是一座比较大的宅院,这座宅院是甘奇留给自己的,并不用来住人,而是准备开一个大型的娱乐城,甘霸头前去铁匠铺订的几十个简易轴承,便是准备用在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大赌场。
  这里的前厅,也会用来当做平时的办公与招待所用。
  国舅爷曹杉大喇喇坐在前厅之中,左右大汉一字排开,十多个之多,看起来威武不凡。
  国舅爷面色冷冷,略带桀骜之气,两条腿还不断抖动着。
  甘奇从门外走进来,看得这一幕,颇有点像府衙开堂审案一般。
  甘奇才刚进门,国舅爷抬手一指,问道:“来者何人?”
  听得甘奇脚步一停,微微一愣,还真有点开堂审案的感觉,这位国舅爷是真会摆谱。所以反问一句:“哪位是国舅爷?”
  甘奇这是明知故问,所有人都站得笔挺,唯有一个人坐着,还能有谁是国舅爷?
  国舅爷曹杉却还真答了话语:“我乃曹家国舅,你是甘奇?”
  “在下甘奇,不知国舅爷到此有何贵干?”甘奇并未表现出什么恭敬,也是这位国舅爷的谱子摆得太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