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九十章 初中三年级

第九十章 初中三年级


  甘奇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便开始说起了《西游记》的故事,不知为何,甘奇下意识把西游记里面关于宗教的东西给剔除了,真的说起了一个猴子成精的故事,猴子如何了得,花果山从石头里蹦出来,然后成了猴王,渡海拜师,打败多少妖魔鬼怪。
  赵仲针小朋友听得是津津有味,便是石头里蹦出一只猴子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可想象的有吸引力,无疑就等于天马行空的脑洞大开。
  脑洞大开的事情,天生对孩子就有无限的吸引力。
  但是故事也不能说得太多,再说下去,猴王就得打上天庭了,把玉皇大帝都吓尿裤子了。这个事情有些不美,与时代不符合,或者换个词,就是有反动思想。
  甘奇正说着猴子如何厉害,准备上天当官了,故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仲针小朋友有些着急,说道:“然后呢?接着的故事呢?下面呢?”
  甘奇嘿嘿一笑,说道:“下面没有了。”
  “下面没有了?不行,下面必须有,你快说。”仲针小朋友急道。
  “下面真没有了,我给你换个故事怎么样?葫芦娃救爷爷的故事。”
  “不行,不要,我就要孙悟空,你快说。”仲针小朋友不依不饶。
  甘奇还是摇摇头:“下面是真没有了。”
  “下面没有了?你下面没有了?你就是个太监啊,你下面都没有了,你是太监吗?”仲针小朋友出生皇室家庭,见多识广。
  甘奇忽然感觉下体一凉,这位仲针小朋友可不是玩笑,他可是赵宗实的长子,以后的大名叫作赵顼,此乃未来的神宗皇帝。赵宗实其实也是个短命鬼,五六年后登基,登基四年,就病死了,就该这位仲针小朋友登基了。
  神宗皇帝与仁宗皇帝赵祯不一样,也与他父亲英宗皇帝赵宗实不一样。他可是一个有抱负有理想的皇帝,王安石变法,就是他在位的时候推行的。
  未来的神宗皇帝说甘奇下面没有了,这个问题有些严重。甘奇尴尬一笑,说道:“小针针,咱们有约在先,你若是觉得这个故事好,那你也得帮我一个忙,去与你的那些姑姑们说,就说我奇丑无比。这件事情办妥了,来日寻个机会,我再一次给你讲完。”
  甘奇是准备把这件事情拖过去。
  小针针闻言就起身:“好,我现在就去帮你办事,你可不能忘记了,故事一定要说完的。”
  甘奇敷衍着点点头:“嗯,好故事多的是,只要有机会,说都说不完。”
  甘奇此时是真敷衍,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却是此时的甘奇没有想到,许多年后,已经登基了的仲针,在一个艰难的时候,还是把这个故事听完了。
  小针针撒丫子就往大厅旁边的偏厅跑去,偏厅里几个姑姑正在议论,却都皱着眉头。因为进来的小孩子,有的说甘奇长得不错,有的说甘奇长得吓人,有的说甘奇长得一般般,就是没有一个准信。
  待得最后赵仲针走了进来,几个姑姑都看向了他。
  小针针直接越过几个姑姑,走到小姑姑面前,嘿嘿一笑:“兰姑姑,那甘奇长得好看,漂亮得紧呢,而且身材还好,五大三粗,高有九尺。特别是甘奇会讲故事,给我讲了一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的故事,精彩绝伦。”
  小针针不是一个赵宗实那般的老实人,有些不厚道。
  赵宗兰闻言,问道:“故事是怎么样的?说来听听。”
  小针针把手上拿了许久的半个鸡腿几口吃完,抹了抹嘴巴,开始讲故事:“说上古之时,东胜神洲有一个花果山,花果山上有一块石头,你道这石头什么来历?”
  “什么来历?”兰姑姑很是配合。
  “这石头可不简单,乃是当初女娲娘娘补天的时候剩下来的一块石头,历经万千岁月,吸收天地精华,早已生了灵智。这一日……嘭……嘭嘭嘭嘭嘭……你道如何?”小针针很有一些当说书先生的潜质。
  几个姑姑同时问道:“如何?”
  “从石头里蹦出来一只猴子……”小针针手舞足蹈,装作一个猴子模样。
  若是甘奇在这里,绝对会把小针针招入自己的戏班,天赋惊人。
  此时一众孩童们早已“哇……”,几个姑姑也是“这么厉害?”
  偏厅里正在说着故事,大厅之内,歌舞散去,开始来回敬酒闲谈。
  招待客人,自然要把客人招待好,甘奇受到了赵宗实十多个兄弟的轮番照顾,喝得甘奇是两眼翻白。
  几轮下来,赵宗实先进入了正题,开口说道:“来人啊,去把宗兰请来抚琴。”
  左右小厮闻言愣了愣,以为赵宗实是说错话了。汝南郡王府何等人家?这甘奇年纪轻轻,什么人物?岂能让家中未出阁的县主亲自出来抚琴待客?
  一旁的赵大姐看得小厮犹豫,呵斥一语:“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小厮点点头,起身而去,却还是为难,永嘉县主赵宗兰可不是旁人,在家中万千宠爱于一身,脾气可不好惹,开口去叫她出来待客,怕是要吃霉头了。
  小厮走进偏厅,为难着躬身行礼,硬着头皮与赵宗兰开口:“大将军与长乐县主请您往大厅抚琴。”
  小厮说完话语,连忙低头,等着霉头降临。
  那曾想到,永嘉县主赵宗兰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说道:“你先去禀报,我稍后就来。”
  小厮闻言抬头,瞠目结舌:“哦……哦……小的这就去禀报。”
  小厮出门而去,却是满心疑惑,疑惑今天府中这些龙凤们都是怎么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个年轻士子上门作客,竟然让家中万仟宠爱的小县主亲自抚琴招待?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甘奇虽然一直很排斥这桩所谓的姻缘,但是此时心中多少也有一些期待,期待看看这位小县主到底长什么样子,其实也期盼着真出来一个绝世佳人。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难以说清道明。
  佳人出来了,娉娉婷婷移莲步,青蓝衣袂飘飘然,青丝无髻银簪别。脸有粉黛轻轻点,白面如霜红润间,眉黛轻扬,双眸含水,小口轻轻一抿。当真是……很美。
  就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姑娘,换上一件校服,背上书包,就可以去上初中三年级了,应该正在为中考焦头烂额。
  这个问题严不严重呢?
  甘奇有一些纠结。
  刚一纠结,甘奇立马回过神来,心中自问:我怎么会纠结这个?不对不对,事情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