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九十八章 杀了甘奇

第九十八章 杀了甘奇


  铁棍正指着甘奇,甘奇反而速度更快,飞身而上,便是怕那铁棍再一次砸向女子。
  飞腿而起,一声大呵:“去你妈的!”
  这一瞬间的感觉,好似回到了甘奇当年血战街头的时候。
  铁棍叮当落地,手持铁棍之人倒飞而出,一个头颅重重砸在巷子边墙之上,鲜血迸溅而出。
  甘奇完全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问题,俯身抄起女子扛在街上,转头就走。
  一旁的狄咏已然到得甘奇身后,为甘奇断后。
  两人冲出小巷,左右还有二三十号汉子从四处赶来。
  却是那国舅府中,也有无数人抄着家伙奔了出来。
  一场街头火并,不期而遇。
  门口之处,曹佾人在门内,却还频频探头出来看,口中又想大声喊,却又压低着声音喊道:“快快快,快把人追回来,快去把人追回来。”
  国舅府中不断有人往外去追,曹佾已然开口在骂:“这是哪个杀千刀的要与我曹家过不去?”
  “大爷,小人好似认得他。”
  “是谁?”
  “大爷,是甘奇,就是甘奇,是上次对二爷动手的那个甘奇。”
  曹佾看着街道远端越跑越远的甘奇,皱眉问道:“何处可以寻到此人?”
  “城外,城外甘家村可以寻到甘奇。”
  此时曹衫方才从府内姗姗来迟,走到曹佾身边,一脸疑问:“大兄,怎么回事?怎么在家门口与人打起来了?是哪个腌臜泼才这般不长眼?”
  这一回,曹佾看得自己这个弟弟,终于把抬起来的手打了下去,巴掌之声脆响,把曹衫打得一个趔趄,呆愣片刻,开口问道:“大兄,你打我作甚?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曹佾又是抬手,再一巴掌打去,又是一个脆响,彻底把曹衫打懵当场,方才开口:“你这个废物,废物。”
  说完曹佾已然起身出门往外,回过神来的曹衫,捂着自己的脸颊,吼道:“到底怎么回事?”
  一旁的小厮连忙解释:“二爷,二爷,那女子跑出来了,还被甘奇抢去了。”
  “那个女子跑出来了?”
  “二爷……就是……昨日那个投入井中的女子。”
  “什么?怎么可能?胡说八道。”
  “当真啊,不仅跑出来了,还被甘奇给带走了。”
  此时的曹衫方才面色大变,一时之间好似失了方寸,左右看了看,又问:“那大兄这是去哪里?”
  “大爷去追甘奇了,兴许是往城外甘家村去了。”
  “走,速速随大兄一起去,今日便让那甘奇死无葬身之地。”曹衫面露狰狞。
  却是扛着人的甘奇,并未出城回家,而是直接在城中寻了一个医馆,便是怕肩上这个女子伤重而亡。铁棍抽打,若是打在要害之上,一击便可毙命。这女子若是就这么死了,那麻烦就大了。
  大夫在甘奇的喊声中奔来,女子躺在床板之上,一脸的痛苦。
  肋骨断了好几根,呼吸似乎都不那么顺畅,更说不出话来,人也昏昏蒙蒙。
  大夫已然在施救,就听得医馆门口尾随而来一大帮人,个个铁尺在手,还有零星腰刀。
  曹佾从人群中走出,开口喊道:“甘奇,把人交给我。”
  甘奇从内而出,到得门口,与曹佾面对面七八步远,甘奇知道当面是曹国舅,开口问道:“把人交给你,岂还有命在?”
  曹佾皱着眉头又道:“你为何偏偏要与我曹家过不去?便是赵宗实,而今对我曹家也不敢有丝毫不敬,你如何敢这般?还不快快把人交出来!”
  “哼哼……丧尽天良的事情做下了,岂还能容得恶人逍遥法外?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人,今日只能到开封府,谁也要不走。”甘奇横下一条心说道。
  左右之人已然在四处寻着武器,连狄咏也从院中取来了一杆晒衣竹竿,这是狄咏第一次在甘奇面前拿起武器。
  曹佾听得甘奇之言,自然就明白甘奇知道了其中细节,此时的曹佾沉默了片刻,他在下定一个决心,杀人灭口的决心,这个决心对于曹佾而言,心中有一些犹豫。因为曹佾并不是那等作奸犯科的恶人,他只是在护短,不想自己的弟弟案发,不想曹家名声受辱,还要顾及那个当皇后的妹妹的名声。
  曹衫再一次姗姗来迟,到得现场一看架势,也不多问,开口就大喊:“大兄,快快动手,把人抢回来。”
  曹佾牙关一咬,手一挥:“杀,把那甘奇杀了!”
  甘奇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知道这件丑事。
  左右小厮闻言一惊,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当真要在汴梁城内大庭广众之下杀人?
  曹佾已然不再犹豫,放开了手脚,此时杀人,虽然也是大罪,但是之后还能辩解分说斡旋,曹佾心中猜测甘奇也不是什么好人,到时候最多官府判一个厮斗的罪名,误手杀人。即便杀人了,也还可以找人来顶罪。
  若不如此,真让这个女子到得开封府,后果不堪设想。
  动手杀人灭口,已然是被逼无奈的上策,便听曹佾再喊一语:“动手,把那甘奇杀了。”
  曹府之中的许多小厮,可不是善良之辈,特别是曹衫身边的许多人,杀人之事当真不是一次两次,就在昨天,这些人还杀死了两个人。
  此时既然主人已然两次开口,大庭广众就大庭广众吧,便看几人持刀往前,眼神狠厉,动手要杀人。
  曹佾要杀甘奇,此时甘奇直觉得浑身血气上涌,肾上腺素猛飙,拳头一捏,口中一语:“放开干了,不要有任何顾忌。”
  狄咏回头看了一眼甘奇,问道:“大哥,那我就不客气了。”
  甘奇点点头,往前已去,利刃长刀就在面前,直奔他脑门而来,甘奇闪身一躲,提腿飞踢而出,手架在握刀的手上,一个扭转。
  一柄刀,已经落在了甘奇手中,只见甘奇眼中精光一闪,这柄刀已毫不犹豫插入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体之内。
  光天化日之下,杀人了!
  刀横在身侧,鲜血一滴一滴从刀尖落下,似乎滴答可闻。
  甘奇那一身粉红衣衫之上,有了几抹血色的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