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言情剧有毒

第一百一十一章 言情剧有毒


  家中的甘奇,正在亲自提笔,为吴承渥写出了一篇文章。
  吴承渥在一旁直道:“先生此文,不知高了学生多少。”
  甘奇其实也是无可奈何,不是说吴承渥没有文化,而是吴承渥实在有些不开窍,有一种迂腐气,这种迂腐气,实在是有些无解,就像人的性格,也是难变。
  所以吴承渥的文章,如何也写不出灵动之感,所以甘奇唯有自己亲自动笔,别无他法。
  吴承渥虽然已经觉得甘奇的文章极好,但是甘奇还是摇摇头说道:“待得送到子瞻那里去润色之后,你就把这篇直接背下来吧。”
  甘奇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写出的文章有多么好,只是把一个答题思路写清楚了,真要让这篇文章有一个质的提升,还少不得苏轼来润色一番。甘奇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亲手写一篇文章,遣词造句上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在于基础功底不扎实,甘奇如今读书也就是在弥补自己的基础功底。
  吴承渥点头说道:“若是真能考这题就好了……”
  甘奇又道:“往后做题,都得让子瞻润色,你再来背诵,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是,学生一定每篇都背下来。”
  甘奇这回算是轻松了,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有让吴承渥背上一堆文章,其中自然就有真的要考的那一篇,到时候入得考场,默写下来就行。
  此时的吴承渥,似乎想问甘奇一些问题,却又不敢问出口,他心中有很多疑惑不解。有些事情别人不知,他心中却知晓许多,比如甘奇似乎早就知道刘世珍的失踪与曹家国舅有关。
  连刘世珍要失踪的事情,甘奇似乎都早有预料,所以吴承渥才能在那一刻把消息带来。随后发生的一切,早已传遍汴梁城。吴承渥心中疑问无数,自不用说。
  甘奇其实也看出了吴承渥的疑惑之色,但似乎也不准备多解释。
  甘霸奔回来了,带来的消息自然是赵宗汉来看戏了,还带了仲针小朋友。
  梨园春戏院,舞台之上咿咿呀呀在场,舞台之下,各种唉声叹气。
  赵宗汉早已看过戏了,在一旁不断低声说话:“这个约会,梁山伯错过了,唉……”
  一旁的小公子闻言,答道:“十兄,你能不能让我自己看。”
  “我就是忍不住,再也不说了,你自己看。”
  过得一会儿,赵宗汉又道:“待会,祝英台要嫁给马文才了。”
  “十兄,你能不能不说啊?”小公子这个气。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我……我就是忍不住而已,这戏是好看,就是太过气人,太气人,看完心里堵得慌。”
  糟小朋友八九岁,刚刚懂事的年纪,倒也看得懂,看得是目不转睛,双拳紧捏,时不时捶胸顿足。
  祝英台在梁山伯坟前唱起了那曲《皂罗袍》,小公子早已潸然泪下,言情剧,对于小姑娘而言,杀伤力实在太大。
  从戏台顶部吊下来的蝴蝶,从坟墓中飞出,小公子频频擦拭脸上的泪水:“也好也好,化蝶而飞,也算是个双宿双栖了……”
  安利者赵宗汉邀功一般问道:“好看吧?这戏当真是好看。”
  “嗯,好看呢,甘奇最会讲故事了。”小仲针开口说道。
  小公子又道:“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韶光易逝韶光贱,天生甘奇大才也。”
  看戏之人,皆是久久不起,面对空荡荡的舞台,似乎还有回味无穷。
  甘奇却从门口走了进来,左右看了看,往赵宗汉走了过来。
  赵宗汉也看到了甘奇,立马一脸尴尬看了看一旁的小公子,小公子抬头也看到了甘奇,连忙抬袖来遮面,直感觉心跳加速,似乎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赵世子,走,酒楼备了席……”甘奇上前。
  赵宗汉起身拱手,说道:“今日……今日……”
  甘奇看到了仲针,与之一笑,小朋友也挺高兴。只是甘奇又看到了那个抬袖来遮面的小公子,稍稍奇怪了片刻,其实甘奇就明白了什么。
  甘奇忽然来了一点恶趣味,说道:“世子还有朋友随行啊?走,一并入席。”
  赵宗汉本以为今日带着小妹来看戏,偷偷来,偷偷走就是,哪曾想到入得甘奇的地盘,哪里还藏得住。
  此时赵宗汉又不能直接挑明,要拒绝甘奇,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合适,当真有些为难当场。
  一旁的仲针却还说道:“走走走,吃饭去喽。”
  尴尬得片刻,赵宗汉想到了打岔的办法:“过几日,府中有除夕前的大宴,我来这里是想把你这戏班子请到府中唱一出,不知可不可以?”
  甘奇点头:“可以,这有什么不可以。”
  赵宗汉又神神秘秘凑近一番,与甘奇小声说道:“但是就这么去,还有些不妥,你得教导他们一些礼仪之事,不可冲撞,不可失礼。”
  礼仪?甘奇脑海中闪过“皇帝”两个字,皇族大总管赵允让府中的除夕前大宴,请的原来是仁宗赵祯?
  “我明白了,些许小事,放心就是。”甘奇猜出来了。
  “嗯,那……那……那我就先走了。”赵宗汉顾及着自己的小妹,同桌宴席,实在不合适。
  甘奇也不再强留,只是抬手作请。
  赵宗汉起身而走,仲针却是开口说道:“叔父,咱们怎么能不吃饭就走呢?留下来吃个饭吧?我还想听故事呢。”
  “倒霉孩子,走走走。”赵宗汉拉着仲针就走。
  一旁的小公子,连忙起身跟在身后,紧张不已,步伐又快又短。
  只是这小公子过于紧张了些,刚从桌案后出来几步,就碰到了前面的那张座椅,一个踉跄,往前栽去,还有一声惊呼:“啊……”
  甘奇眼疾手快,急忙伸手一拉,只是甘奇手劲太大,小姑娘总共没有几十斤重,用力一猛,直接把往前栽去的小公子拉成了往后倒下的模样。
  甘奇其实早已知道这个用袖子遮脸的小公子是谁,看着就要抱个满怀,这还了得?甘奇连忙一躲,还用那只受伤的手再去托得一下小公子的后背。
  小公子这才用一个后倒的姿势稳住了身形,那遮脸的袖子早已不知去了哪里,与甘奇大眼对小眼这么一看,瞬间红透的脸似乎都要哭了出来。
  “哎呀……”小公子从甘奇的手臂上起身,飞奔而去。
  赵宗汉目瞪口呆在一旁,反应过来之后,眼神左右看了看,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说道:“这戏院着实不错啊,走了走了……”
  甘奇看得戏台上正在收拾道具的人,想起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也感觉到手臂的疼痛,撇撇嘴说道:“这言情剧看不得,有毒!毒性太强,还他妈会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