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甘家村的年

第一百三十二章 甘家村的年


  除夕,过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知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节庆。
  之所以中国人会人为的把一年的结束与开始设定在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以为春天来了,也还因为这是农耕民族里唯一一段真正无所事事的时间。
  乍暖还寒,积雪还未彻底消融,万物复苏还有那么一点点时间,土地不用管,气候又还寒冷,这么无所事事的时候,不用来节庆岂不是浪费了?
  甘家村里,热闹非常,村里以甘霸为代表的暴发户们,用箩筐挑着钱进城,再用箩筐挑着好吃好玩好用的东西回来。
  小孩子们聚在村口,见得有人回来,便会拥上去看看。
  甘霸把自己的担子放了下来,从箩筐里拿出一个纸包,纸包打开之后,里面是蜜饯,蜜饯就是甜味的腌制水果,桃杏李枣柿,这是富贵人家的小零嘴。
  甘霸笑呵呵先往自己嘴里连塞几个,然后把纸包摊开,一边嚼着嘴巴里的东西,一边喊道:“一人一个啊,一人一个,谁拿多了,讨打。”
  孩子们伸着手,挤作一团,甘霸一个一个的发:“你的,滚蛋……你这个最大啊,拿好,赶紧往后面去……你这小不点瘦得紧,给你两个,一边呆着去……”
  发完蜜饯,听得孩子们的感谢,甘霸还笑着骂咧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吃了老子好几百个钱,老子自己才吃四个,都滚蛋滚蛋……”
  边说着,甘霸挑起了自己的担子,笑呵呵准备往家而回。
  有一个小孩大喊一语:“霸叔,甘少爷寻你过去干活呢。”
  甘霸闻言,骂道:“他娘的,不早说,待老子在这里给你们发东西,误事了……”
  小孩子把蜜饯放在嘴巴里轻轻咬下一丁点,尝着甜味,反复嚼来嚼去,久久舍不得吞下,口中还答:“快去吧您呐,去晚了,少不得挨甘少爷的揍了。”
  “老子先打死你个小王八羔子。”甘霸挑着担子,提腿就去踢,却是也没有踢到,大概也是做做样子而已,然后气呼呼而走,走着走着又笑。
  甘霸到得甘奇家中,正见得甘奇蹲在地上,奇怪问道:“大哥,你蹲地上作甚呢?”
  却见甘奇拿着一个燃着火的小木棍,把木棍往地上一杵。
  立马火光四溅,还伴随着“呲呲”声。
  甘霸看明白了,问道:“大哥,你怎么把爆竹给拆了?这都不响了。”
  爆竹,此时已经有了,只是火药的威力实在不大,影响火药威力大小的条件有很多,比如配方,配方是很重要的一点。但是配方还不是最重要的一点,因为配方这种东西,就是一个数据,数据对了,就简单了。
  主要还有硫磺硝石的生产工艺与纯度问题,乃至木炭的纯度问题,这些是很少有人注意到的。就说木炭,工艺上不难,甚至满大街都有人在卖,但是这些木炭,大多纯度不高。
  甚至连后世九十年代的木炭,纯度也不高,木炭点燃在火盆里,时不时还会浓烟滚滚。直到机器来生产木炭了,木炭才真正变成了完全无烟。
  所以这样生产出来的黑火药,威力也就大不了,甚至只求一声响的爆竹,合格率也并不高。往天上崩的烟花,都还没有出现。
  可见这些宋朝黑火药想要变成大规模使用的武器,还真不是配方就能解决的问题。
  甘奇此时就是想看看这黑火药的效果,见得甘霸进来了,也不回答甘霸的问话,而是转头抬手一指,说道:“书房里我写了二百多幅春联,你带人挨家挨户去送一下,若是还不够,再来与我说,我下午在写一些。”
  “大哥,你一个上午就写对联了?”甘霸问道。
  甘奇点点头,却在拿手拈起燃烧过的火药,在手中碾了几下,摇摇头,把燃烧的小木棒一扔,拍了拍黑乎乎的手,站起身来。
  “笔墨纸可贵着呢,大哥,你就是太心善。”甘霸又说了一句老台词。
  甘奇摇头说道:“村里识字的不多,往年许多人家也舍不得花钱去买春联,今日反正无事,写了这么多,就当是练字了,你赶紧去送吧。”
  “得嘞!”甘霸往书房里进。
  甘霸带着人去送对联。
  甘奇刚琢磨完了火药,又开始琢磨起了活字印刷,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者毕昇,刚死了大概六七年左右,活字印刷也还没有真正推广流行起来,还只在几个印刷小作坊里开始使用,而且还远在淮南西那一带。
  活字印刷真正兴起,按照正常的推广速度,还得几十年时间。
  甘奇正拿着一个木头小方块慢慢刻着,刻出几个字,排好,涂上墨水试一试。因为甘奇不久就要用上这些东西,这也是他进太学的时候要拿出来的法宝。
  试验了几次,效果还不错,只是甘奇的雕刻水平实在不行,但是甘奇也很是满意。
  甘霸那边正在送对联,也给甘正家送了一幅。
  甘霸把对联往甘三爷的手中一塞,还不等甘三爷反应过来,甘霸又飞奔往下一家去了。
  甘三爷站在门口,看着甘霸敲开隔壁的房门,口中正说道:“九叔,我大哥写的对联,特地吩咐我送来,你赶紧贴门口上。”
  那位九叔接过对联,笑呵呵答道:“多谢多谢,要说你呆霸啊,如今算是走了运道了,有这么一个大哥,也算是出人头地了。”
  甘霸嘿嘿一笑,说道:“九叔,我大哥可心善得紧,你们家这一年也赚得不少吧?九婶在相扑场外的茶摊,我大哥都不让我去收钱呢,地方都白给你们用了。”
  九叔笑着点头,还道:“呆霸,先别走,你等上一等。”
  说完九叔回头往屋里去,片刻又出来了,手中提着一串腊肉,说道:“带给你大哥,就说是九叔的一点心意,九叔家中也没有是好东西,就这腊肉还算拿得出手,也谢你大哥为村里铺的路,挖的渠。”
  甘霸倒也不客气,一把接过腊肉,如抢一般,还笑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九叔您这样的抠门人,还给别人送起了肉。可不得反悔啊,我走了,你可别到时候说是我抢你的。”
  说完甘霸起步就走,生怕九叔后悔了。
  九叔一脸纳闷,骂道:“呆霸儿,你这个小兔崽子,九叔我是那样抠门的人吗?”
  “吃您老一块肉,可不容易。长这么大就没吃过您家东西,你可别追出来了,送出去就不能再往回要了。”话语还在说,甘霸已然奔出了十几步外。
  隔壁的甘三爷,见得这一幕,心中莫名不是滋味,摊开手中的对联,看了看,往地上一扔,自言自语:“这般字迹,也敢写出来丢人现眼,还是我家正儿的字写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