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破烂货

第一百三十三章 破烂货


  正月初二,樊楼里人流攒动,张大家不仅自己要准备元夕的表演之类,还得安排着诸多大小事情。
  这一点是甘奇没有料到的,原来张淑仪这么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竟然就是这樊楼平常里管事之人。
  这个姑娘不简单,甘奇如是在想。
  其实今日这樊楼,并非什么高端诗会,真正的高端诗会是那元夕当夜,所以今日并未来多少文人士子,来的多是平常里在樊楼捧场的一些有钱人。
  要说樊楼这个地方,也是真正的雅俗共聚之地,作不来诗词的,前楼听曲听书,左右看舞看戏,比一般地方好上太多。文人士子们来此,大多都会越过前楼,过得雅苑,到后楼去。
  张大家并不出现,而是在幕后安排着这一切。
  今日樊楼,就像是一个春节庙会一般。
  所以甘奇特地把甘霸、周侗、狄咏一起带来赶“庙会”,旁边还有十几个甘家村的兄弟,共坐了两个圆桌,带着他们一起见见世面,难得节庆,也该一起娱乐娱乐。
  大厅之内,客人越来越多,樊楼前楼的大厅,不知比后楼大了几倍。
  宾客越来越多,吵杂一片。
  头前一桌,几个年轻公子更是大声左右推杯换盏,几乎掩盖住了头前伶人唱曲之声。
  即便如此,也无人出言去说,反而时不时还有人提着酒杯那几个年轻公子走去,恭恭敬敬见礼,敬酒几杯,然后赔笑几语,回到自己桌案之上。
  富二代官二代这种身份,自古就有,其实并不贬义。因为有许多富二代官二代,本身也极其优秀,比如王安石、司马光,都是官二代,只是王安石父亲的官比司马光小了许多,司马光的父亲当过三司副使。苏轼苏辙,那就算是富二代了。
  而今日头前那一桌之人,十有八九是汴梁城里的官二代,但是说话之间,粗俗得紧,大庭广众之下,喝起酒来,扯着嗓门吵吵嚷嚷,声音都掩过了弹琴唱曲之声,旁人还不敢制止,这明显就不是那种真正读书人的做派,所以这些人平常里也不会出现在那些文人诗会之中。
  此时有一个老妈妈慢慢走了出来,先是见礼,然后开口:“诸位官人,樊楼今日特地把近来风靡汴梁的戏班子请来了,先唱的就是那《梁祝》,还有一出以往从未唱过的《窦娥冤》,待得他们把台子布置一下,好戏马上开场。”
  此言一出,满场反响热烈,已然有人大声喊道:“好,速速出场来唱,那《梁祝》我可看过一回,与其他的戏全然不同,当真是一出好戏。”
  老妈妈笑了笑,左右又是见礼,说道:“诸位官人既然如此想看,还请稍后不要吵杂,免得唱词不能入耳,奴家拜谢诸位,再谢再谢。”
  老妈妈这般话语,自然是提醒某一些人的,却又不敢光明正大去说,唯有如此提醒一下。
  似乎也有人知道老妈妈就是提醒的自己,起身就是一语:“快开场吧,哪里那么多废话。”
  老妈妈笑容立马尴尬起来,连连点头躬身,口中说道:“宋公子稍待,宋公子稍待,奴家这就去安排。”
  甘奇此时才真正注意到头前那一桌人,老妈妈如此反应,可见那位宋公子的身份着实不简单。甘奇也发现了那位宋公子身边,竟然还坐了一桌手持兵刃的汉子,这些汉子从衣着上看,就不是小厮护卫的身份,反倒像是江湖人物,面色之上颇有点凶神恶煞的味道。
  这一点让甘奇有些吃惊,按理说官二代这种身份,哪里会与江湖匪类打交道?
  再看一会,甘奇又发现那位宋公子竟然还不是主座,而是陪坐,主座上还坐有一人,锦衣华袍,抬杯豪饮。
  此时舞台道具已经布置好,乐音一起,梁祝上演。场中吵杂立马就小了许多。
  只是头前那一桌人,戏是要看的,口中话语也是要说,该推杯换盏的时候,毫不在意其他。兴许也是因为他们坐在最前,也就没有听不清楚这个问题了。
  甘霸看了看甘奇,说道:“大哥,戏都开始了,这些人还不禁声,待我去与他们说道说道。”
  甘奇抬手拦了拦:“不必了,待得看进去了,自然就不会吵杂了。”
  满场所有人都认认真真在看戏,不得片刻,头前那一桌的人果然声音小了下来,这梁祝当真是有魅力的。
  只是过不得片刻,又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只见头前那一桌主座上的那个锦衣之人忽然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台子之下,所有观瞧几番,忽然抬手一指正在唱戏的李一袖,大声说道:“你可是李一袖?你是李一袖。”
  却见那位宋公子也连忙起身跟了上去,问道:“德彰兄,怎么了?你认识那梁山伯?”
  这么一幕,戏台上的李一袖唱词一止,尴尬得左右看了看,不知如何是好,整个戏都停住了。
  那位德彰兄似乎脸上还有怒气,答道:“认识,岂能不认识,这不就是遇仙楼的头牌花魁李一袖吗?头前在那遇仙楼,她还对我不理不睬,说我作的词太差,转眼间,她倒是到这里来抛头露面了,原还以为她是什么冰清玉洁了不得,原道也是个破烂货,听说哪个傻子花了一万多贯给她赎了身,如今怕不是又转手把她卖出去了?”
  宋公子点点头,笑道:“哦,原道是这般啊,青楼里的女人而已,总归都是破烂货,德彰兄不必过于挂怀。”
  台上的李一袖看着满场众人,急得连忙答道:“文公子,有事可否稍后再说,且待奴家把这戏唱完,还请文公子成全。”
  李一袖几乎都在求了,这位文德彰却还不依不饶,抬手指着她说道:“你给我下来,如今谁是你的主人,把他找来,爷要买下你,原先你跟爷面前装得冰清玉洁,爷此番把你买回去,好叫你知道厉害。”
  宋公子闻言,眼神一转,连忙说道:“德彰兄,你想要这女子?小弟买来送给你就是。”
  文德彰点点头,说道:“存仁,吩咐你手下之人上去把她给我拉下来。”
  显然宋公子名叫宋存仁,听得这一语,已然往旁桌一挥手。
  十来个带着兵刃的江湖汉起身,便要往台上而去。
  此时老妈妈飞奔而来,连连作揖:“宋公子,文公子,看在奴家的面子上,有什么事情能不能出了樊楼再说?奴家这里做着生意呢,来往都是脸面的人,搅了大家的雅兴,多少也有些不美,二位公子多多担待。”
  却见宋存仁抬手一挥,说道:“什么脸面,这汴梁城,还能有人比德彰兄有脸面。德彰兄看上的这个女子,你速速去把这戏班子的东家找来,想来转手几次的破烂货也值不得几个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