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东华门外唱名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东华门外唱名

甘奇准备着开个报社的事情,烧制更多的活字,四处去请印刷匠人,还到处去找稳定的供纸、供墨渠道。
  
  日子一混,就到了东华门外放榜唱名之日。
  
  这一日,激动的不仅是文人士子,还有汴梁城的各家大户,但凡家中有待字闺中的女儿,那一定会赶到东华门外等候着,等候着这些未来的朝堂栋梁之才们,苦口婆心也好,生拉硬拽也罢,如何也要弄一个乘龙快婿回家。
  
  甘奇也早早就到了东华门外,东华门是皇城东边的一个城门,早已人头攒动,都等着城门打开的那一刻。
  
  人实在太多,甘奇也就懒得往人群里去挤,这也就是为何放榜之人会有人大声唱名的原因所在。因为人实在太多,都拥挤在这里,看热闹的比真正的考生还多,考生的亲朋友好也比考生多。大多数考生压根就挤不进去,若是没有人大声把榜单上的名字喊出来,那这些考生就真的要头疼了,血战一场也不知能不能挤到头前去看一眼。
  
  其实许多挤在头前的人,昨夜就来蹲点守着了,为什么这些人比那些看榜的考生还要热衷?因为有些人还等着今天赚钱呢,得了名字去报喜,少不得一份官老爷不菲的赏钱。
  
  甘奇与苏轼苏辙、吴承渥几人站在人群之外,只等里面的人大声唱名即可。
  
  吴承渥早已紧张得左右踱步不止,苏轼却是一脸笑意。
  
  不知为何,甘奇又在身边不远发现了甘正。甘奇已经怀疑甘正是故意寻着自己而来的,就是要到自己身边。
  
  这种心态,甘奇其实也能理解,甘正憋着劲等着在甘奇面前出人头地、扬眉吐气,这是执念一般,甘正似乎也等着甘奇那羡慕嫉妒的眼神。
  
  甚至甘正也等着那一刻,甘奇会主动上前来说上一番讨好的话语,甘正到时候是耀武扬威一番,还是君子风范一番,他自己倒也没有决定好。
  
  甘正心中的甘奇,不过就是个攀附权贵门槛的泼皮,除此之外,还有附庸风雅不知廉耻。所以这般的甘奇,甘正是料定他会上来讨好高中的自己。
  
  所以甘正期盼着,等待着,等着唱名的那一刻,等着有人高声呼喊着汴梁甘正甘端念的大名。
  
  “子瞻,子由,我准备办一个京华时报,想邀请你们帮衬一二。”趁着榜单还未贴出来,甘奇说起了正事。
  
  “京华时报?什么东西?”苏轼问道。
  
  “就是如那朝廷邸报类似的东西,每隔一段时间印制一次,刊载一些时事、文章、评论、策论、娱乐等事情,在东京城里发售。”甘奇说道,邸报这个东西,其实就是朝廷官方报纸,从汉朝就有。
  
  但是邸报与甘奇要办的报纸又有极大的区别,邸报其实主要是朝廷发给各处衙门机构官员的,里面主要是记录一些朝廷最近的政策,国家发生的大事,或者教导官员勤政爱民之类。
  
  甘奇的报纸,那就真的是报纸了。甚至也准备打广告,比如球赛广告以及报道。
  
  “哦,发售?这能赚钱吗?”甘奇做任何事,苏轼都觉得甘奇是要赚钱。
  
  甘奇摇摇头:“赚不到多少钱,兴许还要亏钱。”
  
  甘奇这话不假,这个时代的纸与墨价格不菲,印书倒是可以赚钱,一本书价格本就不菲。但是印报纸可就难以在价格上赚钱的,总不能把报纸卖到书的价格,那谁还会买?即便有人会买,又能卖出去几份?
  
  所以为了广泛发售,报纸的价格肯定高不了,甚至还得亏本卖,至于广告收入,如今还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情况。所以赚钱亏钱都有可能,但是甘奇倒是不在乎,因为他亏得起。
  
  古代中国,其实识字率很低,农村里,一个几百人的大村庄,能识字的只怕也超不过十几二十个的数目。城市里的识字率就高了许多,许多大户人家的小厮都能认得不少常用字,至少认得街边牌匾上的字。
  
  汴梁城可以算是例外,因为这里主要居住的群体都是读书人,次要群体,也是为读书人提供服务的人群,服务读书人也能促进许多服务业者识字的需求。
  
  在汴梁城办报刊,基础人群还是有的。
  
  苏轼听得甘奇说要亏钱,一脸的不敢置信,问道:“道坚,亏钱的事情你也做?”
  
  “做,我有的是钱,不怕亏。只愿服务大众,为国举计,哪怕亏空了家底,我也不皱一下眉头。”甘奇正义凛然说道。只是甘奇的家底,想要在大宋朝亏空,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苏轼与苏辙对视一眼,互相摇头,苏轼再道:“我已经努力在说服自己了,就是怎么都相信不起来。你甘奇甘道坚,岂能做亏本买卖?”
  
  “我要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为往生继绝学,为……”甘奇似乎要发表演讲,倾诉自己这伟大的理想。
  
  “得得得,停,我信了,我信你还不信吗?”苏轼出手去拦,口中说着信,脸上却写满了不信。
  
  “嗯,要不要来帮衬一二,多多写文章,我免费给你刊载发售出去,传扬天下。”甘奇说得义气非常。
  
  “行,可以,你若真印制时报,我给你供稿就是,说好了,不得向我收钱。”苏轼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知苏轼要是知道给报社供稿是要收稿费的,他心里会作何感想。
  
  “咱们谁跟谁,绝对不收你的钱,免费帮你传扬文章,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当也要你写一些评论之类。”甘奇拍着胸脯说道。
  
  却是此时,头前忽然人潮攒动,喧哗大作,所有人都往前挤去。
  
  还有人大喊:“皇榜出来了,皇榜出来了。”
  
  “别挤,别挤啊……”
  
  “哎呀,我的鞋子呢?”
  
  “谁他娘踩我啊。”
  
  反倒是那些真正等着榜单的考生们,并不往前去挤,有辱斯文。
  
  最头前昨夜就来占位置的小厮们,他们多是楼宇里干活的伙计,识得一些字,又对那些平常喜欢出入楼宇瓦肆的文人很熟悉,三年就等这一次发笔小财了。
  
  皇榜还在张贴,这些小厮们探头探脑上下去寻,看得几个认识的名字,飞奔往外而去,赚的就是那第一手消息的报喜赏钱。
  
  不得多久,唱名还未开始,已然有挤出人群的小厮报喜之声。
  
  “刘公子,你中了,小人亲眼看见的,三榜同进士出身,第九十六名。”
  
  “当真?你没看错吧?当真亲眼看见的?”
  
  “当真,河间刘刚刘得正,小人虽然读书不多,这几个字岂会认错?九十六名。”
  
  刘公子已然一蹦三尺高,语无伦次说道:“好好好,赏,赏……”
  
  小厮躬身,捧着双手,等候赏钱,这个时候,岂还会有人吝啬?都要当官了,还在乎这点小钱?
  
  甘奇也是看着热闹,觉得有趣,还回头去看苏轼:“子瞻,怎么就没有人给你报喜呢?”
  
  “许是中不了。”苏轼笑道。原因其实都知道,那就是认识苏轼的汴梁小厮,不多。
  
  却见不远处的甘正面前也奔来一个小厮,一边作揖一边道喜:“甘公子,你也中了,二榜进士出身,第四十六名。”
  
  甘正闻言,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连连拍着自己的胸脯,高八度的嗓音问出:“当真?可是当真?”
  
  “当真,汴梁甘正,甘字与正字这么简单,小人岂能认错?汴梁哪里还有第二个叫甘正的?”
  
  甘正此刻,身体忽然感觉到一种轻飘飘,如同飞向了云端,手臂张开,似乎在抚摸云彩的柔软,脑中充血,有些如梦似幻,不经意慢慢转了一圈,再一跃而起,手臂挥舞起来。
  
  “我中了,我真的中了,我……我……我……”有一个语无伦次的。
  
  小厮已然等了许久,有些着急,因为他还得去给另外的人报喜,去晚了就怕被人捷足先登了,双手捧起,口中催促一语:“甘公子,甘公子……你看……小的挤来挤去的,也费了一身的力气……”
  
  甘正看着小厮模样,把手伸进怀中,拿出一个小袋子,看也不看,直接连钱袋都一并扔在了小厮手掌之上。
  
  小厮欢天喜地而去。
  
  此刻还在云端之上的甘正,竟然还又往甘奇那边看去。
  
  左右恭喜道贺之声,立马也是此起彼伏。
  
  甘正一边回应着别人的道贺恭喜,一边连连去看甘奇,却见甘奇并未往自己这边看,还在与旁边之人调笑说话,甘正以为甘奇是没有听到自己上榜的事情,开口左右大声说道:“今夜樊楼,不醉不归,我甘正多谢诸位兄台,能上皇榜,实属侥幸,再谢诸位。”
  
  说完话语,甘正又往甘奇看去,这一刻的甘奇,还真往这边看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