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们不要乱来啊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们不要乱来啊

    此时皇榜终于张贴完毕,大嗓门的唱名之人也在喝水清嗓子,准备大声来喊。
  
      人群之外,忽然来了许多马车牛车驴车,车架旁边,都站着一大帮如狼似虎的小厮,小厮们中间大多围着一个老妇人。
  
      老妇人目光如狼,饥渴难耐,四处寻找着猎物,只等看中哪个,便要上前去抢!
  
      抢什么?
  
      抢女婿!
  
      抢一个还不行,得多抢几个,有备无患。
  
      “第一名,眉州苏辙苏子由!恭喜恭喜!”
  
      “第一名,眉州苏辙苏子由!恭喜恭喜!”唱名的声音,竟然还会安排人往四周去传递,一声一声的大喊,由内而外。
  
      声音传到甘奇这边,甘奇摸了摸口袋,笑道:“我这钱不多了。”
  
      苏辙喜出望外,脚步连连往前,生怕自己听错了,再听一声:“第一名,眉州苏辙苏子由,恭喜啦!!!”
  
      苏辙这才转头而回,大笑说道:“兄长,你听到没有,你听到没有?第一名,你听到了吗?”
  
      苏轼也是喜不自禁,连连说道:“听到了,听到了,第一名,我家贤弟是第一名,名动天下第一名。”
  
      兄弟俩抱作一团。引得旁边之人皆是侧目来看,惊讶之声此起彼伏,只是众人大多听过苏辙苏子由的名字,却是第一次见,又不相熟,不知如何上前去攀谈一番才好。
  
      “第二名,眉州苏轼苏子瞻,恭喜恭喜!兄弟二人同及第,名动天下,名动天下啊!”
  
      “第二名,眉州苏轼苏子瞻,恭喜恭喜!兄弟二人同及第,名动天下,名动天下啊!”这是复读机。
  
      “兄长你听,你是第二名,你第二名,你听到了没有?”抱着苏轼的苏辙喊道。
  
      “我听到了,我第二名!”抱着苏辙的苏轼说道。
  
      兄弟两人,抱得更紧了,抱着跳了起来。
  
      一旁的甘奇,倒是不那么激动,而是含笑说道:“天道好轮回了。”
  
      苏轼听得甘奇之语,也道:“贤弟啊,天道好轮回了,这回我终于成了第二名了,债都还给你了。”
  
      “兄长说得哪里话!”苏辙说了一语,终于把苏轼松开了,又道:“这回我再也不气了。”
  
      甘奇倒是没有想到苏辙会是头名,苏轼第二名,历史本就如此,大概还是因为欧阳修错把苏轼的考卷认成了曾巩的,为了避嫌,特地点到了第二。苏辙成了第一名,看来甘奇这个泄题,还真改变了历史。
  
      兄弟俩经过了短暂的喜悦,苏辙对着甘奇拱手一拜,说道:“拜谢道坚指点之恩。”
  
      这句话,就不用多说了,不是甘奇泄题,苏辙也不可能考个第一。
  
      却是苏轼也对着甘奇拱手一拜:“道坚,谢了,多谢多谢,此番得你指点,如有神助。”
  
      兄弟俩不约而同把泄题之事都说成了“指点”,两人都聪明得紧,便是怕给甘奇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押中考题,看起来是了不得的事情,但若是传开了,少不得被调查一遭。
  
      这个时候,旁边之人才陡然反应过来,前三之人,竟然是熟识之人,竟然还都在一处?
  
      都在一处不说,竟然三人都在感谢甘奇的指点?
  
      甘奇指点的?
  
      甘奇这么厉害?能指点出全国前三?
  
      怎么回事?
  
      甘奇是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一次指点出了状元、榜眼、探花?一次包揽所有进士及第?
  
      “端念兄,快快,快快帮忙引见一下甘道坚。”
  
      “端念兄,你早不告诉我等你还有这般了不得的族兄弟,难怪你能得中的,想来也受过甘道坚的指点。”
  
      甘正面色铁青,冷冷一语:“胡说八道,我何曾受过他的指点。”
  
      “端念兄,帮帮忙,我等与甘道坚皆不熟悉,还请端念兄头前引见一二。”
  
      “对啊对啊,若是能拜在甘道坚甘先生门下,下一次也该我出头了……”
  
      甘正看着面前这一圈急不可待之人,头疼不止,他也没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怎么苏轼苏辙吴承渥就受了甘奇指点?难道甘奇知道考题不成?
  
      不可能!凭着甘奇,什么身份?他也能知道考题?就算有泄题,也泄不到甘奇身上来。说甘奇在家中翻出了几首诗词文章倒也正常,他能有什么手段让人中考?
  
      甘正实在想不通。
  
      却又听人说道:“端念兄,都是昔日同窗,顺手抬举一下吧,带我等去认识认识你这族中兄弟……”
  
      “拜托端念兄了!”
  
      甘正满心烦躁不解,看着众人模样,留得一语:“我与之不熟。”
  
      说完,甘正起步往人群而出,高中之日,却开心不起来,反而烦闷非常,实在不知如何解释。
  
      众人见得甘正竟然直接起身离开了,面面相觑。
  
      “他甘端念这是何意?”
  
      “何意?如今高中皇榜了,我等昔日同窗,在他眼中又算得什么?来日哪个衙门拜见,怕是连门都进不去了。”这话语有些阴阳怪气。
  
      “这龙门他是跃过去了,再也不是我等这般凡夫俗子了。”
  
      唱名之声还在继续,一阵阵喝彩此起彼伏。
  
      凤翔府张载张子厚,今年也中了,那句“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的话语,就是出自他之言,却被甘奇先用了。二三十年之后,张载便是这大宋朝有名的大儒。
  
      河南府程颢程伯淳,也是今年中的进士。程朱理学真正的创始人,程朱之程,就是指的程颢与他的弟弟程颐,不得二三十年,这对兄弟俩也是这大宋朝有名的大儒。
  
      还有传奇之事,来自临川曾巩曾子固,他的传奇并非他高中了,也并非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而是曾家四兄弟,今年一同高中,分别是曾牟、曾布与曾阜。前两个是曾巩的亲弟弟,后一个是曾巩的堂弟。一家四兄弟一起中进士,古往今来大概就这么一个例子了。
  
      此时有许多如狼似虎的家奴小厮挥着壮硕的臂膀冲进了人群。
  
      四处大喊:“哪个是苏轼,哪个是苏辙!”
  
      “苏轼在何处?苏辙呢?”
  
      有好事者往甘奇这边指了指,说道:“在这里呢,这里这里。”
  
      如狼似虎的小厮们已然冲了过来,瞬间把甘奇几人包围起来。
  
      也把甘奇吓得一跳,还以为仇人寻上门来了。
  
      “苏轼苏辙是谁?”
  
      甘奇也成了好事者,抬手指了指,说道:“这个是苏轼,这个是苏辙。”
  
      兄弟俩哪里见过这般场面,吓得双手捂胸,往后一缩,苏辙开口:“你……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要乱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