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见过甘先生

第一百五十八章 见过甘先生

    到得中午快要吃饭了,甘奇才从宅院之内走出来,看得对面京华时报的两个店铺被盖着皇城司大印的封条贴得死死,而蔡确还真搬了座椅坐在街边。
  
      甘奇摇了摇头,倒是也不急,与一边的甘霸说道:“呆霸,最近你多在这里盯着些,主要是把巧儿姐护住了,若是还有人要封店之类,倒也无妨,随他们去,若是有人要动巧儿姐,你当知晓的。”
  
      甘霸点头说道:“大哥放心,便是我死,也不能让巧儿姐受人欺辱了。”
  
      甘霸话语说得认真,也是他这一身肥膘,大半都是吴巧儿养起来的。以往甘奇“败家”,甘霸没少在甘奇家中蹭吃蹭喝,吴巧儿给甘奇做的好吃好喝,甘奇还不如甘霸吃得多,吴巧儿每次骂是要骂的,但也不会真舍不得让甘霸来吃,这份恩情,甘霸自是铭记在心。
  
      甘奇安排好这件事,便也不再多说,而是皱眉在想。
  
      甘霸却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又问:“大哥,以往你可没有如此吩咐过事情,莫非这回大哥碰到了难事?大哥,但有难事,你与我说,大不了杀人偿命。”
  
      甘奇摇摇头说道:“也不算什么难事,但是也要防备着有人狗急跳墙。”
  
      “哦,我去把刀取来。”甘霸回头便入了宅内,一柄硕大的朴刀就提在了手上,左右招呼几声,一帮子人便随着甘霸过得马路对面,就站在了巧儿成衣店门口。
  
      却是不想,刚刚站得片刻,吴巧儿拿着鸡毛掸子就出来赶人:“呆霸,你这浑厮,这么多人提刀站在这里,凶神恶煞的,还怎么做生意?”
  
      “哦哦……”甘霸憨憨哦了几声,左右看了看,把刀往地上一放,然后坐到了台阶旁边,也是可怜巴巴的模样,众人也是有样学样,都可怜巴巴坐在街边的台阶上。
  
      吴巧儿提着鸡毛掸子还准备来赶,却是走得几步,又犹豫了,摇摇头提着鸡毛掸子进了店内。
  
      不远处一个年轻儒生拿着一叠文稿寻了过来,左边看了看,右边看了看,正一脸疑惑之色。
  
      甘奇看得来人,开口喊了一声:“子鱼,寻什么呢?”
  
      来人便是太学学生冯乐冯子鱼。
  
      冯乐听得呼喊,回头看见甘奇,立马转了个笑脸飞奔而来,见礼之后问道:“道坚兄,怎么……怎么……就给皇城司封了呢?”
  
      “皇城司权力大嘛,自然想封就封了。”甘奇答了一语。
  
      冯乐闻言,立马气愤说道:“岂有此理,文人之事,凭白不问缘由就封了?这京华时报怎么就得罪了他皇城司?莫非这朝廷还不准人写文章不成?”
  
      甘奇笑了笑,说道:“待得下一期报纸出来,你就知道为什么被封了。”
  
      “道坚兄是说这报纸还会继续印?”冯乐问道。
  
      “印,自然还得印,封个门面而已,文人之事,岂可怕了他们?你可是送文稿来的?”甘奇问道。
  
      冯乐有些不好意思了,答道:“道坚兄,小弟惭愧,头前见得苏子瞻的游记,想得以往也写过几篇,所以特地送来这里看看,若是道坚兄看得上……”
  
      “拿来看看。”甘奇直接伸手。这个时代,一个文人想要出名,渠道实在太少,填词填得好,也还得有钱混迹青楼瓦舍,如是没那个喝花酒的钱,便是连起步都难,想真要个名声鹊起,那花费可不是小数目,名声起来之后,那就是等人邀请了。
  
      文章写得好,那也得考上进士了再说,一般学子,当了官,文章写出来,才有可能被传阅。
  
      如今有了一个报纸,想毛遂自荐的人,自然不在少数。特别是冯乐还认识甘奇,更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虽然来求人有些失礼,但也是无可奈何的门路。
  
      冯乐连忙把手中的文稿用双手托着送到甘奇手中,然后一脸忐忑眼巴巴看着甘奇。
  
      甘奇打开文稿,看了片刻,点头说道:“嗯,不错不错,我留下了,下一期给你刊载两篇。”
  
      “谢过道坚兄,谢过道坚兄!”冯乐连连作揖,忐忑的心情已经变成了喜悦。
  
      “你我同窗,不用谢我,你这游记写得极好,以后有文章,记得都往这里送来,多多刊载一些。”甘奇的夸奖也是真心,这冯乐还真有几分才华,而且甘奇如今也缺稿,更缺固定的供稿之人,所以准备把冯乐变成固定的供稿人。
  
      冯乐一边再谢,一边又道:“道坚兄,这皇城司到底为何要封了你的报纸?此事是可忍孰不可忍,小弟当回太学去,与众多同窗好好说道说道,更要与胡先生说一说,让那皇城司吃不了兜着走。”
  
      甘奇听到这里,倒也不拒绝,直接说道:“些许小事,胡先生那里就不必说了。”
  
      冯乐义愤填膺摇头:“道坚兄,此事定要让胡先生知晓了。”
  
      冯乐义愤填膺是自然,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表现自己才华的地方,说封就给封了,这还能行?
  
      “当真不必如此,免得老先生费心。”甘奇倒是真觉得没有到胡瑗出马的时候。
  
      冯乐却直接拱手:“道坚兄,小弟先走,定要把此事传扬出去,这个大宋,难道不是我辈读书人的大宋吗?”
  
      说完冯乐转头就走,满脸气愤,步伐飞快。
  
      冯乐要做的事情,甘奇倒是乐见其成,氛围要炒起来,舆论要立起来,太学才是甘奇坚强的后盾。
  
      甘奇也直接出城而去,报纸自然还要印,还要指名道姓喷,一切才刚刚开始,文相公也该好好教一教这些读书人如何升官了。
  
      往城外家中而回的甘奇,刚刚走到家门口,也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
  
      却见家门口围着一大圈人,周侗正在门口大声与众人解释:“诸位,诸位,我家大哥还未回来,你们这些重礼,我实在不敢做主手下……”
  
      “甘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啊?”
  
      周侗又道:“我也不知道大哥会什么时候回来,要不你们择日再来?”
  
      “甘先生可是在城内有住处?还请相告。”
  
      周侗看着面前这二三十个提着礼物的人,想了想,觉得甘奇在城内的住处不能随便说出去,便道:“我也不知道大哥住在哪里。”
  
      远远停住脚步的甘奇,也在犹豫此时要不要往前而去。却也有人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倒也看到了甘奇,却是这些人,竟然并不认识甘奇。
  
      忽然听得周侗大喊一声:“大哥,你回来了?”
  
      所有人目光往后,全部聚集在甘奇身上,这回认不认识都无所谓了,所有人都拥挤而来。
  
      “见过甘先生。”
  
      “拜见甘先生。”
  
      见礼之声此起彼伏,甘奇被人围在中间,直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