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斯文扫地,有辱圣贤

第一百七十五章 斯文扫地,有辱圣贤

    来拿人的皇城司押官李明,这一遭差事也是经了一些起落,本以为皇城司来拿个拿笔写文章的人而已,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差事,带着二十来号兵丁出城而来,哪里想到一进门,竟然有一两百号人拿着兵刃等候。
  
      李明当时心中一慌,所以心虚不已,想直接动手又有点不敢,怕真起了一遭火并,怕自己这么一个好好的皇城司六品军将,擦枪走火交代在了这里。所以只能一边派人去求援,一边言语威胁。
  
      没想到后来,这个甘奇还真识相了,又愿意主动去皇城司了,主动去不说,还主动要求披枷带锁。
  
      倒是又变成了一件轻松差事。
  
      李明头前在走,披枷带锁的甘奇跟随在后,左右还有押解的军汉。
  
      苏家兄弟皱眉走在一旁,甘霸与周侗狄咏带着无数汉子也准备跟随而去。
  
      却听甘奇回头笑着说道:“狄咏,呆霸,周侗,你们就不要跟着了。”
  
      甘霸急道:“大哥,我跟着你,便是看谁敢欺辱了你。”
  
      “都在家中等候着就是,不必跟随了。”甘奇边说着,边跟着皇城司的人往村口而去。
  
      “大哥!!!”甘霸急得一身大喊。
  
      甘奇也面色一正,说道:“回去等着就是。”
  
      甘霸闻言脚步一止,虽然不跟了,却还跳脚说道:“大哥,若是皇城司不给你一个公道,我就带人劫狱去。”
  
      “胡说八道。”甘奇一声呵斥,用眼神吓唬了一下甘霸,便不再回头去看。
  
      此时李明见得那一两百号提着兵刃的凶神恶煞没有跟上了,心中越发轻松,还与甘奇打趣道:“甘奇啊,你说你一个拿笔写文章的读书人,怎么拢得这么多江湖汉?莫不是本官抓错人了?”
  
      却听甘奇还轻松答道:“没有抓错,甘奇就是我,我就是你要抓的那个甘奇。”
  
      李明浅笑着看了看甘奇,又道:“你说你一个读书人,不好好读书,非要与当朝相公过不去作甚?别人都是想方设法去讨好相公,你却还把当朝相公给得罪了,读书不过就是为了做官,我看你这书啊,都是白读了。”
  
      这句话,甘奇就不答了,只是嘿嘿笑了笑。
  
      此时无数村中之人也走到门口来看起了热闹,怎么忽然间甘奇就被官府给抓起来了?还披枷带锁的。
  
      许多村民焦急非常,到处奔走相告,急得满脑门子都是汗,便是这甘奇被官府拿去了,许多人的营生就没有着落了。
  
      甘三爷听得有人来报,连忙拄着手杖走到门口,果真瞧到了大热闹,正见甘奇披枷带锁刚刚从门口走过。
  
      甘三爷是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脸上的幸灾乐祸,心中直觉得解气非常,口中还有话语:“看吧,看吧,我就说这厮攀附高门,是要出问题的,果不其然。这大半年的,就看他每日耀武耀威了,得意忘形了吧,惹上祸事了吧。”
  
      旁边一个老头一边抬眼眺望着已经走过去的甘奇,一边答着话语:“三爷啊,还是你家儿子走了正道,用功读书,正经的进士出身,过不得多久补了官缺,才是真正的光耀门楣,我甘氏一族,皆是与有荣焉。”
  
      甘三爷捋着胡须,点头说道:“平常里也没少叫甘奇读书进学,他就是不听,歪门邪道哪能得长久?”
  
      身旁的老头一边点头,一边打眼四处去瞧,忽然说道:“三爷,甘奇这回落入大狱了,我去帮你扫听一下,若是这厮出不来了,这诺大的产业,总要人管理不是?也是为了村里许多人的生计着想,到时候还请三爷多多出面,保住大家的生计。”
  
      甘三爷闻言,慢慢转身,口中说道:“用得着我这把老骨头的时候,为了族人们,我自不会推脱的。”
  
      两个老头三言两语,倒是又有了一番谋划。却是两个老头也想得太简单了一些,若甘奇真的身陷囹圄出不来,甘奇这么大的产业,又岂是甘家村这些人能保得住的?即便甘正能当官,来十个甘正这般的小官,也保不住甘奇手下这么赚钱的产业。
  
      李明押解着甘奇出村而去,村口聚满了看热闹的人,李明麾下的军汉还回头去赶,不准村民跟随而出。这些乡下村民,面对这些提刀的军汉,便也不敢再往前凑。
  
      只是刚刚走出村不久,李明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道路头前,忽然出现了许多穿着儒衫的读书人。
  
      李明一边疑惑着,一边带着甘奇往前走,却见远处的读书人越聚越多,本还只有二三十号,忽然间成了二三百号。
  
      再往前走走,变成了四五百号。
  
      突然听得有人大喊一声:“在那里,甘先生在那里,披枷带锁的那个正是甘先生。”
  
      这一句喊出来,李明立马面色大变,心中知道大事不好。
  
      果然大事不好,只见那些聚在道路上的读书人,忽然都往自己这边冲了过来。
  
      有人带着文人的方冠,有人只是扎了一个飘带发髻,却是一水的宽大儒衫飘荡而来。
  
      还伴随着震天的呼喊:“救先生!”
  
      “救先生!”
  
      “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啊,甘先生竟然枷锁在身。”
  
      “如此对待先生,当真有辱斯文,有辱圣贤。”
  
      由远及近的人群,竟然还越来越多,刚才还是四五百号,待得近前了,变成了七八百号之多。
  
      李明停住了脚步,心中还在疑惑,疑惑这城外之地,今日怎么聚了这么多读书人?便是年节时候,文人诗会,一个场地都聚不了这么多读书人。就算是学生众多的太学里,也没有这么多读书人。
  
      这甘奇,到底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家中一大帮江湖凶恶汉跟随,外面还有几百上千的文人士子来救。
  
      李明虽然是武官,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这汴梁城里有影响力的大人物,他也都是听说过的,甚至面熟的。怎么以往就没有听过甘奇的大名呢?
  
      人群已然冲了上来,李明急忙拔刀往前一横,开口大喊:“站住,站住,皇城司办差,岂敢阻拦,快快退去。”
  
      一边说着,李明还把手中的刀晃了晃,还开口吩咐左右:“都上来,挡住他们。”
  
      二十多个军汉,刀枪在手,拦在路前,把甘奇挡在身后。
  
      汹涌的人群,已然就在眼前,如潮水而来,好似战阵冲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