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此去死谏,不死不休

第一百七十七章 此去死谏,不死不休

此时被人压在身下的李明,看得甘奇如何也不愿离开的模样,方才心中大定,这一遭差事,总算没有办砸,口中也连忙跟着劝道:“诸位,诸位都是朝廷未来的栋梁之才,不可做那犯法之事,甘……甘先生之言,都是为你们好,快快让我起来,念得你们都是一时冲动,既往不咎,既往不咎的,一定既往不咎。”
  
  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在了李明嘴巴上,还有一声呵斥:“腌臜泼才,鹰犬走狗,哪里有你说话的份,闭嘴!”
  
  李明连忙闭嘴,却是透过人群缝隙看向了那大义凛然的甘奇,心中也在纳闷,这个甘奇,这位甘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么多读书人肝脑涂地?
  
  莫不是名士大儒?但是天下哪里有这么年轻的名士大儒?能成为名士大儒的,哪个不是白发苍苍之人?
  
  此时的太学之中,孔子祥上气不接下气奔了回来,直奔到胡瑗身前,噗通就跪了下去,呼天抢地:“先生,先生,快救救道坚兄吧,道坚兄叫皇城司的人披枷带锁拿去了。”
  
  “什么?”胡瑗尖叫一声,又道:“甘道坚被皇城司拿去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文彦博这个狗贼,还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不成?这世间之公道,与他而言到底是何物?如此国贼,恨不能剥起皮,食其肉。”
  
  孔子祥又是大喊:“先生,快啊,快快想办法救救道坚兄,那皇城司里都是粗鲁的丘八军汉,道坚兄进得那里面受人肆意欺辱,还有文彦博在后指使,怕是命都难保啊。”
  
  胡瑗抱着万言血书的大卷轴,迈步而起,大手在空中一挥,宽大的袖口在空中飘荡几番,还有愤怒之言:“走,都随我去,跪在宫门之外,死谏,今日……死谏啊!血溅五步,不死不休!”
  
  孔子祥从地上一跃而起,壮怀激烈正是此时,振臂高呼:“此去死谏,不死不休!”
  
  几百太学生,随着胡瑗出门而去,直去东华门,东华门才是文人之门,那里也将是这些文人死谏之处。
  
  一边走,还听得这些太学生沿路振臂高呼:“誓除文贼,死谏,不死不休!”
  
  街边之人,看着这些义愤填膺振臂高呼的太学生,一个个不明所以,皆在左右相问:“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大事了?怎么这些太学生如此愤怒高呼?”
  
  “我也不知啊,倒也没有听说最近朝堂上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事是肯定有大事的,却还真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奇了怪了。”
  
  “走走,一起去看看,去看看。”
  
  “同去同去。”
  
  不得多久,东华门外,几百太学生跪在门口,万言血书拉开横在头前。学生之外,还有无数各处赶来看热闹的百姓,都在指指点点,谈论着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般场面,把那守门的侍卫也吓得连忙紧闭宫门,赶紧派人往里去报。
  
  南城外,甘家村前,依旧还在僵持。
  
  还在涕泪俱下的甘奇,语重心长再说一语:“我甘奇一介白身,何德何能,何德何能呐,能得诸位才俊看重,实在惭愧不已,还请诸位一定不必如此,若是诸位今日在此触犯朝廷律法,不免会影响来日推举进考,前途为重,前途为重。”
  
  却是甘奇越这么说,满场众人越是感动,话语也越是激进:“甘先生,若是朝廷皆是狗贼之辈把持,这官,不当也罢。”
  
  “对,今日先生若是受辱,这官不当也罢。”
  
  “不当也罢。”
  
  年轻人呐,就是年轻热血。
  
  “不可呀,不可啊,十载寒窗,只为一朝得中。此事我一人去做即可,后果我一人承担就是,不必牵连诸位。”甘奇说得是摇头叹气。
  
  说完这些,甘奇起步而走,几步越过满地的军汉,到得头前,喊道:“我自去皇城司,诸位不必相随。”
  
  众人见得甘奇自己动身往前而去,哪里还能不相随,全部相随往前,激进之人,更是跪在甘奇面前,口中大呼:“先生,先生呐,不可呀!”
  
  甘奇不看,越过之后,再往前。
  
  一个一个的跪,一个一个的哭,连甘奇都满心惊讶,才认识多久?这些学生,怎么对自己这么有感情了?
  
  甘奇忍着内心剧痛,依旧往前迈步。
  
  已然有人拉住了甘奇的腿,拉着甘奇不让走。
  
  甘奇还是挣脱开来,继续往前而去。
  
  李明此时终于算是从地上爬起来了,吐了吐口中的泥草,左右寻了寻,捡起了被扔在一边的刀,还来不及拍一下身上的泥土,连忙追上前去。
  
  还听得甘奇说道:“李押官,你也是听命行事,职责所在,还请办差。”
  
  李明闻言一愣,看着甘奇,此时叫他在去拿甘奇,他是不敢了,生怕再对甘奇有点无礼,又被人扑倒在地。
  
  却听甘奇大喝一声:“李押官,还请办差,拉开这些阻我去路之人。”
  
  甘奇何其决绝!
  
  李明俯身而下,帮甘奇挣脱一只拉着他脚踝的手臂,还开口劝道:“诸位,放心放心,此去皇城司,只是调查一二,自有公道,自有公道。”
  
  甘奇一边往前走,李明一边沿路劝。
  
  甘奇也时不时劝上一两句:“士不可不弘毅!”
  
  “威武不能屈。”
  
  “纵然一死,但求明志,当今天子圣明,必不会姑息养奸。”
  
  感人肺腑,感天动地,张俭乎?杜根乎?皆不如也!
  
  一路跟随,一路恸哭,过拱桥,入城门,长街几里,送甘奇。
  
  “倒行逆施,国贼当道,国之将亡啊,国之将亡。”
  
  入内城,进皇城司。
  
  甘奇用手使劲抬起挂在脖子上的木枷,尽量保持昂首挺胸的姿态,迈步而入。
  
  这一刻,恸哭一片!
  
  这一刻,山河变色!
  
  这一刻,丹书青史!
  
  这一刻,感天动地!
  
  皇城司无数军汉挡在大门之前,把学子们挡在门外,大门随之紧闭。
  
  无数学子在外高喊:“圣贤子弟,不容欺辱!”
  
  “圣贤子弟,不容欺辱!”
  
  勾当皇城司公事,这是官名,也是皇城司的最高长官,但却不止一个,而是好几个。其实押官李明,就是其中一个,以押官之职充任勾当皇城司公事。宋朝的文武之别,就在这里了,皇城司的最高长官,也不过六品。而且还要听人吩咐,但凡吩咐的人品级很高,李明甚至要亲自带人办差,一个不慎,一个小小的六品武官,说没就没了。
  
  把甘奇带入衙门的李明,此时也是头疼不已,还给甘奇搬来座位,但是甘奇却不肯坐。
  
  李明有吩咐左右道:“快,快给甘先生解除枷锁,上茶来与甘先生压压惊。”
  
  却见甘奇开口答道:“不必解除枷锁,按照律例规定的来,该审就审,该查就查,该问就问。”
  
  此时的李明,哪里还有心思查什么案子,门外喊声震天,上千读书人聚在皇城司外,这种事情若是不能先平息了,一旦被御史台与谏院那些喷子知道,他这六品官,又说没有就没有了。
  
  在这大宋朝当一个武官,何其艰难。
  
  李明连忙走到一边,招来一个心腹,开口说道:“快,快快去报文相公知晓,定要赶紧把此事平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