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九十章 这小姑娘莫不是在与我谈恋爱?

第一百九十章 这小姑娘莫不是在与我谈恋爱?

    甘奇一边带着王安石往后门出去,也一边回头去看讲台最左边的角落,那熟悉的脸竟然是赵家的小妹,此时正穿了一身男子儒衫。赵家小妹身后,是在人群里护着她的赵宗汉。
  
      也是这戏院里的人实在太多,甘奇甚至都一直没有发现兄妹俩也在其中,兄妹俩能占到那个位置,显然很早就来了。
  
      甘奇与王安石约好晚上在樊楼吃酒的事情之后,把王安石送出不远,便又连忙回头往梨园春而去。
  
      刚一走到后场的门口,甘奇就看到了兄妹俩,赵宗汉先往甘奇走来,一脸的为难之色,开口说道:“道坚,我也是无法,也不知大姐回去与小妹说了什么,小妹非要我带她来见你一面,我是如何也拗不过她,唯有大早带她来一趟了。”
  
      甘奇闻言皱了皱眉,说道:“你们老赵家的姑娘,就是与别人家的不一样啊,有主见,还敢出门来见男人,着实厉害。”
  
      放一般人家,姑娘家,哪里敢做这种事情?
  
      “道坚,你就与小妹见一面吧,事已至此,我也不知说什么是好。倒也怪了你,你既然是这般想法,起初在我家中,又何必撩拨与她。”赵宗汉叹气说道。
  
      “我如何就撩拨了她?”甘奇有些意外。
  
      “你还说你没有撩拨与她?那你为何要与她填那一曲借梅赞人的词?把她好一通夸,又是玉人浴出新妆洗,又是此花不与群花比。你这一首词送与小妹,她每日来唱,连你送给樊楼张大家的词,她也从姐夫那里讨来了,时不时也唱。你说说你,这叫什么事?”赵宗汉似有一些埋怨。
  
      甘奇听得赵宗汉的埋怨,口中叹气:“唉……这么说真怪了我?”
  
      “当然怪你。”赵宗汉立马说道。
  
      甘奇想答赵宗汉一语:当时你家两个皇帝当面,叫我填词,我自然得填。我也只是夸了一下你家小妹,谁知道夸奖人还能夸出事来?一首词还能定出个情比金坚?非我不嫁?
  
      但是甘奇知道,这种话还是不能说的,特别是在这个时代,更不能说,只能怪自己当时轻佻了,也怪自己不该把上辈子的做派带到这大宋来。
  
      所以甘奇唯有起身,越过赵宗汉,往那一身男子儒衫的赵宗兰而去,却见赵宗兰只低着头,左手正在不断揉搓的右手。
  
      “呃……在下……有礼,见过。”甘奇打了个招呼。
  
      赵宗兰却是听到声音,便是身形一颤,她虽然在家中如何也要赵宗汉带她来见甘奇,却是真见到甘奇了,反而有些手足无措,便是甘奇开口叫她一声,她都不敢抬头看一眼,反而好似受到了惊吓一般。
  
      这也让甘奇有些意外,甘奇本以为赵宗兰会如大姐赵宗梅一般,大大咧咧的模样,却不想此时如一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
  
      甘奇便又说一语:“那边小溪下游,有一排杨柳,此时正是柳枝翠绿的时候,要不要往溪边一游?”
  
      沉默片刻之后,赵宗兰才从鼻子里发出了一个声音:“嗯。”
  
      甘奇点着头,先转头而去,脚步缓慢,回头看了看,赵家小妹也起步跟随。
  
      待得甘奇带着赵小妹走出十几步,赵宗汉方才起步跟了过去,保持了一段距离,却又自言自语:“这……唉……这都是什么事情哦……冤孽……若是传出去,这叫什么事?”
  
      赵宗汉也不知是在埋怨小妹不知礼数,还是在埋怨自己竟然真把小妹带出来见了甘奇。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赵宗汉是真疼爱这个小妹,否则也不会同意带她出来见甘奇。
  
      还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赵宗汉内心之中,其实也还是想甘奇能娶自己的妹妹。
  
      若不是这两点,赵宗汉万万不可能做出今日这件事情。
  
      甘奇走在最头前,身后一步便是低头的赵宗兰,再十几步之后,是赵宗汉。
  
      走着走着,便也到了溪边,一排一排的杨柳,正在迎风招展着枝条,溪水潺潺而鸣,时不时还有小鱼儿从水面跳起。
  
      甘奇微微慢了一步,让赵宗兰走到了他身边,甘奇便主动开口说了一语:“不知小公子此来何事?”
  
      甘奇言语之中,也还照顾着赵宗兰的面子,称呼她为小公子。
  
      “无什么要紧事。”轻不可闻的声音,从低着头搓着手的赵宗兰口中而出。
  
      甘奇便也沉默了,慢慢在路上走着,还伸手折下了一根柳枝,放在手中端详。
  
      这一刻的甘奇,也尴尬,也为难,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这个姑娘,不同于这个时代的其他女子,是个既有主见之人,能在这个时代养成这种性格,大概是因为出身的家族不同旁人,更是因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家庭氛围。
  
      但是这个姑娘,终究还是这个时代的姑娘,再有主见,真见到甘奇,也还是不敢抬头,不敢多说。
  
      走得许久,甘奇又找了一个话题,把手中的柳条挥了挥,说道:“小公子你看,这柳枝多嫩?”
  
      赵小妹闻言,方才微微抬头,看着甘奇挥舞柳枝的模样,轻声说道:“娇软不胜垂,瘦怯那禁舞。”
  
      甘奇闻言一愣,停住了挥舞柳条的手,心中不免多想几番,小姑娘词句之意,是说柳条娇软瘦怯,禁不住自己这么挥舞,难道这小姑娘是说自己不知道怜香惜玉?
  
      甘奇转头看了看赵小妹,颇有点女文青的气质,难怪赵宗汉与赵大姐三番五次说自家小妹自小饱读诗书,没想到还真是个女文青,还能出口成章。
  
      甘奇问了一语:“可有下句?”
  
      赵小妹见得甘奇看向了自己,又连忙低头,却是立马又答道:“一种可怜生,落日和烟雨。”
  
      这姑娘有些哀怨,甘奇说道:“这两句不好。”
  
      赵小妹又道:“多事二月风,剪出鹅黄缕。”
  
      甘奇有些头疼,刚才是一种可怜生,显出哀怨。此时又说都是二月春风多事,才让柳条挂绿,柳絮纷飞。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又是说甘奇不该撩拨与她?
  
      甘奇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两句也不好。”
  
      却听赵小妹声音略大一些,问道:“甘先生觉得如何接比较好?”
  
      甘奇还真想了想如何接这下两句,却道:“上两句也不好。”
  
      甘奇看来,上两句是真不好,忧愁哀怨,导致这下两句再怎么接,这首诗的整体氛围已经定了,都是忧愁哀怨的。甘奇是想劝一劝这个姑娘,哪里能来什么忧愁哀怨?
  
      “那甘先生把上两句也改一改。”赵小妹忽然不像刚才那般模样了,话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甘奇闻言点点头,想了一想,心中却觉得不对劲,这小姑娘莫不是在与我谈恋爱?
  
      这他妈真不对劲。
  
      甘奇连忙回头喊了一语:“献甫,你快过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回到北宋当大佬》,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