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愣是没看懂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愣是没看懂

    好多日甘奇没有去太学了,今日大早,甘奇怀揣着一摞文稿,往太学而去。
  
      刚一进内舍的大门,就看到了孔子祥,孔子祥看到甘奇,先是面色一苦,然后才转了一个笑脸:“道坚兄今日怎么有暇到太学来了?若是有什么事情,你吩咐我一声就是了。”
  
      “怎么?你还不待见我了?”甘奇问道。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不待见道坚兄呢?只是道坚兄一向都忙得抽不开身,怎么今日有时间来太学了?”孔子祥掩饰着内心的想法。
  
      “我也多日不来的,终究觉得不好,总要来拜会一下胡先生,今日就来了。”甘奇说道。
  
      “啊?你还要去拜会胡先生呐?唉……”孔子祥如泄了气的皮球。
  
      “怎么了?”
  
      “没事没事,道坚兄只管去,小弟还有事,先走。”孔子祥一礼,飞身就跑。
  
      甘奇看着飞身就跑的孔子祥,一头雾水摇着头,往胡瑗的房中而去。
  
      却不知此时孔子祥跑进学堂,便是大喊:“不好了,道坚兄来了,今日怕是又要考试了,大家准备一下吧,准备考试吧。”
  
      “啊……”
  
      “我不活了!”
  
      “我要退学,我要回家……”
  
      “门在那边,请!”
  
      “我真退学回家了啊,你们都不要拉我,不要拉我。”
  
      “去吧去吧,就留我等在这里受那考试苦吧。”
  
      “算了,我再忍一次,就考今日一回,若是再考试,我就回家。”
  
      此时新来了几天的吴直讲走了进来,稍稍一咳嗽,众人各自坐好。
  
      吴直讲落座讲台,慢慢翻开书,正准备开讲。
  
      忽然孔子祥开口一语:“吴先生,今日还有学生要来上课,他还未到得学堂,要不要等上一等再开讲?”
  
      孔子祥这小子,明显没有憋什么好屁。
  
      太学直讲吴承渥,是一个严肃正经的人,此时闻言面色一怒,说道:“岂有此理,其还有先生等学生的道理?”
  
      孔子祥笑道:“吴先生,那有没有先生等先生的道理?”
  
      “什么?”
  
      “吴先生,您的先生今日来了。”没憋好屁的孔子祥大声说道,准备看吴承渥窘迫的模样。
  
      吴承渥闻言,连忙站了起来,问道:“先生在何处?”
  
      “在胡先生处,稍后应该会过来。”孔子祥很是开心。先生成了学生,学生成了先生,这般的奇事,古往今来,大概就这么一遭了。
  
      吴承渥左右看了看,也不落座了,也不开讲了,大概是准备等候甘奇来了再说。却是看着孔子祥开心的模样,吴承渥忽然开口说道:“你,孔子祥,门外站着去,今日就站在门外听讲。”
  
      孔子祥笑容一止,成了个哭丧脸,却又不敢不往门外而去。
  
      此时的甘奇,正在胡瑗房中,两人却并不是在交谈,胡瑗拿着一叠文稿正在认真看着,甘奇在一旁喝着茶。
  
      胡瑗手中的文稿,自然是甘奇给他的,文稿的内容,其实概括起来就是一个词:管理学要义。
  
      其中的内容,来自商学院的教材,黑恶份子甘奇花重金上过商学院,凭着记忆,写下了这一叠文稿,也是个大概,并不详尽。
  
      胡瑗认认真真再读,读得认认真真……然后读得额头开始冒汗,然后慢慢读成了苦瓜脸。
  
      最后,胡瑗读完了每一个字,抬头,先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问道:“这个……这个……道坚呐,这个老夫……惭愧,惭愧啊……读是读完了,愣是没看懂……”
  
      “啊?先生,这有什么看不懂的?学生可是写得通俗易懂。”甘奇很是意外,如胡瑗这般学富五车、贯通古今的大儒,竟然没有看懂一本半吊子的《管理学要义》?
  
      胡瑗又擦了擦额头,捧着文稿,双手颤颤巍巍,尴尬说道:“老夫看得懂一些,却是大多没有看懂,惭愧惭愧。”
  
      甘奇也是一脸尴尬,试探一语:“要不要学生为先生讲解一二?”
  
      “快快讲来。”胡瑗已然从座位上站起,走到了甘奇身边,把文稿又还给了甘奇。
  
      胡瑗都站起来了,甘奇自然也连忙站起,让胡瑗先落座,然后从头翻起,慢慢说道:“先生请看,这第一卷主要说的是管理之职能所在,计划为重,组织统筹其次,随后便是人员配备与安排,然后是领导者与控制……”
  
      “嗯,这些倒是不难,道坚接着说。”胡瑗摇头晃脑,慢慢捋着胡须。
  
      “关于计划,首先要明确一些东西,比如要达到什么目的,这就是做什么的问题,然后为什么要达到这个目的?接着便是何时开始做?何地开始实施?然后便是很重要的一点,谁人去做?又该怎么做才能达到计划的目的。如此几条,便是奠定计划之基础事宜……”
  
      “然后便是拟定计划的要点,如何做出一个可行性极好的计划,这便有详细论述……之后便是决策之法,与决策的原则…………”
  
      甘奇是娓娓道来。
  
      胡瑗是越听越艰难,最后胡瑗把手抬了抬,说道:“道坚,老夫知你这定然是大言高论,但是老夫年迈,念头不如年少通透,惭愧惭愧,如此长篇之论,必然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讲完的,罢了罢了,要不,便由你给内舍学生讲这一课?你看如何?”
  
      “先生,那学生便先让同窗们誊抄此文,再慢慢来讲,如何?”甘奇这回不矫情推脱了,他来太学,就是做了这个打算的。
  
      这些大宋朝未来的官,经史典籍早已滚瓜烂熟,该提升一下管理能力了,这是一个官员应该具备的基本能力,这也是甘奇写出这本《管理学要义》的原因所在。
  
      但是甘奇想在太学给别人上课,首先就要让胡瑗开口。
  
      胡瑗点着头,说道:“好,老夫随你往学堂去。”
  
      “先生请。”
  
      两人往学堂而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孔子祥哭丧着脸站在学堂之外,正在对甘奇挤眉弄眼。
  
      甘奇走到面前,孔子祥连忙低声说道:“道坚兄快救救小弟,否则小弟就要在这门口站一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回到北宋当大佬》,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