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河阳北邙山

第一百九十七章 河阳北邙山

一个活人,脸上有一条纵贯整个脸的伤口,伤口外翻,似乎还能看到白骨,伤口还划过了一只眼睛。
  
  甘霸用这人的裤腰带绑好了他,站在一旁大气粗喘,骂骂咧咧:“别嚎丧了,死不了。”
  
  一旁的甘奇却在皱眉苦想,分析着到底是谁要杀自己。
  
  黑虎帮王胜?应该不是,昔日王胜在黑虎帮的心腹之人,基本都在甘奇的掌控之下,若这些人是为王胜来报仇的,那应该知晓甘奇与甘霸两人可不是那么好杀的,必然不会如此托大,伏击之时,应该是极为小心谨慎。
  
  若是这十个人小心谨慎,配合得当,甚至不多话,直接先动手,那结局难料。就算甘奇与甘霸再悍勇,至少也不会让甘霸与甘奇两人连一点损失都没有。
  
  而且王胜死都死了,死前都没有几个真正卖命的,岂能死后还有这么多人来卖命?
  
  曹家?曹家有这个实力。但是曹家若是出手伏杀甘奇,也不该是这般场面,曹家人,乃至汴梁城里混江湖的人,几乎都知道杀甘奇的难度。真要是曹家出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雷霆之势,甘奇今日也不可能如此善了。
  
  那还有谁?
  
  文家?文家也有可能,文彦博久居相位,找几个杀手倒是不难,文彦博或者说文德彰,对甘奇打打杀杀的事情少了一些了解,派出的人托大了。这似乎是解释得通的。
  
  唯一有些解释不通的,那就是文彦博这般的士大夫,应该不会用这种手段来解决甘奇。
  
  但是,文德彰似乎会如此行事。
  
  文德彰,难道是文德彰?
  
  甘奇好像分析出了最大的嫌疑人。
  
  被绑在地上的黑衣人,还在哀嚎,不断翻滚。甘霸听得烦躁,拳脚在打。
  
  甘奇慢慢走了过去,蹲下身形,说了一语:“呆霸,拿刀来,把这厮结果了,免得他受苦痛。”
  
  甘霸自然去提刀。
  
  在地上不断翻滚哀嚎的黑衣人,忽然停止了嚎叫,努力想睁开另外一只被鲜血糊住的眼睛,想看一看此时的情况。视线之中,朦朦胧胧,真看得一个肥胖的大汉真提刀而来。
  
  黑衣人连忙开口:“饶命饶命,好汉饶命呐……”
  
  甘奇冷漠一语:“你既要杀我,杀不了算你没本事,我要杀你,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呆霸,动手。”
  
  “不要,不要杀我,你可知道你惹了谁吗?你今日若是放了我,我当帮你说说好话,你若不放我,必然是不死不休,还会有人再来杀你,杀你全家。”黑衣人颤抖的声音不断在说,求饶不行,便想恐吓。
  
  “放了你,我就安全了?你有这么重要吗?”甘奇问道。
  
  “我家寨主与我关系甚好,只要你放了我,我一定回去与寨主多说好话,保你一命。”
  
  寨主?这个称呼有点出乎了甘奇的预料,寨主这种东西,在这大宋朝真不少,仁宗一朝三十多年,寨主还越来越多,但是寨主这种东西,又哪里会出现在东京汴梁城中?
  
  寨主这个称呼一出,几乎就推翻了甘奇刚才的分析与猜测。文彦博这种人家,即便有个文德彰这样的儿子,但是这种人家,哪里会跟寨主扯上关系?
  
  大宋朝的士大夫家族,是肯定不会与江湖匪类有瓜葛的,因为入不了眼,更看不上。
  
  想到这里,甘奇心中猛然再一想。
  
  也不对,大宋朝还真有士大夫家族与江湖匪类混在一起的,那就是前宰相、莒国公宋庠的儿子宋存仁,大宋朝鼎鼎有名的奇葩人物。
  
  宋庠现在在哪里?河阳,对,在河阳当知县。
  
  甘奇忽然开口问道:“待你回了河阳,当真会在你们寨主面前与我说好话?”
  
  惊恐的黑衣人立马答道:“只要你放我走,待我回了河阳,一定在寨主面前与你说好话,一定保你一命。”
  
  真是河阳?河阳是哪里?就是后世河南省孟州,离汴梁城不远,大概三百多里的路程,也就是一百多公里。
  
  河阳有什么山?不远有秦岭余脉北邙山。
  
  甘奇又问:“你们北邙山的寨主当真这么好说话?”
  
  “你放心,别人与我家寨主自然难说话,我与他定然好说话,因为他是我妹夫,我妹妹刚刚嫁给他,正是新婚。”
  
  刚刚把妹妹嫁给了寨主,却被派出来杀人,看来这妹妹十有**也是个小妾。
  
  甘奇慢慢站起,事情清楚了,看来真是宋存仁派的人,宋存仁为何要冒险派人进汴梁城来暗杀自己?因为头前的一场拼斗?有可能,但是宋存仁当时似乎连甘奇全名叫什么都不知道,就匆匆而逃了。
  
  看来文德彰也脱不了干系。
  
  忽然地上的黑衣人愣愣开口:“你……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北邙山的?”
  
  甘奇答了一语:“因为我拢共也没有几个敌人。”
  
  说完这一语,甘奇抬手示意了一下甘霸。
  
  甘霸舔了一下嘴唇,把刀慢慢举起,奋力劈砍而下,一个头颅滚出七八步远。
  
  甘霸杀完人,把刀扔在脚下,问道:“大哥,为何不留着这厮到开封府去作个证人?如此可以让朝廷派人去剿灭了这些什么北邙山的盗匪才是。”
  
  甘奇摆摆手,说道:“剿匪,终究是地方衙门的事情。”
  
  甘奇的意思就是,就算朝廷下令让河阳剿匪,这个命令也是白下的,留着这个寨主内兄,没有什么意义。
  
  甘霸兴许没有听懂甘奇话语之中的含义,却是又问:“大哥是想自己报仇?这个什么劳子的北邙山到底在哪里啊?我随你去报仇。”
  
  甘奇点了点头,答道:“不急。”
  
  “岂能不急?我说要杀他们全家,那就一定要杀他们全家。”甘霸咬牙切齿说道。
  
  甘奇抬头看了看街道远方,一队火把匆匆而来,巡夜的差人终于赶到了。
  
  却是这些巡夜的差人一到县城,便又好几个蹲在一边呕吐起来,唯有两个年级稍大一些的,皱着眉头,捂着鼻子,走到甘奇面前。
  
  如此杀人的惨案现场,汴梁城内,不知有多久没有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