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甘奇向来小气

第一百九十八章 甘奇向来小气

    待得又过片刻,开封府巡检捕头何海与郑中和也匆匆赶来,到得现场,两人皆是大惊失色,汴梁城发生如此大案,这两人岂能不惊骇?
  
      但是更让他们惊讶的是甘奇竟然满身是血站在当场。
  
      两人急忙上前来见,又左右问得几番,何海便与甘奇说道:“甘大官人,实在没有想到,汴梁城内竟然还有如此恶贼,骇人听闻。好在,好在大官人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郑中和却是连忙问道:“大官人可知道是何人与你有这般深仇大恨?非要如此伏杀大官人。”
  
      甘奇摇摇头,说道:“我倒是也不知。汴梁城内,如此阵仗,也不知与谁人如此深仇大恨,颇有些想不明白。”
  
      甘奇如此说,显然是打定主意要自己动手报仇了。既然甘奇要自己动手,那便不愿节外生枝,也不想把北邙山推到官府面前,一切都在暗地里做。免得到时候报仇之时,杀戮太惨烈,官府还要上门来查问甘奇,那也是麻烦事。
  
      具体怎么自己报仇,甘奇心中也在酝酿思考。
  
      何海与郑中和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互相摇着头,这回麻烦大了,两人若是破不了案,到时候包拯面前,吃罪不小,说不定连这个捕头都会被撸掉。
  
      两人正在亚历山大。
  
      甘奇却安慰一语:“二位放心,此事我自会与先生说上一番,案子破不了,先生也不会怪罪你们。”
  
      有人要杀甘奇,这种事情,包拯只需要稍微一想,也能明白牵涉到一些什么事情,案子破不了,包拯应该也不至于真正怪罪两个小小的捕头。
  
      何海与郑中和连忙大礼拜谢:“那就多谢大官人了,多谢多谢。大官人也放心,我二人一定会用心查探,尽量查出这些人的来路。”
  
      甘奇点头拱手:“那我就先回去了,若是需要再查问的,只管来寻就是。”
  
      郑中和连忙说道:“我送一送大官人,免得贼人还有后手。”
  
      甘奇点点头,起身往家而回。
  
      走得片刻,甘奇又回头与郑中和说道:“郑捕头,三日之后,战球揭幕之战,安排开封府与皇城司来比,如何?”
  
      郑中和连忙答道:“无妨无妨,自是无妨。我们开封府与他们皇城司,本就不对付,平常里也多有嫌隙,此番便与他们在球场上比试一个高下。”
  
      开封府的衙差与皇城司的军汉不对付,这是由来已久的,因为两者在职权上有重合。大宋朝廷之下的这些衙门,乃至各地衙门,大多有这种情况。因为大宋朝的各种衙门,经常会出现权力冲突,这也是制度设计上有些问题。
  
      比如边境打仗的地方,时不时有经略府,经略府经略军政之事。但是地方又有知府衙门,知府衙门就与经略府衙门职权有冲突。但又有军州,军州常常有武将掌权,武将常常又得听文官的,甚至听比自己品级低的文官的,错综复杂。
  
      即便不是边境,其他地方,也有各种职权冲突,比如一个地方,有知府衙门,知府本该大权在握,但是又有转运使这种官职,在财政这一项上,又分了知府的权。还要来一个提刑官,总揽一地刑狱,又需要与知府互相监督或者争夺。一般地方的转运、提刑、知府之类,品级上差别还不太大,还都是文官。关系好则罢了,关系一旦不好,各种明争暗斗。
  
      甘奇是明白这一点的,才会安排开封府与皇城司来打揭幕战,那场面,肯定火爆,而且开封府与皇城司两个衙门打起来了,这种噱头,必然万众期待,天生就是用来做宣传的。
  
      甘奇又道:“那你们自己备下一些简易的铁甲,皇城司那边甲胄必然齐整,若是你们的铁甲不如他们,到时候可是要吃亏的。”
  
      “大官人放心,我们岂能不知他们皇城司的铁甲都是官家仪仗用的,防护极好,我们开封府哪里能吃亏,也叫人去备了。”郑中和答道。
  
      甘奇忽然没来由又问一语:“为了球赛,弄一些铁甲,应该不犯法吧?”
  
      这一句,才是甘奇目的所在,民间私藏甲胄,这真是犯法的事情,但是橄榄球这种运动,若是没有甲胄,真要打起来,那就有些血腥了。
  
      郑中和嘿嘿一笑,说道:“大官人说笑了,这能犯什么法不法的,而今开封府与皇城司都参与其中了,就算把道理说到官家那里,也不能犯法不是?”
  
      这就是人治的特点,许多法律,在执法者这里,都能例外。开封府捕头郑中和,就是第一线的执法者。
  
      郑中和都说不犯法了,那自然就是不犯法了。
  
      以往甘奇对于甲胄这件事情并不很在意,今日,甘奇却极为在意起来。因为甲胄之事,已然不仅仅是球赛要用了。甘奇要自己报仇,这甲胄还有大用处。
  
      真要厮杀之时,一副上好的几十斤重的步人甲,那是真正保命的东西。如甘霸这般悍勇搏命之人,若是能着一套真正的铁甲,已然不是如虎添翼,而是机甲变身。
  
      甘奇笑了笑,又道:“如今开封府与皇城司都参与了球赛,若是城外天武与捧日两军也能派人参加就齐了。”
  
      郑中和闻言,答道:“大官人,这事在下倒是帮不上忙,不过皇城司也属禁军,他们与天武捧日两军应该比较熟悉,其中军官,也常常互相调动,大官人若是在皇城司里有熟人,让他们帮帮忙,兴许可行。”
  
      甘奇点着头,心中想起了勾当皇城司公事的押官李明,心情好上不少。本来甘奇并不是很在意天武与捧日两军是否参与球赛,能来最好,不能来也无妨。
  
      但是此时甘奇却要想方设法把这两军拉进球赛里来,将来甘奇还准备组织射箭比赛,能射箭的人才,大宋朝也只有在禁军里找了,而且就算禁军里,能真正善射的也不多。西北边军除外。
  
      这一切,大概都是甘奇在为自己亲自动手报仇做准备。
  
      甘奇向来小气,有人要杀他,他又岂能不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