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二百零一章 甘先生你是大恶人转世

第二百零一章 甘先生你是大恶人转世

    昨日战球开赛,盛况空前,京华报纸连篇报道,皇城司此番大大出彩。
  
      今日轮到樊楼与遇仙楼对战了,却比昨日还要盛大。
  
      为何?
  
      因为两楼之中的大花魁小伶人,尽皆到场,甘奇还特地为他们辟出了一个区域,莺莺燕燕,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随着这些大小花魁而来的,还有他们的“男朋友”,名气越大的,“男朋友”自然越多。名气最大的,反而没有男朋友,只有追随者。
  
      这些男朋友、追随者们,身边也会带着下人,有些人带着一两个书童之类,有些人还要带着几个小厮。
  
      甘奇自然又得为这些人再辟出一个区域,这叫球迷保留票,这是有组织的球迷。
  
      然后就听得姑娘们举着团扇,挥着手绢,开口大喊:“樊楼姑娘美,天下第一美!”
  
      那边遇仙楼也喊:“遇仙楼,神仙留。”
  
      甘奇听得这口号,摇摇头说道:“这球迷也忒不专业了。”
  
      反倒是两队上场的运动员,个个都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这些人本都是楼里打杂干活的,连迎来送往的小厮都算不上,做个小厮还要求能说会道,这些人平常里,是真正在楼里干苦活脏活累活的人。
  
      那些花魁大家们,连正眼都不会看这些满身汗臭的苦力人。
  
      没有想到今日从头牌到普通的姑娘,人人都场来给这些人鼓励加油,这些人岂能不受宠若惊?
  
      张大家自然也来了,引得无数人侧目。
  
      这汴梁城里,听过张大家大名的人数不胜数,但是真正见过张大家面的人,那就不多了,一般人哪里有资格见到樊楼的头牌大家?就算是读书人,想见她一面,要么花尽心思,诗词文章脱颖而出,要么就是豪富身家,一掷千金。
  
      当人们听得樊楼张大家亲自到场了,皆是转头在观众席上到处去寻。
  
      有人远远认出了张大家,便会手指远方,与左右之人开口大喊:“你们看,那里,那个淡青衣装的就是樊楼的张大家。”
  
      认得出张大家,似乎也是有头有脸的事情。
  
      众人便随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远远的看不十分真切,但还是有人脱口而出:“哇……当真是个美人儿!”
  
      “美,当真是美得紧。”
  
      “诶,不是都说这位张大家向来洁身自好,从不与男人亲近的吗?她身边坐着的那个男的是谁?”
  
      立马有人一脸鄙夷答道:“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那可是甘先生。”
  
      “甘先生?哪个甘先生?哦,你说的是这相扑场的东家甘大官人呐?甘大官人当真好大的脸面,有钱就是好,羡煞个人了,来日我若是发达了,也要樊楼的张大家陪我坐坐。”社会阶层之间的隔阂,在这个时代就是这么明显,有人认识的是甘大官人,有人认识的是甘先生,这是两个阶级阶层的事情。
  
      当然,也还是有人既认识甘大官人,又认识甘先生的。
  
      一个鄙夷的眼神看向那个发达了要张大家陪坐的人身上,随后还有一语:“夏虫不可语于冰,白丁之辈,倒也敢妄想,可笑至极。”
  
      被人笑话了,自然要怒,只是这要怒之人,转头看见那一身儒衫,也就偃旗息鼓了,汴梁城里的读书人不好惹,不爽也要忍忍。
  
      贵宾席上的甘奇,看着无数投向自己的目光,颇有些不习惯,开口与身边的张大家说道:“张大家,要不你换个位置坐坐怎么样?”
  
      张大家莞尔一笑:“甘先生竟然也会怕人注目?”
  
      甘奇慢慢站起:“张大家自是万众瞩目,我却受不住,要不我换个地方坐?”
  
      张大家忽然问道:“甘先生难道不喜欢被人羡慕吗?”
  
      张淑媛张大家,今日就是来给甘奇长脸面的,甘奇似乎有些不买账。
  
      “岂不闻红颜祸水?”甘奇笑着,身形已然在往旁边的座位移动。
  
      甘奇是开玩笑,但是这玩笑听到张大家耳中,却不再是玩笑了,张大家似乎内心中多少有些当了真,面色微微有些低沉,看着已经坐远了几步的甘奇,问道:“甘先生,自古红颜祸水,到底是男人的错?还是女人的错?”
  
      这一问,还真有点水平。
  
      甘奇回头看了看张大家,然后沉默了片刻,开口答道:“你说什么?”
  
      却见张大家脸上幽怨已生:“哼,甘先生明明听见了,却还装作没有听到。”
  
      “听到什么?“甘奇又问。
  
      “奴家说,甘先生你是大恶人转世,最会欺负人了。”张淑媛话音加大了一些,幽怨丛生。
  
      “啊?这你也知道?”甘奇有些慌,还真给这姑娘猜中了,甘奇还真是大恶人转世,如假包换。
  
      “甘先生……”
  
      “看球,看球看球,比赛开始了。”甘奇指着球场。
  
      比赛是真开始了,满场姑娘们的喊声,已然盖过了汉子们的喊声。
  
      有种……有种演唱会现场的既视感。
  
      张大家的心思也往赛场上去了,竞技运动,天生就有不一样的吸引力,一旦人在竞技运动里有了立场,那便是热血沸腾,喜怒哀乐都在其中。
  
      张大家已然站起身来,不由自主攥着拳头,甚至开口去喊。
  
      然后……然后一回头,甘奇没了!
  
      “唉……”摇头叹息。
  
      甘奇从贵宾看台出得相扑场,然后在账房里走了一遭,查看了一下卖票的情况与投注的情况,然后往村中而回。
  
      刚走到大道,甘奇就停在了路边,因为南方忽然来了一大队人。
  
      头前有十几个半大小子开路,这些半大小子手上还扛着旗杆,旗子杏黄色,上面歪歪扭扭不知写些什么。
  
      队伍中间,有十几个壮硕的汉子,汉子们扛着一顶轿子,轿子上端坐一个手拿拂尘的……道士。
  
      这回甘奇明白了杏黄旗上歪歪扭扭的东西是什么了,那是道家符文。
  
      队伍最头前,还有人敲锣开路,呼喊话语:“真仙过境,妖鬼避让,凡人等候。”
  
      甘奇看得这场面,目瞪口呆。这派头,开眼界长见识了。这大宋朝,一个道士,这么大的阵仗,入京城?
  
      甘奇还很是好奇,一直看着最队人从消失在拱桥之上,方才起步接着走,一边走还一边问甘霸:“呆霸,你看那人是不是真仙?”
  
      甘霸愣着点点头:“看着像。”
  
      “哎呀,大哥,怎么又打我啊?”甘霸再一次揉搓着自己的头。
  
      “封建迷信,要不得。”甘奇认真教育着。